刘达文:我所认知的八九民运及黄雀行动——《六四黄雀行动》代序

0
30 views
次阅读

(一九九一年)六月十二日(星期三)晚上十时半,我像许多观众一样,在家里守候在电视视旁,观看亚洲电视剪辑英国BBC 电台的「黄雀行动」节目录影全过程。

第二天晚上十点半,在该节目不露真面目的神秘人物—「黄雀行动」的总指挥,约了我到他的办公室聊天。

当然,我们的谈话是从该节目开始的。

他对我说:「其实报道「秘密通道」最有资格和最权威的记者应该是你,因为你是我进行「黄雀行动」后第一个认识并随后结为知己的新闻界朋友。」

「哪里,其实你的「秘密通道」里,仍有很多秘密我还不清楚。」我说。

「你知道得已经不少了。」他说,「当然,当时涉及到一些人的安全的事,我任何人都没有讲,有些事到现在为止,还是应该保密的。」

「你觉得BBC 的那个「黄雀行动」的节目怎样?」我问。

「你觉得呢?」他反问我。

我说:「基本属实。但有些事我是不太了解的,而有些我了解的事报道却有出入与错漏。不过,这种中国人的事由老外作报道,是在所难免的。」

「我的看法与你的差不多。」他说,「其实我是不愿意出面接受B BC 访问的,这件事事前我也与你说过,只是给一个朋友的面子,才上了一个身影,也不好说什么,声音亦作了特别处理。不过,我确是向他们提供了一些素材。」

第一次写黄雀行动一九九一年六月,我用晓冲的笔名,第一次正式写「黄雀行动」,一连写了四篇,上述是开篇的开头文字。

 

作者1991年第一次写「黄雀行动」。

之所以写是因为BBC的节目比较粗疏,错漏不少,意在澄清一些事实。

当时「六四」之后的整个局势尚未明朗,黄雀行动中几位被捕港人尚在狱中,我也只是写了个大概,甚至为了保护一些人,书写中还用了曲笔。

所以,末篇是这样结束的:待春暖花开日再写续篇与黄雀行动总指挥谈「秘密通道」,到这里暂时要打一个休止符了。

据总指挥说,在整个行动中,仍有一些重要的事件和过程,因为牵涉到一些人员的安全问题,所以至今仍不方便公开报道,一些在整个营救过程中做了大量工作,发挥了巨大作用的人员,至今仍不愿意曝光。

这样,就为这段辉煌的历史留下了一段空白,有待日后去填补。

我想,待到祖国春暖花开之日,我一定以第一时间去挖掘这段尚未被人遗忘的历史,为黄雀行动和「秘密通道」撰写续篇。

二十多年过去, 祖国虽逐渐「春暖」,但仍未「花开」,所有参与黄雀行动的人,都已记忆衰退,许多事实仍未真相大白又已开始模糊不清。特别是近二十年来,中国政府已深知自己闯了大祸,未闻有人因「六四」而被秋后算账,大部分黄雀行动的人与事已可以曝光了。

如果再不整理抢救,整个行动的事实,可能会被历史湮没了。

八九民运的缘起

二○一二年四月六日,当代中国民主运动导师方励之教授病逝,享年七十六岁。

外电引述他的民运战友严家祺说:一九八九年北京的民主运动,发轫於年初方励之发起联署给邓小平的公开信,呼籲中共释放在囚的北京西单民主墙的斗士魏京生。

随后,北京再起两波知识界的联署公开信,要求中共加快民主改革,这就是由着名诗人北岛和陈军,以及着名作家戴晴和苏炜发起联署的第二和第三波签名运动。

四月十五日,中共党内着名改革家胡耀邦含冤离世,触发了北京学潮,波及全国,令波澜壮阔的八九民运一发不可收拾。

八十年代初,由邓小平、胡耀邦和赵紫阳主导的改革开放,开了一个很好的头。虽然不断受到以陈云和邓力群为代表的党内保守派(左派)的干扰和阻挠,有现代意识质素的胡赵仍能驾驭大局,但邓小平的专制意识和改革的摇摆性,使改革派自乱阵脚,使中国的改革遭到重大挫折,并导致了「六四」悲剧的发生。

 

赴京团在京期间宴请方励之夫妇,右一为陆汉思,左二为夏其龙。

 

1988年9月,作者(左一)亲耳聆听方励之(左三)教诲。

「六四」之前,由於改革受挫,党内腐败滋生,积累了不少民怨。方励之点起的第一把火,迅即引发燎原之势。

方励之教授对我影响深远一九八六年,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次有影响的学潮,发生在合肥中国科技大学。

作为正副校长和教授,管惟炎、方励之和温元凯,对学生虽有疏导,但表现出理解和宽容。这给我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蔡元培的影子,体现了真正的「北大精神」。

但他的行为表现,不见容於邓小平,方励之更於一九八七年与刘宾雁和王若望一起被开除党籍,更连累胡耀邦下台。

随后,方教授被调回北京天文台,由於其夫人李淑娴教授任教於北京大学而住在北大,北大三角地的民主沙龙成了他民主播种的平台。

方教授的现代意识,特别是他的「全盘西化」思想,在我内心引起共鸣。他在三角地鼓动当代学子的「东风吹,战鼓擂,现在究竟谁怕谁」深深震动了我,壮我赤胆,给我力量。

所以,香港回归前,不少朋友劝我移民外国,我不为所动:现在究竟谁怕谁了?

