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会客室:成名谈“半民主半独裁”的香港

0
27 views
次阅读

 

2012-06-28

我相信不少听众,最近在大陆境内通过媒体也看到不少有关香港回归十五周年的报道,当中谈及香港如何落实“一国两制”。究竟一直关注香港的发展,并在大学教授政治的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副教授成名又怎看,香港过去十五年有没有落实到“一国两制”?

成名用肯定的语气说,答案不是。他从香港《基本法》出现的背景开始分析,他指,当年中央政府为求力挽香港人信心,于是承诺给香港“高度自治,港人治港”,逐步落实普选然后是全面普选。他记得,《基本法》颁布时说,香港原则上在2007年便已经可以进行普选,可是,自从五十万港人在2003年因中央迫令香港特区政府要就《基本法》廿三条立法而上街抗议,因此,中央之后便多次拒絶落实《基本法》中落实普选的承诺。所以,他引用学术界的讲法,香港现在的政制是“半民主半独裁”。

“普选落实不了,香港回归以来一直行使的政制,学术界称为‘半民主半独裁’的政制,这政体的特色是行政主导及行政霸权,行政霸权意指若政府不涉及新的财政拨款要求或要立新的法例,行政长官一个人说了就算!”

他谓,半独裁的政体可引伸出三个后果。

“第一,‘亲疏有别’。在曾荫权管治下,‘亲疏有别’被他发扬光大,使之合理化。其次,因‘亲疏有别’故社会以致政界出现很大的两极分化,因为拥有百多万票的泛民派议员在实权上远少过政府,亦少过商界为主的功能组别,故此,政治分裂越来越严重。第三个是群众动员。由于公益不能在立法会获得捍卫,议员唯有诉诸于街头抗争,故此,我们目睹回归以来,特别是曾荫权以来,我们经常听到官商勾结,当中的例子是‘屏风楼’或‘发水楼’(实用面积与售卖面积不符)、超级市场未能购买廉宜品因《公平竞争法》迟迟未能获得通过,即使有关法例新近终可通过,但事实上法例的内容已向商界作出很大让步。在曾荫权年代,往往构成官商勾结的现象,立法会的力量又制衡不了,因而不满的群众会诉诸于街头抗争,出现了今天的乱局。”

问:中央透过驻港的中联办在香港政府的运作中,你观察到他们在当中扮演的角色如何?

“中联办在第一届特首董建华上任之时,它对香港的干预不是那么明显,不过,在2003年七.一之后,他们的干预就越来越明显。2008年,中联办内一名中高层的职员(曹二宝)曾提及的‘二个权力核心’的论说,他认为香港的管治除了香港政府,中央可透过中联办插手进去。这番说话出现后,广受香港泛民派议员批评。不久,(现任中国副主席)习近平访港时提及,所有政府部门都要服从于行政部门包括司法界。这番话引起众多香港人不安,习近平讲的话看似违反香港人惯常强调的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的概念;此外,习近平的讲话跟曹二宝所讲的有点似互相呼应。若说我们要向行政部门或特首效忠?众所周知特首的选举是假选举,最终人选仍是要北京决定,故令人更感到忧虑,中央是否放弃所谓‘两制及高度自治’的精神呢?

“过去一年,中联办的干预更明显。除中联办在过去数届的区议会或立法会选举中,传闻有干预外,在梁振英当选特首之前,中联办被广泛报道指出手干预选举,包括曾致电《信报》老板批评该报曾评论梁振英,报章期后报道,中联办也没有否认。”

他又举例,中联办宣传文体部部长郝铁川去年底,公开批评港大民意研究计划中心总监锺庭耀,但是,郝提出的议题,被指过去已有很多学者作出了回应,故此,郝的做法令人感到醉翁之意不在酒。

“令人怀疑真正的动机是要施加压力,令锺庭耀不要做有关特首的选举民调,而锺庭耀亦早有预告指‘323特首选举’即特首325选举日前进行民间投票。期后,我们发现左报即文汇报刊登了80多篇文章骂锺庭耀,使用的字眼是人身攻击,指他是间谍,有诽谤之嫌。很难说,中联办跟这些攻击完全无关系,因为在回归前,本地的资深记者曾讲,文汇报的社评要先向中联办送检方能够刊登。再者,80多篇的文章何以多么巧合都是在郝部长的文章刊登后,如雨后春笋不断刊出?”

“所以,中联办的干预无论在特首选举,学术自由,都越来越多蛛丝马迹甚至证据显示很多。去年的区议会选举,泛民大败。在选举前,《苹果日报》已同文并茂报道指,深圳有数百人同时间乘坐旅游车回港投票,因为他们都有香港身份证,只不过在大陆居住,有些人更承认收了300元人民币作为投票的报酬。这类大规模的干预,若没有具资源的集团做,很难想像数人就可促成。《华尔街日报》事后亦很大幅度地报导指,香港的选举烂透,北京及中联办明目张胆作出干预。我们预见一个令人十分担忧的现象,在自由及民主方面,中央透过中联办日益明显的干预,致有明显的倒退或停滞不前,新闻自我审查的情况亦日益严厉。”

但是,十五年过去了,法轮功在香港的街头上仍有抗议及宣传活动、七.一大游行,甚至六四游行及悼念活动,仍旧在香港年年出现,这些又是否能够证明香港仍旧享有自由?

