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发文点评微博約架事件激怒五毛反扑

0
37 views
次阅读

合肥的一家网吧

路透社照片/Reuters/Stringer

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7月10号,人民网发表题为《吴法天副教授被“群殴”是必然的》的署名文章,引发五毛代表人物司马南的强烈不满,并牵头煽动围殴中共喉舌人民网和《人民日报》。在人民网这篇被很多媒体疯狂转载的文章中,作者罗竖一直言,吴法天被“群殴”是必然的,首要的原因是——吴法天副教授通过微博发表的言论,不乏让普通民众无法接受的,而在很多国人的心目中,“群殴”是颇为给力的教训他人的方式。此外,吴法天至今头顶着名为”五毛”的帽子,而这顶帽子又极易引发最大限度的民愤,因此,吴法天“赴约”被殴,不但没有让社会稳定,反而影响了社会的稳定。

文章一经发布便激怒了大五毛司马南,他在第一时间将此文截图通过官方认证微博发布出来,并辅之以“人民网大标题令人震惊”的文字说明。随后,又接连发表两条微博,直指人民网和《人民日报》在吴法天一事上偏离轨道的做法。在“四问人民日报”开头的微博中,司马南写道:第一,人民网现在还是不是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机关报人民日报的官网?第二,人民日报的官网上市后是不是自动选择堕落即为必然?第三,人民网责任人姓甚名谁?对此文观点是否认同?

第四,人民网令人吃惊地站到〝打人有理〞,〝被打者欠打〞立场,是否属于创新型执政党建设的具体内容?而紧随其后以“人民网错误”开头的微博中,司马南也是分四条对人民网进行了斥责。内容具体为,其一,论述方法片面,悉为打人方代言,言伪而辩;其二,放弃媒体立场,堕落为无聊小报,只搏眼球;其三, 突破法律底线,公然替违法者张目,顺非而泽;其四,修正政治方向,暗举胡子胖子,添乱大会。转载文章就可以不讲方向不讲正气不负责任吗?上市就要为富不仁践行市场流氓行为吗?

博客中国上作者川人的文章说,司马南的上述讨伐微博一出,挺他的一派随即便加入到了围殴人民网和《人民日报》的行列中来,微博名为@粗茶粗盐:的网友写道,人民日报把人格党性分裂导致的思想混乱,上升到包容异质思维的理论高度,但对吴法天秉持的辩论态度却难以容忍,并诱导以武斗暴力的冲动款待争论,则是一种必然。微博质问人民日报,究竟要把党和人民引向何方?而右派则一边调侃“司马南被主子抛弃”,一边对中共喉舌持着观望的态度。

事实上,《人民日报》此前已经对微博约架一事表明了态度。11日,该报在题为《“微博约架”撕裂社会》的文章中写道,互联网为不同群体表达诉求、通达民意提供了渠道和平台,但如果“是我之是,非人之是”的对抗思维蔓延网络,甚至走向“非此即彼、非友即敌、非红即黑”的极端主义,思想观念的自由市场就可能异化为互相对抗的“原始丛林”,最终伤害的将是整个互联网的机体健康和舆论环境。由此不难看出,《人民日报》并未如五毛们所说的“选边站”,更不是站到了“打人有理”、“被打者欠打”的一边。

文章又说,鉴于人民网和《人民日报》的特殊身份,其在公共议题上的发声自然会引来各种猜想和质疑,站在官方的立场上,自然不希望任何发声都被赋予天然的派系意味。也就是说,《吴法天副教授被“群殴”是必然的》一文并不代表中共喉舌的转向,何况此文并不是以该报“社评”或其专用笔名“钟声”等 形式发出,因此,完全可以理解为“不代表本网立场”的转帖行为。而相比之下,司马南对此的敏感态度,反而暴露了他作为一名不得人心的左派代表人物,对自我定位上的心虚与恐慌。

至于互联网中“五毛”与“愤青”之间的互相攻击,持“闹着玩”心态者居多,舆论自然不必跟着司马南的煽动跃跃欲试,因为过不了多久,这类声音便会自觉无趣地沉默下去。(川人摘编自作者“二逼昌鱼”的文章)

北京周西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专稿

附:人民网文章《吴法天被群殴是必然的》 作者:罗竖一 2012年07月10日

据2012年7月7日《羊城晚报》报道,“鸡蛋两枚上脸,后背三腿,裆下三脚……我全身而退,毫发无损,没给四川老少爷们儿丢脸。”7月6日中午,在北京朝阳公园南门,四川电视台女记者周燕,与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兼职律师吴法天(真名吴丹红)通过微博“约架”,最终引发群殴。对于此事件,很多网友表达了其各自不同的看法。一些媒体也重磅推出了其言论。譬如,7月7日的《腾讯网•今日话题》就做了名为《反对群殴吴法天》的一期专题,而同日的《环球时报》亦发表题为《微博“约架”是网络知识分子的耻辱》的社论文章。

