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凯:我的六四祭奠

0
39 views
次阅读

参与2012年6月5日讯今天是六月四日,早上出门看到有便衣站在小区门口,还好只是监控,不干涉行动自由,他看看我,我也看看他,开车上班。
到了九莲新村,刚好从吕耿松家门口走过,发现翠苑派出所所长坐在他家北面的警务室门口,南边也有个协警坐着,看来南北都堵上了,今天肯定是不让他出门的了。走过时去他家探视了一下,问侯了一声。
中午听说徐光在绝食,过去看望了一下。他精神还好,笑着说,每年六四这一天,他都坚持绝食的,为了那些善良的学生。
又去了下武林门,街上秩序还好,但明显增加了带红袖套的综治办维稳人员,在街边站岗,可能跟今天浙江省的党代会也有关系吧。从武林门取车回来,从省府路走过,看到大红的气球高高挂着,但街上行人极少,连平时停车的地方都被清场,在省府路一带禁止停车。只看到一群不知何处来的老头老太聚集在省府门口上访反映情况,旁边站着零零散散的便衣。
杭州最近发生了一件轰动的事。5月29日中午,杭州长运运输集团客运二公司驾驶员吴斌驾大型普通客车,在沪宜高速公路由无锡往宜兴方向行驶至阳山段时,对向车道突然飞来一块金属块,击穿吴斌所驾客车前挡风玻璃,砸中吴斌胸腹部。吴斌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以坚强的意志竭力将汽车停稳,开启双跳警示灯,并提醒车上24名乘客注意安全,赶快报警。吴斌经医院全力抢救无效于6月1日不幸去世,今天下午出殡。下班时我听一个朋友说,他在吴斌家和阿六头夫妇一道,一直关注这个事,觉得他是一个敬业和有公德心的好司机,与前两天撞消防队大门的公交车女司机一样,也是一个好人。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社会的公益而牺牲的人,老百姓都会记得他的。在那种紧急的突发情况下,他想到的不仅仅是自己,而且还有一车人的安全,这个司机好样的。忽然有种冲动,很想去看看他和他的家人。刚好又下班了,在QQ上问了朋友他家地址,朝晖五区54幢,马上就过去了,路上还买了一支白菊花。
到了他家楼下,有不少人,问了下,说在六楼。循楼而上,这是个杭州城区比较老旧的小区,住的也是平常而普通的市民。上了六楼,进了家门,房子装修也很破旧了,墙壁和屋顶还有掉下来的粉灰块,看来他家经济情况也一般,就是象我们一样的平民阶层,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市民家庭。因为出了这个事,看来各方面的领导来得不少,我进去的时侯还有很多媒体,大概某位领导来看望,不知是谁谁谁。等到领导,媒体,记者一群人闹哄哄地走后,看到了这一家人。年迈的吴斌父母,他爸爸不知是身体不好还是忧伤所致,行动看似不便,踉踉跄跄,走路都要人搀扶,唉,老年丧子的确是一件悲痛的事。他老婆和女儿也在,女儿还小,尚在读书,这个家上有老下有小,看来吴斌是这个家的顶梁柱。可现在失去了这么个一家之主,这个变故使这个家庭以后的生活明显蒙上了阴影,唉,也只能劝他们节哀顺变了。排在前来祭奠的市民队伍中,到了灵堂之前,鞠了三个躬,送上了自己带的白菊花,又点了三支香,祭奠英雄和故去的亡灵。希望好人走好,灵魂安息。你是一个值得称道的平民英雄,你是好样的。从家属手中拿了递过来的一颗糖后,默默地走了出来。
回来的路上,想想这样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市民,因为这个事迹而被众人称道,其实公道自在人心的,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大众的公益而努力的人,即使是牺牲了,老百姓还是记得和尊崇他的。今天又是六四了,认真审视历史,23年的时间也可以看出历史的大方向了。历史不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只有人民才是在历史真正的书写者。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