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市第二印刷厂职工 静坐堵路三十五天了(多图)

0
25 views
次阅读


2010年上访时工人薛小俊被拖打



我们到市信访接待中心上访



我们封堵了厂大门



我们静坐封堵了青年路口



警察撕扯我们堵路的标语

 

 

参与2012年6月6日讯我们西安市第二印刷厂至今有116年的历史,最早是1896年清朝秦省布政使开设的秦中官书局,地点就在我们厂所在的现在的青年路13号,有陕西第一台铅印机,印刷陕西第一份报纸《秦中书局报》。1921年更名为陕西印务局,以后几经变更,1951年1月改名为新华印刷厂西安厂,1968年8月定名为西安市第二印刷厂。
1991年12月13日,西安市政府批准:由西安市第二印刷厂、第三印刷厂在组建西安激扬彩印包装公司。零资产的激扬公司是由西安市第二印刷厂(简称二印)投资30万元注册成立的,西安激扬彩印包装总公司地址就在我们二印厂。
陈庶安是八十年代末由上级单位从外单位委派调任到我们厂担任厂长的,组建激扬公司后,他既是二印厂厂长又是激扬总公司的总经理,由于陈庶安一贯蛮横,第三印刷厂在一年多后就退出了激扬公司,遗留下激扬彩印包装公司这个怪胎守候在二印厂。
1996年二印厂百年厂庆时净资产1.1亿元,时隔一年多,到1998年改制时,二印厂原有的资产不知经怎样的评估变成零资产,资产评估报告从未公布,竟然被零资产投入的激扬公司“收购”。
几年时间,激扬公司资金由零资金摇身变为1997年的4072万元。
 1997年,陈庶安以减员增效为名,要求全厂100多职工 “内退”、下岗。这些被“内退”下岗的职工,每月只发100多元,以后最多涨到360元,直到法定退休年龄。
1998年5月,陈庶安将激扬公司改制为股份合作制公司,要求职工每人入股至少5000元,干部至少一万元。此后,有更多的职工被迫陆续下岗、辞职,这些职工的股金以28%至38%不等的比例,强行退给了职工,例如入股5000元缩值到1400元。还有28位职工认为强行退股违法,至今没有领取强行退还的股金。
2004年又进行改制,成立了西安激扬彩印包装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41万元,自然股东48位,法人股东是公司工会。2012年1月22日,这48位自然股东和法人股东(工会),在被要求绝对保密的情况下分得十几万到几百万不等的钱,据说陈庶安拿到上千万,这些钱以什么名义分得,我们不得而知。
我们二印厂价值至少上亿元的设备,已经全部被拆除卖掉,我们厂的20亩土地,价值至少2亿元,据说使用权也被陈庶安卖了,也有人说陈庶安与某个煤老板“共同开发”。
截至现在,我们厂被迫下岗的200余职工,四处打工为生,年龄大、缺乏生产技能、身体状况差,找活路非常困难,有的在街头擦皮鞋、捡破烂。这些职工工作十几年甚至三十年,上有老下有小,大部分租房住,没有医疗和养老保障,有些人体弱多病,不能找活路打工,没有生活来源,造成严重的精神压力和家庭矛盾,有的离婚、自杀。
还有400多退休职工,目前只能领到国家规定的最低养老金,因为激扬公司给职工缴纳的是最低标准的养老保险。激扬公司欺上瞒下,借改制之名,哄骗职工,美其名曰内退,实质为其办理的是失业,骗取侵吞国家失业救济金。
改革开放,企业体制改来改去,厂干部拉帮结派,挖空心思千方百计逼走职工,把企业资产转化为个人资产,侵害国家和工人的利益。
我们从2005年就开始上访,最初找的是西安市轻纺建材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接着到西安市人民政府、中共西安市委、陕西省人民政府多次。因为我们上访,陈庶安的儿子陈昇伙同保卫科长张晓荣和雇佣的打手,闯入一分厂厂长辛顺乐家,将辛顺乐打伤送医院救治两月多。工人薛小俊在市政府上访时死死攥住标语不放,被抢夺标语的警察拉倒,在大街上拖过来拖过去、打、踹、扭胳膊,衣服被扯烂,被连拖带拉带扭抓了附近的北院门派出所。工人刘冬意到中共西安市委上访,被莲花池派出所抓走,关押5天,家人出了两万元,并写了保证才获释。
从2012年4月22号至5月2 号,我们数百职工打着几幅标语封堵了厂大门,接着从5月2
号起,我们数百职工又打着标语,封堵了厂南边的青年路,至今静坐堵路已经三十五天了。西安市轻纺建材国有资产管理公司、莲花池派出所、青年路街道办事处的书记、警察、联防队员百余人到现场监控我们。厂党办主任藏华对维权的工人说:“你们现在这样闹没用。没人理你们。钱早都分完了。你们想要钱没门。找谁也没用。你们到法院告去。”在厂门口和家属区还贴出了恐吓信。
 
西安市第二印刷厂全体维权职工
2012-6-6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