但笔者认为,吴法天副教授被“群殴”是必然的。首要的原因是,吴法天副教授通过微博发表的言论,不乏让普通民众无法接受的,而在很多国人的心目中,“群殴”是颇为给力的教训他人的方式。诚然,无论是“五毛”、“美分”,还是“喉舌”、“中庸”等,其皆有言论自由,相互间不该以拳脚相对。但是,吴法天副教授平时的一些言论,早已让不少国人忿忿不平了,而这次微博“约架”,直接促使很多国人有了像韩寒那样的想法:“一个男的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开侮辱一个女人,同意约架并欣然前往,这男的就欠抽。”

而在很多国人的心目中,群殴是颇为给力的教训他人的方式。于是,微博“约架”就最终演绎为“群殴”吴法天副教授的闹剧。其次,吴法天副教授缺乏自我保护意识。据7月6日华声在线报道,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7月3日发微博,邀请打假斗士方舟子科普或辟谣:钼铜项目会污染环境么?吴在微博中称“钼”与“铜”等微元素,都是人体及植物体内必须的元素。“钼铜多金属资源深加工综合利用项目”,采用国际上最先进的冶炼技术和装备,循环回用处理后将实现“零排放”,不会对环境产生影响。

微博发出后,立即招来众多网友拍砖。川籍女记者周燕回复称,“吴法天出门不被打扁我不信”、“反正我看到吴法天就想抽Y大嘴巴”等。而吴法天也毫不客气的回应称,“鸡婆,你辞职呀,身在体制内反体制的白眼狼”。由于沟通不善,双方矛盾愈演愈烈。于是,双方约定在北京市朝阳公园南门口见面。显而易见,吴法天副教授具有为什邡官方“开脱”的嫌疑,而其“邀请打假斗士方舟子科普或辟谣”、“鸡婆,你辞职呀,身在体制内反体制的白眼狼”等言语,足以让“倒方派”和其他不少国人觉得更加不爽。

即吴法天副教授之言论,在一定程度上激起了“民愤”。并且,纵观有关新闻报道,我们不难发现,有关方面“都不是省油的灯”,而周燕记者已经明确发出了动武的警告。在此前提下,“双方约定在北京市朝阳公园南门口见面”,无论主观上是“约架”,还是“普法”,但客观上都是“找事”,都是促使“民愤”演绎为群殴或者暴力事件。对此,身为吴法天副教授理当一清二楚。退一万步讲,就算真是吴法天副教授所称的“普法”或“保证理性辩论”,难道一定非要面对面吗?微博上不可以吗?

何况,据2012年7月9日《兰州晨报》消息,这已不是吴法天第一次通过微博与人“约架”。2011年10月6日,他就与网络知名时评人“五岳散人”半夜“约架”。 就一定意义而言,吴法天副教授较为偏好微博“约架”,而又缺乏自我保护意识,所以不挨揍才怪。再者,在不少网友的心目中,吴法天副教授至今头顶着名为“五毛”的帽子,而这顶帽子极易引发最大限度的民愤。

尽管吴法天副教授曾经对媒体讲道,“‘五毛’本身就是一个标签,是别人扣的帽子,我是自带‘干粮’的。”但是,有网友还是依据某些国情和吴法天副教授的相关言论,将其纳入“中国十大‘五毛’”之列。假如属实,那么吴法天副教授作为一个负有特殊使命者,一般而言就不应微博“约架”而前往现场,因为这项特殊使命要求的是“文斗”,而不是“武斗”;假如真是“别人扣的帽子”,而吴法天副教授确系自带“‘干粮’的”理性言论者和自觉“维护社会稳定”者,那么他更应该选择通过微博等方式予以理性辩论,而不应“配合”他人将语言暴力演绎为现实的群殴暴力。

其实,作为吴法天副教授,应该深知“五毛”这顶帽子极易引发最大限度的民愤。而无论事实如何,反正在有些网友的心目中,吴法天副教授至今头顶着名为“五毛”的帽子。何况,人家什邡官方都已经公开宣称“坚决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并“决定停止该项目建设”,且承诺“什邡今后不再建设这个项目”了。如此,你吴法天副教授还“掺合”什么呢? (文/罗竖一) 人民网 2012年07月10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