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亚芳强烈要求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就被精神病立案

0
31 views
次阅读

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

我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二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司法公开的六项规定》的立案公开规定明确规定:人民法院接到起诉状,经审查,应当在七日内立案或者作出裁定不予受理。原告对裁定不服的,可以提起上诉。

而你院却公然违背法律与事实剥夺公民诉权,一直以来每次以“诉讼请求不明确,行政赔偿之诉需单独提起,且你诉讼的主体不适格。”为由,以不具法律效力的《立案释明通知书》告知不予受理,造成我的诉权被非法剥夺,至今既不能依法立案,又不能上诉,弱势百姓维护合法权益最后防线的司法诉讼途径被堵死。

而事实与法律却是:

一、我钟亚芳的诉讼请求,明确具体,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四十一条的规定,所以,你院在不具法律效力的《立案释明通知书》中称的“诉讼请求不明确”违背法律与事实。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九条规定:“赔偿请求人要求赔偿,应当先向赔偿义务机关提出,也可以在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出行政诉讼时一并提出”。所以,你院在不具法律效力的《立案释明通知书》中称的“行政赔偿之诉需单独提起”违背法律。

三、我钟亚芳根本没患精神病,依法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有诉讼主体资格,而你院却在不具法律效力的《立案释明通知书》中称“你诉讼的主体不适格”且没有说明具体原因,不仅违背法律与事实,且极不严肃!

1、这份2009年12月2日由不具主体资格的桐庐县公安局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70条与《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暂行规定》第七条明确规定,并隐瞒我钟亚芳亲属,提供虚假鉴定材料,以《关于对重点信访对象钟亚芳有无精神疾病进行鉴定的报告》为由非法委托精神病鉴定,并被狼狈为奸的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陈致宇等违法受理、违背事实地非法鉴定伪造为“(病程已逾两年)偏执型精神障碍(处于发病期)、无受处罚能力、建议给予医疗监护”,且没有鉴定人员签名的荒唐不堪杭七院司鉴所(2009)司鉴字第148号《司法精神病鉴定意见书》根本不具法律效力、根本不能作为定案证据。再,至今我钟亚芳也并没有被管辖地的桐庐县人民法院判决宣告为“无民事行为能力”。此证明:我钟亚芳根本没患精神病,依法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有诉讼主体资格。

2、我虽为给证据确凿惨遭核素投毒毒害致核污染及严重核素损害无端面临死亡威胁的单亲8岁女儿钟知含讨公道,被逼进京上访控告包庇凶手制造冤案既不依法立案侦查又拒绝进行听证的桐庐县公安局等领导,而再遭丧尽天良的枉法官员滥用公权力的残忍报复迫害——因上访,2009年10月2日起被在度假村非法羁押2个多月后,被层层造假非法鉴定伪造为“无受处罚能力的精神病人”, 又被桐庐县公安局强加“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后,于2009年12月8日呈批与其互相勾结的杭州市公安局公然违背《刑法》第十八条及公安部等明确规定,作出荒唐内容为“钟亚芳家属:兹有钟亚芳因扰乱社会治安秩序行为,经本局批准同意现已送杭州市安康医院收容治疗”的违法错误第139号《肇事精神病患者收容治疗通知书》,非法关进(精神病院)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收容治疗”近20个月,造成肝脏占位、核污染病体长出几十个肿块、全身浮肿、高血压等多种疾病严重危及生命,但伪造的“偏执型精神障碍”却因我钟亚芳言行、思维正常而并没有被安康医院使用过一颗精神病药物进行“治疗”。此证明:我钟亚芳在2009年12月9日至2011年7月22日被非法羁押在安康医院期间根本没患精神病,依法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有诉讼主体资格。

3、2008年3月27日、5月15日,2009年6月8日,我钟亚芳作为诉浙一医院核素误注案的原告均在在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证明:我钟亚芳在2008年3月27日至2009年6月8日期间根本没患精神病,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有诉讼主体资格。(见附后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p1)

4、 2011年11月7日,我钟亚芳作为女儿钟知含的法定代理人在多名非法看押人员押送下到浙江省浦江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证明:第一、我钟亚芳根本没患精神病,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是女儿钟知含的监护人(法定代理人),有诉讼主体资格;第二,在2011年12月14 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还没有纠错依法恢复我钟亚芳“民事行为能力”之前,我的诉讼主体资格已经得到浦江县人民法院的认可。(见附后开庭传票)

5、2011年12月14 日,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纠正错误,撤销了枉法认定钟亚芳“无民事行为能力”的裁定书,钟亚芳的“民事行为能力”依法得到恢复,诉浙一医院的核素误注案依法恢复二审审理。6月4日、7月16日我钟亚芳在多名非法看押人员押送下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证明:我钟亚芳自2008年3月27日至今日根本没患精神病,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有诉讼主体资格。(见附后2011浙杭民再字第7号民事纠错裁定书)

6、2012年2月10日,我钟亚芳作为女儿钟知含的法定代理人在多名非法看押人员押送下到桐庐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证明:我钟亚芳根本没患精神病,具有民事行为能力,诉讼主体资格已得到管辖地的桐庐县人民法院的认可。(见附后开庭传票)

综上,为维护合法权益,因上访维权而被杭州市公安局公然违法作出第139号《肇事精神病患者收容治疗通知书》非法收容治疗致危及生命的受害弱女子钟亚芳再次强烈要求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立即依法对钟亚芳诉杭州市公安局非法收容治疗一案依法立案或出具不予立案裁定书。

强烈要求人:钟亚芳

电话:15306516215

2012年7月24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