好友凌锋(林保华)要移民美国,我劝他不要怕,留在香港一齐「反共」。他说不是怕,但留在香港心情不会舒畅。

我在《争鸣》的历练

一九八一年一月,我从大陆申请来港随父母生活。三月进入《争鸣》工作。一九八三年,中共国家安全部成立。一九八五年,同事、记者庄思明(当时我与他并不认识)因「非法採访」而被国安在北京秘密逮捕,判刑两年(我懵然不知)。同年年底,我被国安盯上,不断缠扰,扣压我在大陆的太太的来港申请,意图胁逼我做他们潜伏《争鸣》的卧底。我当然一口拒绝。

此后缠扰不断,每次见面都是争吵。缠扰近两年,他们见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於一九八七年批准我太太来港,期望我能「回心转意」。

其实,国安接触我本人前,我已隐隐感觉到危险的逼近。所以,为了不影响太太的来港申请,一九八五年初,我就辞去《争鸣》的编辑职务,但仍独家为《争鸣》撰稿,故我有拒绝做卧底的理由(已经离开)。

当时,金钟先生在《七十年代》月刊做得并不愉快,由老作家许行介绍进入《争鸣》接替我的工作。

我太太来港后,金钟已离职,与哈公、许行创办《解放月刊》(《开放》前身),《争鸣》的温煇先生一时找不到适合人选,遂恳请我回巢。

由於危险性和《争鸣》一直保持的神秘作风(当然相当部分原因是为了保密与安全),我对温先生颇有看法,本不想回去。

刚好当时着名诗人北岛来港访问(我与他几年前已认识),我就和他谈了自己的想法。但他劝我:如果纯粹打工,当然不选择这种环境,但《争鸣》对中国大陆的影响太大了,只要有可能,你还是应该尽量帮帮他忙。

香港赴京团出发时在启德机场留影。左起:作者、庄思明、刘健芝、刘千石、刘慧卿、夏其龙、陆汉思、何国旋。前排右起:黄伟雄和梁耀忠。

 

庄思明入狱后,作者冒险秘密到北京「非法採访」,在天安门广场留影。

前哨月刊 2012年6月71 2012-6-71於是,我就重返《争鸣》。

《争鸣》与方励之「里应外合」

太太既然到了身边,我当然尽量「回避」中共的缠扰,故令他们对我有「过桥抽板」的印象。

一九八八年秋,方励之教授访问澳洲回程时应中文大学崇基学院邀请访港,期间与《争鸣》有很深的思想交集。我有幸亲耳聆听方励之教授的教诲。

八九潮起,《争鸣》率先暗中推动海外第一波签名运动,呼应声援北京的方励之教授。

「争鸣团」的组成《争鸣》的作为,与香港民主派的想法不谋而合,温先生与刘千石、刘慧卿等人一拍即合。

於是,就合组一个赴京团带香港市民的签名上京,造成国内外声势,影响中共加快政治体制改革。

赴京团由七人组成,除刘千石、刘慧卿外,还有夏其龙神父、陆汉思牧师、梁耀忠议员、刘建芝及《争鸣》记者庄思明(庄於一九八七年获释回港)。

三月二十八日,赴京团由香港直飞天津,再由天津转火车赴京。但在天津机场海关,由於庄思明「已有案底」而被拒绝入境,原机遣返香港。其余六人行程还算顺利,能获当局安排到人大常委会递交签名。

由於支联会尚未成立,民主派亦没有一个协调组织,故主要靠温煇、刘千石、刘慧卿暗中运作,费用基本由《争鸣》支付。加上团员庄思明是《争鸣》记者,故外界私下称赴京团为「争鸣团」。

黄雀行动:时势造英雄因为这件事,我结识了刘千石等人,由此与民主运动搭上关系,并在往后的救人行动中多所交集。

其实黄雀行动也很简单,「六四」学潮时,许多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都手执前往声援的香港及海外大学生的名片,学运领袖们更多有海外记者、学者及声援团体人士的名片,这就成了他们的救命符。

各种求救信息汇集於刚成立的支联会,负责处理此事的岑建勳深感责任重大,能力有限,通过邓光荣、高世昌找深有同感而又结识不少走私客的六哥陈达钲共襄义举,支联会更先后派出朱耀明、刘千石、李伟傑、陈锡铮(陈老闆)等加强阵容,成就了这批顶尖的香港英雄。

这批香港英雄固然有胆识,但并非三头六臂。在这个金字塔顶尖的下面,是广大的香港市民、学生、学者、记者、江湖走私客,以及众多的大陆官员和群众。他们都是无名英雄。没有他们,成就不了黄雀行动。

人性在发光,中国有希望与中共统治的其他时期不同,「六四」前后的中国人主流,已没有以往的互相出卖,人性在发光。

北京学潮期间,政府瘫痪,公安无影,但北京社会井井有条,连小偷也罢工。

至今保持低调的幕后英雄七哥陈达钳,曾亲自到大陆救出七十多人。他谦逊地认为自己并非有多大本事,行动中多次历险,如有神助,都化险为夷。

我认为,这个神,就是人民大众。

例如项小吉通关时,已被公安认出,但公安一转念,还是放他一条生路。

据称柴玲逃亡数月,穿州过省,曾在军营藏身,最终能逃到香港,并非黄雀行动的大手笔,而是人性的光辉在发挥作用。

只有人性在发光,党性在湮灭,中国就有希望。

「黄雀行动」向「六四」屠夫宣示了中国人在血路中仍然不屈不挠追求民主!是「八九民运」振奋人心的尾声。也显示出,在传统道德已被中共破坏殆尽时,仍有一批热血之士,秉承中国古老的侠义精神,赴汤蹈火,救出同胞,有人甚至付出生命,谱写出一曲现代舍生取义之歌。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