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连潮:总书记也应公开竞争上岗

0
35 views
次阅读

中共权贵集团马上要在北戴河召开会议,决定十八大的重要议题,包括“入常”“入局”的人选和政治报告定稿等等。笔者认为,还有一个首务必须提到议事日程,即从制度上规定总书记也要公开竞争上岗。

笔者注意到正在密锣紧鼓进行的十八大准备工作跟过去稍有不同,譬如采取 “三上三下” 的方式,通过多数党员和基层组织的意见推荐提名、考察确定、逐级遴选2270名正式代表,以及党内300多名政要投票推荐“入常”、“入局”人选。这样的安排,显然比过去钦定“鸳鸯谱”要好。但是,党内民主先行的政策并没有给8千万广大基层党员带来任何实际的权利,他们仍然处于无权地位,连起码选举权也不具有,其意见充其量只是供中共权贵参考的民意测验而已。

中共目前拥有4百万基层党组织,这些党的各级机构也是国家政府各级权力机构。虽然宪法规定国家权力属于人民,但是长期以来,党组织的负责人基本上为上级机构指定和任命的,跟人民没有任何关系,和8千万党员也没有任何关系。近年来的党内开展的所谓组织人事科学化、制度化、规范化改革,增加了民主推荐,考察,考核、评议等机制,不过,基本上是走走过场象征性地征求一下党员的意见。所谓“民主测评”既无明文程序规定,又无监督机构保证多数党组织和多数党员的意见得到采纳,最后总是由最高权力核心一锤定音。

中共权贵的干部任用制度,无论如何乔装打扮,本质上仍然是封建世袭制。越来越多的官二代,官三代占据各级领导位子就是明证。这比臭名昭著的朝鲜金家王朝好不了多少。封建人治的国家文明滞后,不能真正进入现代社会,而且常常因其政策决定和内部的争权夺利人为地给人民带来灾难,不利于社会稳定和发展。

必须承认的是,中共近年来推行的公开竞争上岗方式来选拔中基层干部的确是个革新。通过公开职位,公开报名,公开推荐,公开考察,民主测评等程序和办法,更多相对清廉的干部能被发现和得到任用。虽然公开竞争上岗制有许多局限性,如审核权和决定权仍然由上级党委掌控,但是,随着群众测评的份量的逐渐加重,此项制度也许最终会改变权力的近亲交配,自我衍生,唯上不唯下,买官卖官的官僚腐败模式。

然而,即使公开竞争上岗制成功实施,它不会根治中共的制度性腐败,因为此项制度仅仅限于中共中基层干部,并不涉及权力核心。中共权力核心仍然没有任何制约和监督,不需要对任何人负责。绝对权力是制度性腐败的根源。我们知道,人类进入现代社会的重要一环就是对绝对封建皇权进行制衡,用民主选举取代封建世袭,用先进的竞争机制取代落后的中世纪对生产和财富分配的极权控制。中国78年以来的经济开放取得的进步,也是引进竞争机制的直接结果。如果能在核心政治领域中引进竞争机制,制衡绝对权力,一定能保障中国的长治久安和持续发展。

有人认为隔代指定接班人是稳定权力的理想模式。这是十分错误的。首先,隔代指定违反马克思原则,本质上是封建世袭制,也不符合现代政党、政治制度的发展和进步。其次,它只是暗箱操作的内部先例,而不是一个成文的制度性规定,新的独裁强人很容易找到口实推翻;再次,前代领导人大都年老昏聩,精神衰葸,不能明智地选择接班人;更为重要的是,钦点接班人的合法性极易受到挑战,因为其权力既不是人民赋予,也不是党员赋予。其逻辑后果是,任何人都可以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口号蔑视其权威,推翻其政权,造成党内和社会的不稳定。权力的主体、来源和制约问题不解决,中共权贵的合法性必然要反复受到质疑和挑战。薄熙来挑战入常机制给这个制度带来的危机是显而易见的。

总书记公开竞争上岗有诸多的好处:它符合马克思原则,能防止人民的公仆蜕变为人民的主人;它能让广大党员自行选择党的领导人,使德才兼备的领袖通过优中选优、强中选强,从公平民主竞争脱颖而出;它能对绝对权力进行制约,从根本上消除腐败;能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提高官员的公信度,恢复人民对其的信任。

如果中共真有诚意启动党内民主,那么,就应当给予8千万党员选举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必须完全废除“民主集中制”,从实行总书记公开竞争上岗开始。在中共权贵汇集北戴河决定十八大重要议题之际,笔者特向中共建言如下: 

1. 废除指定接班人的制度,实行真正差额选举党的总书记和常委及政治局委员,公开个人及家族信息及财产,公开施政政策,公开竞争上岗。

2. 废除民主集中制,从制度上规定党的权力来自并属于全体党员,确保党的权力核心至少对党员负责。

3. 十八大的代表必须由党员直接选举产生,并对党员负责,反映党员的意见,接受党员的监督,代表党员选举中央委员会、政治局、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和中央书记处。

4. 中央政治局包括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必须接受中央委员会的直接监督、质询和罢免,重大政策、重要干部任免、大型工程项目等都要在中央委员会集体民主讨论基础上进行无记名投票表决;每位中央委员都可以对包括总书记和其他负责人个人提出质询,也可以对中央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集体提出质询,从而建立党内平衡与制约机制。

5. 允许党内派系竞争合法化、公开化、制度化,制衡党的权力核心无限制地恶性膨胀,确保决策中以理服人,有序竞争。

6. 将公开竞争选拔党的干部和政府官员的机制推广到各级机构,普选直选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由人民代表选举、监督和罢免各级政府官员,从根本上解决权力的主体、来源及其制约问题,从制度上保证宪法规定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原则。

  

东欧和苏联的解体,茉莉花革命引发的阿拉伯世界专制政权的垮台,都是因为国家的权力不出于民,不在于民,不用于民的缘故。即使在专制体制内,等级森严的结构使得广大下层党员既无权又无势,往往只有做党奴的份。他们在百姓奋起反抗专制时,极易掉转屁股,坐在人民一边。笔者期望中共党员站起来加入维权的行列,争取自己的基本权利。同时,也希望中共决策者认清天下大势,以东欧苏联中东的前车为鉴,尽早启动实质性的政改,规定总书记也应公开竞争上岗,通过公开民主遴选,让真正优秀的人民公仆成为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在阳光下,是千里马还是蠢骡子,人民是不会看走眼的。

(本文作者为公民力量义工,美国哈德逊研究所访问研究员)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