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实录:土地被夺农民父子接力维权25年

0
20 views
次阅读

 

2012-06-02

尽管明知结果渺茫,不少访民为了冤情得到昭雪,上访数十年还是一直坚持著。本集访民实录的主角祝中明,十多岁时因家里的土地被村霸强占,他不甘家人受辱一直跟随父母上访。可是25年来法院的徇私枉法,以致合法权益继续受到剥夺。但他毫不屈服,透过各种途径申冤。(文宇晴报道)

居住在浙江省上馀镇大溪滩村的祝中明,现年38岁。一家五口拥有一块面积100多平方米的自留地,本来打算在此地兴建房屋共同生活,即使粗茶淡饭也能与家人一起。

1987年,村民祝加富在祝中明自留地的旁边建起了一个平房,之后更打算罢占祝中明自留地的土地开辟道路,方便出入。对此,祝中明一家强烈反对,当时只有12、13岁的祝中明便开始跟随父母四处上访求助。但对方没有罢休,反倒利用亲属关系,于1999年通过江山市土地局监察科及信访办的官员,要双方签协议,要求祝中明一家把土地让出来。

祝中明说,当时只有25岁的他作为作表提出强烈反对,却被威胁不签的话就拘留他,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在不公平的协议上签了字。但由于不服祝加富利用势力以威胁的手段取得土地,祝中明在签字后立即提出控告,要求协议无效。同时为了不想被当局继续强行牵制,祝中明于2003年的时候远赴黑龙江谋生,他也透过网络和其他途径把家里的事对外公布。

他说︰“不让给他就在网上把我通缉,说我是扰乱社会治安。因为这个事情我再也不能待下去了。我就在外面做点小生意,寄点前给我妈。我有一次也差点自杀了,有理的东西为什么别人还要欺负我?没有放弃,绝不放弃,除非我死了。”

2008年初,祝加富在没有通知祝中明和家人的情况下,把他们自留地四周的围墙强行推倒,还对上前阻止的人拳打脚踢,更用砖头把其中一名家属打致头破血流。祝中明说,打人的过程中,祝加富的女儿声称自己同学的父亲是江山市公安局的王副局长,说打死几个都没事儿,然后让她母亲给王局长打电话,随后派出所来人,不但没有把打人者抓捕,还坚决不让伤者到医院治疗。后来因伤势严重,警察才把他们放走。

后来当局不但一直没有处理打人事件,还受理了祝加富的起诉申请。2009年4月,法院派警察询问土地属权,邻居老太太说是祝中明一家时,警察就对老太太拳打脚踢,还把老太太弄上了警车。老太太的家人过来说理,警察也把他们殴打了,还一同带上警车。拘禁了六个小时候才放出来,最后还罚款500元,说他们妨碍执法。自此,村里的人明明知道土地是祝中明一家的,为了怕惹祸上身,也不敢多说。

他说︰“隔壁的老太太说土地是我爸的,他们就把老太太拳打脚踢的,也把她的儿子媳妇都打了。把邻居打了,别人都用另外一种眼光看我们,不敢跟我们说话了。”

案件的一审和二审均判祝加富胜诉,但祝中明心有不甘,于是上诉到了浙江省高院。直至2011年2月,高院下发的意见是证据不足,发回重审。重审的时候,祝加富因为拿不出有力证据,在法院开过两次庭后决定撤诉。祝中明说,他们本以为这件事从这以后就有了转机,没想到事情更严重了。上月中,法院执行局局长亲自率领约50人,强行把菜地铲平,篱笆墙已被铲掉。

祝中明说,他一位做警察的朋友对他说,祝加富背后有官员撑腰,已放话一定要弄到这块土地。村里的干部也多次放话,假若祝中明再事情闹大,就会把他定罪。祝中明又说,父亲是位老实人,为了这件事情受了刺激,精神失常,母亲的身体也非常不好。父母二人也因此事一直不敢出门,担心一出门便被殴打来,甚至抓起来关押。

他说︰“只要有陌生人去,我爸就发抖,神经病了,已经不说话了。因为被他们折磨和刺激,我妈也经常说要自杀。现在父母都不敢出门,就说出去对方就要打他们、骂他们了。”

面对家庭无辜遭受折磨,但却无处申冤。祝中明说,法律规定,在案件终审结束后若超过2年时间,不得再提出申诉,但法院再次不按程序办事,日前下发一纸通知,表示所有的裁定作废,即意味著已证实祝中明一家拥有自留地属权的资格被否决。祝中明说,现在是投诉无门,维权无路。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讨个公道,要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