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锋:无名婴儿诔——为死国难者志哀

0
22 views
次阅读

西元2012年6月17日夜,华夏孑遗冷锋正襟危坐于一箭之阁,肃然默哀,激之于义愤,以恨为祭,以痛为奠。为汝等死国难者致哀。

汝等虽未及效尺寸于家国,且均有姓无名,无立功立言立行得著于竹帛者,然予感汝等命运凄恻,且有唇亡齿寒之意,乃决意作文以悼之。

汝等皆生于寻常巷陌之平民之家,无权力为庇荫,无财富为赎金,父母无力保汝等周全,只能辗转躲藏,未尝一夜安睡,而卒能免此祸者,十不足一。大部皆被官吏所执,幽闭于乡镇医院,由妇科医者用长针刺透母腹,注入汝等体内,汝等若已长至六月以上,生命力已强健,则需将长针再刺入汝等大脑,于致死部位注入。汝等于一息尚存之际自然流产,察汝等身体,多被数创,血肉淋漓,皆为情急剧痛之下用手撕挖挠抓所致,而面目狰狞如畸以至为父母所不忍睹。

予每念及此,辄痛入骨髓,万念俱灰。恍惚中常有游侠天下路见不平慨然相助之思,清醒后不免自嘲莞尔。虑及己为一律师,不以法律为器具,欲行荆轲聂政之举,更觉荒唐。然法律可资凭恃否?外交部发言人刘瑜有言:法律不是挡箭牌。

司法实践中,正直耿介律师屡遭有司羞辱,甚或常有囹圄之祸。因之律师不以行正道为是,此无可奈何之意,亦堪怜哉。

汝等遭际,名为人流,实为虐杀,且虐杀之残忍,执行者之无动于衷,人所不齿。然受害者救济乏术,惟能自怨自艾,暗自饮泣以致伤绝。予观之于史书,此等大量虐杀婴儿且能堂皇正大毫无羞愧之意者,亘古未曾有之。以蒙元之残暴,满清之阴狠,尚且不至于厮。汗漫沧桑五千年历史,虽暴虐屠戮不时有之,然经由立法赋予虐杀以合法性正当性可谓前无古人,为保证虐杀效率,各级政府相应专设计生委这一组织,负责协调调度屠杀事宜。而居庙堂之人,于此恶行视若无睹,致使华夏大地悲歌四起,怨声载道,且情形有愈演愈烈之势,而计生委各级恶仆寄食于巨额生育赎金,优游放纵,队伍一再扩充,已成尾大不掉之势。政府为维稳计,有弱民愚民之思,因之相互倚重,故纵然荼毒生灵恶贯满盈,依旧跋扈毫无悔改之意,于兹三十有年矣。

作恶而不自惭,放逐人性,缘于极权体制之恶。此种体制,好大喜功者所乐见,其使命在于追求一种乌托邦理念,而工具化人,人权孱弱凋零也便顺理成章。而肉食者多鄙而自负,与天地人斗其乐无穷。致剧烈社会实验层出不穷,而以人为白鼠。计生即其一。因之,虐戕汝等虽假于恶仆,而实为死国难者。死国难者于“盛世”,亦可管窥盛世之盛耶。

人固有一死,肉食者亦难免。纵使权倾天下,只手遮天,锦衣玉食,富可敌国,二奶不可胜计,仍旧不免身死人灭,死而为天下贺,鞭炮齐鸣矣。而民脂民膏化为一坨腐肉耳,使啮鼠争食之,不亦悲哉。而尔等至今未悟,遂成华夏之悲。

环顾寰球,民主宪政已成绝对主流,极权体制已呈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之态。肉食者当思顺应潮流,解民于倒悬,留名于青史。若仍固执于一党一群之得失,行自利改革,在民智已开民怨沸腾之际,只能变本加厉,而最终将至不可收拾。中东之变,足为他国之鉴。

呜呼,言有穷而恨难终,情有尽而痛无涯。

人处无可奈何之境,求告无门,旁人于受难者只能寄之于宽慰,予亦不得免俗,而宽之曰:在汝等之前,有无量死国难者为前驱,在汝等之后,有无量死国难者为后继。汝等当不复寂寞矣。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