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杨一美北京上访遭殴打 面部被刀划伤缝十五针

0
66 views
次阅读

民生观察获悉,吉林长春访民杨一美和八十岁母亲刘淑青2009年2月6日22:40分在北京民航总局上访遭截访,杨一美在拒绝前往”黑监狱”时,遭暴力殴打,面部被截访人员用刀子划伤,在医院缝十五针,面部因此被毁容。

从1968年开始,刘淑青因为被黑龙江省依兰民航站职工故意打伤后,无人管而上访,依兰民航站党组织故意到刘的单位出具假证言后,刘被开除,刘更加不服就上访。刘因此于1977年-1979年被黑龙江省依兰县公安局劳教三年,1982年平反,但是分文没有赔偿,刘因此继续上访。刘的丈夫杨连智因此也受牵连。1991年杨连智离休在吉林省长春市,吉林省长春机场集团因为刘淑青上访故意将杨连智从长春市调离到哈尔滨机场集团,同时不给住房等待遇。杨连智是国民党起义人员,1946年加入共产党,杨连智的儿子现定居美国。刘淑青一直坚持上访,至今已四十一年。

2009年2月6日下午14点钟,杨一美和刘淑青再次来北京民航总局上访,找民航信访部门接待,但是他们没有认真接待。相反让杨一美和刘淑青等待,一直等到下班时还没人接待。晚上19点民航局信访处的齐金生处长来说”我们不接待你们,让老杨来”,并给了两份已经过时的文件。杨一美坚持让他拿出不接待的理由,他说”你们等着,我给你们去拿”就走了。

就这样杨一美母女当晚饿着肚子继续等,而杨一美下午就发现,从下午15时始,齐金生等人就叫来了隆福寺派出所民警李洪茹、首都机场集团信访员杨志刚,他们还进行了聊天。等到晚上22:40时,齐金生等人从另一个门出来叫住杨一美母女,杨一美这时发现有一辆挂长春牌照的依维柯汽车来了,从车上下来六个大男人,他们让二人跟他们走。当时杨一美母女不同意去,因为不认识他们。这些人就动用武力,其中有三名民航保安人员参与,六人中的一人动手朝杨一美的脸部狠狠打了一个耳光,杨一美当场头晕脑胀。随即,杨一美被拖到汽车里,李洪茹当时就在场,杨一美向他求救时,他不担没有帮助,相反指挥继续打。八十岁的刘淑青也被这些人拳打脚踢,强迫拖到汽车里。

在车里那些人实施更恶毒的动作,一人开车,其余的人就全部动手打杨一美和老太太,他们朝八十岁老人的头部、前额一脚一脚的踢,然后又踢她的胸部数脚,老人当时就喘不过气来。杨一美的手脚这时被按住不能动弹,这些人用手和脚打她的头部、胸部、肚子、腿部,然后撕坏她的衣服和裤子。杨一美当时哭声求饶,但是他们不但没有停止,相反拿出刀子,造成杨的面部被划15公分的刀伤,面部因此被毁容。当时鲜血流淌满地,衣服上也沾满了鲜血。同时,杨一美兜里的两万元人民币和五百美金也被这些人抢走。

就这样,杨一美母女被带到了北京润华宾馆后面的一处民房里,这里是长春驻京办私设的”黑监狱”。后来,杨一美母女借洗脸之机从这里跑了出来,并报了警。北京市六里桥派出所的民警来后,虽然将那些人带到了派出所,但也仅仅做笔录就了事了。2009-年2月7日早上,杨一美被带到北京市宣武医院看病,被诊断为头外伤、胸外伤,腿、手臂和手等全身多处青紫伤和肿胀,面部经医院手术缝合了15针。

杨一美说:”我年仅三十出头,在我脸部烙上刀伤瘢痕,我十分痛苦。又是如此大伤痕,我真的不想活下去了。中国政府的干部以权代法,故意侵犯人权,迫害侨眷。所以我们只好向国际人权组织求救。我们在北京无亲属,没有人能够借钱给我们,只好等待死了””我今天开始发烧了,在中国活着太痛苦了,我们连猫狗不如”。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09-2-8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