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美使馆后离奇死亡的沧州访民于汝法的儿子于浩波泣求公开父亲死亡真相

0
44 views
次阅读

视频是录音,画面是于浩波4月在使馆前试图自焚的情形:

2012年6月17日午夜,就在河北献县76岁信访难民于汝法先生独闯美国驻华大使馆两天后,离奇死在自家门口的噩耗刚刚传出,海外民权关注团和中国访民之家通过博讯发表了《严正抗议河北沧州访民于汝法被残忍杀害》的新闻稿,并引起海内外各界广泛关注;6月20日,关注团和访民之家在对于汝法老人的死因做了充分调查的基础上,再次通过博讯发表《要求美领馆公布遇害沧州访民汝法进入大使馆前后监控录像的紧急公开信》,并向美国政府提出五点要求和希望。

然而,就在公开信发表的次日,6月21日,公盟负责人许志永博士通过其推特发表公开道歉:许志永‏@zhiyongxu诚挚道歉:前天发的河北沧州76岁老人于汝发闯美国使馆后死亡事件,他儿子认定老人被打死在黑监狱,但公盟志愿者前去当地核实结果是老人被送回家时没有受伤,当夜受伤死亡,原因待确定。我偏听其儿子并在拿到照片后发出消息,误导了大家,非常对不起!许志永的《诚挚道歉》发表后,立即在推特上引起反响,许多网友认为于汝法老人的死亡与其独闯美国大使馆寻求帮助、被关北京市朝阳区某派出所、被移交河北省驻京办没有任何关系,而是于汝法老人在自己家中受伤死亡。更多海内外的媒体记者以及关注于汝法死亡事件的朋友、中国大陆的信访难民,纷纷通过电话和网络向海外民权关注团和中国访民之家提出质疑,认为我们故意捏造事实,制造谣言;并责问我们的居心用意。

为进一步了解情况,6月21日深夜,阳光公益负责人刘安军先生亲自打电话给许志永。许志永在电话中说,于汝法在6月16日被河北省驻京办送回自家后,身上没有任何受伤,而是回到家后第二天死亡的。刘安军问他:那是于汝法自己在家受伤死亡的?你在推特上说他在自己家中受伤死亡,那么他是怎么受伤的呢,你去现场调查了吗?许志永说:我没有亲自到现场调查,是我们义工调查后说的,于汝法死亡后,公盟派义工袁某某到于汝法的老家进行调查,据义工了解,于汝法回家时根本没有受伤,而是半夜出去解手时摔了一跤,有可能是摔在砖头上摔死的……具体情况我也说不清,反正是我们的义工说的。刘安军在和许志永通电话时,海外民权关注团和中国访民之家的负责人都在网络电话上听到。

之后,中国访民之家之家负责人把电话打给许志永称的那位公盟义工袁某某,袁某某说:于汝法回到家时并没有发现明显受伤,只是听他孙子说不想吃饭,晚上的时候老人和孙子都睡着了,等孙子半夜醒来发现爷爷不见了,赶紧到外面去找,结果发现爷爷裸着身子已经死了,头部有一处很深的伤口,头部附近有一块砖头,看头上的伤口像是砖头磕的,但是根据伤口的深度,感觉还不像,因为人摔倒时不会有那么重,不能磕那么深,也觉得很离奇。据邻居们讲,他们当地的风俗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晚上睡觉时都不穿东西,有可能是外出解手时发生的事。

6月23日深夜,海外民权关注团一位致力于大陆信访难民调查工作的负责人,直接把电话打给了于汝法先生的儿子于浩波,于浩波告诉这位负责人:我从来就没有接受过什么义工的调查,我向我父亲的亡灵发誓,没有人来我家做过调查,我也不认识哪里的义工。我在北京时通过朋友介绍,我确实见到了许志永,因为我当时接到父亲死亡的消息,希望有人能够帮助我,我在一个大学里给他跪下了,希望他能帮我的忙,为我死去的老父亲伸冤,许志永当时答应了我,说尽力而为。但是等我回到家,我就被政府工作人员全天候保护起来了,说是为了我的安全,我也没有在家里见过一个义工(有音频)。

于浩波说,我父亲死后,地方政府为了毁尸灭迹,要将父亲的尸体的强行火化,甚至采取威胁的手段要将尸体拉走,为了保护父亲的尸体,我当时拿着一把大砍刀,告诉他们谁敢上来我就砍死谁,后来他们没敢强行拉走。我父亲的遗体现在存放在献县殡仪馆的太平间冰柜里,内脏已经被官方指定的法医取走,但是头部保存完好。不给我一个交代,我绝不会火化父亲的尸体。于浩波委托海外民权关注团,向海内外媒体公开地方政府如何威逼利诱要强行处理其父亲遗体的录音。

于浩波最后在电话中泣求,希望媒体记者、海外人权团体和组织能够关注父亲于汝法的死亡真相。“我的父亲死得真冤啊!希望你们能够把我父亲这个事关注到底,我要让全世界看看地方政府是如何残害我父亲的,我要揭露他们!我的两部电话现在保持24小时畅通,如果你们打不通我的电话,就证明我遭遇了危险,希望你们持续关注。“

海外民权关注团和中国访民之家向于浩波承诺,我们会以各种方式关注于汝法先生死亡真相的调查结果,并继续敦促美国政府公开于汝法先生闯进美国大使馆直至被送出使馆区时的全部录像;通过博讯向全世界逐步公开于汝法先生儿子于浩波关于其父亲死亡真相的相关资料,避免任何组织或个人无论出于何种动机何种目的的混淆视听,以慰于汝法先生在天之灵。

海外民权关注团
中国访民之家

2012年6月24日[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