“我们不能忘掉司徒华(香港支联会已故主席)去逝前透露的秘密指,回归后,董建华不只一次劝他解散支联会。此外,约两年前,香港政府无端用了一条卫生条例强行把支联会在铜锣湾时代广场外摆放的民主女神像取走,进行某程度的打压。此外,警方在过去两年间亦似有故意刁难之意,刁难市民在当天进入维园进行悼念活动。这些结合起来后,若说香港政府真心诚意容许集会自由,悼念六四,这说法有言过其实。”

他更谓,近年间数名民运人士包括王丹在六四前欲进入香港境,但都被拒絶,极少数人可以入境参加悼念活动。所以,他认为这种说法是一种谬误

“只集中于两、三件事,容易以偏盖全,即使那两、三件事,我们都目睹特区政府或多或少受到似受到北方的压力,尝试压抑自由。”

尚有数天,新一届的特区政府便要成立,纵使下任特首梁振英近日为自己的山顶大宅有僭建物,违反法例之馀,更被指在选举时隐瞒真相,诚信受到质疑,但是,前任特首董建华仍表示相信他。成名又怎预计香港未来的5年,在梁振英管治下会是怎样?

“梁振英当选特首前,自从唐英年提出两个‘核弹’,意图在2003年七.一时,引入防暴队打压集会及言论自由后,他的民望已开始下跌,他当选特首当天,已被贯上‘三低’特首包括最低民望及最低票数(相对过去两名特首),由3月25日到今天,香港两所大学一直做的民调显示,他的民望支持度一度徘徊在低水平,虽然,曾上升过但幅度不多,前一次的港大民调也显示,可能梁振英太过强势,意图迫令立法会在7月1日前通过他的新班子‘5司14局’组合,引致他的支持度急跌百分之十,因此,他原本的支持度已很危,自从上周传媒揭发他的单位有多达六个地方有僭建,他的民望一定受到很大的冲击。”

“我们又见到一个好特别的现象,在最近数次民调的显示,教育程度高及年轻人对他的反感较多,我相信教育程度高的人对他反感是因为他们有批判思考及留意时事,不少人可能仍记得他过去廿年间的鹰派言论及个人诚信的质疑;年轻人则透过各种渠道,尤其是唐英年提及的两个‘核弹’(缩减商业电台牌照期及迟早要派防暴队),予人一种他的强横,代表北京的心态,因而也有反感情绪。”

“所以,我觉得香港好可能会进入一个社会分化的阶段,一方面是年轻人、教育
程度高、留意时事、留意脸书的一群,他们会对梁振英非常反感;另一方面是年纪较长的如50多岁以上、十分依赖政府派糖较低下阶层的市民,他们因为过去十五年间,特区政府对他们的照顾实在太差,故会十分寄望这事能尽快完结,他能够派糖(福利),所以,香港好可能出现这样的分化。”

“从上述的分析,我看到梁振英的社会管治基础很薄弱,一方面教育程度较高的人对他的反应那么负面,他的未年管治会是荆棘满途;另方面,大家记得他的‘5司14局’在上周于立法会上否决(方案意图跳级,先交由立法会大会讨论,而不是跟随现正进行的程序,即财委会先讨论,之后才交大会讨论)的程序,建制派中也有人不跟他合作,因为他们当中也有分唐营或梁营,不少唐营的人对其过去的措守,在不同的场合中也有不同程度的批评,所以,我们看到他未来的管治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即使北京希望他进一步打压香港人的新闻言论自由,我相信他也会面对相当大的阻力,最后,北京若一定要强行,官民的冲突,我相信会升温,可能会升到回归以来十分严重的水平,这些冲突届时不只在立法会上出现,亦有可能在街头可见到。”

回顾过去两任特首即董建华及曾荫权,各自都有不同的政治任务,董建华为《基本法》廿三条立法、‘一国’凌驾于‘两制’致出现人大释法,及试图用软功劝退六四烛光晚会;曾荫权则不断把资讯收紧、用法律打压六四活动,以致全港中小学推行有倾向性的国民教育,梁振英的政治任务又会是什么?

“梁振英被传有四大政治任务包括整缩港台、廿三条、国民教育及政制改革(2017年特首普选及2020年立法普选),我相信这传言虽不中亦不远,他早前便再度强调国民教育须予推行,完全没有提到现在民间的忧虑或争论,最近被发现国民教育其中一名撰写人是中国境内的一名教授,他的思想十分保守,远离我们的核心价值。若有留意梁振英的人便记得,他在选举前因要成功取得150个选举人票因而许下很多承诺,但是,当他取得票后,推出的政纲静俏俏地抹去了。”

“他予人一种观感,他很多时说了算,博大家忘记了。这更可引证了他过去廿年间,极为保守,价值观亲北京多过香港,过去数月,大家都见到。所以,香港人一定要高度警惕。有一件事特别头痛,我们过去认识社会发生的事,是要透过大众传媒,现在有很多迹象大众传媒出现了很严重的自我审查。”

他指,从多种迹象显示,北京需然安插梁振英及其他人士入管治班子,但是,他仍相信未来一段日子里,梁振英会努力大派福利措施,舒缓低下阶层不满及争取他们的支持,当民望稍为回升时,亦是数年之后,他便会出手,做坊间盛传的所谓四大任务,即是整治港台、廿三条立法、国民教育及政制改革。成名谓,梁振英的考验届时便会出现,要看教育程度高或年轻人届时会否坐以待毙,群众会否动员抗争?他谓,香港今天的现象,正好引证了一个跨国研究当中的一个结论,

“全世界政治最不稳定的地方,不是在民主社会,亦不是在独裁社会因为有大量的军警,而是会在半独裁的社会如香港,半独裁的社会出现的不稳定超过民主社会数十倍,香港届时便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再往下走会是如何?这端视乎届时的状况如何,看香港人的群众动员觉醒力度是否足够,若够便能使北京反思,究竟要全面震压或是把香港变成新加坡或过去的台湾?”

香港未来的路向会如何?会否成为另一个在公共交通工具上吃口香糖也犯法的新加城或是议会内由语言暴力发展到肢体暴力的昔日台湾?又或仍有第三个发展路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