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延海评论: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再现冲突

0
52 views
次阅读

 

2012-07-30

艾滋病流行对中国社会造成严重的挑战。因为人类依然缺乏艾滋病疫苗和有效根治艾滋病的医疗方案,艾滋病防治工作需要提倡安全的行为,并为疾病感染者提供照顾和权益保护。

在边缘弱势人群中开展艾滋病预防教育和关怀活动,公民团体,特别是建立在边缘弱势群体中的团体,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因为他们直接和受到艾滋病侵害的人群在一起,熟悉社群的语言,共享文化和价值观念。因此,国际社会一向推崇民间社会组织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发挥作用,并在国际赠款项目中明确民间组织获得资金分配的比例。

中国政府在理论上也支持民间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并在新的五年计划里提出要支持艾滋病社会组织登记注册,提供资金购买社会组织和社群组织的服务等。但是官本位的中国卫生机构,却依然缺乏对受到艾滋病侵害的群体的敏感性,对人们的疾苦麻木不仁。因此在管理艾滋病大型项目中出现一系列的荒唐之事。

2003年10月份,全球基金第三轮项目批准中国提交的艾滋病项目申请,在中国中部受到污血案导致艾滋病流行地区开展综合艾滋病防治服务。这是中国获得的第一个全球基金艾滋病赠款项目。随后,中国获得第四轮、第五轮、第六轮和第八轮艾滋病项目支持。同时,全球基金同意中国把所有轮次的艾滋病项目整合为一个总的项目,并极大地提高赠款金额,支持中国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艾滋病防治工作。

但官本位的卫生部门在管理全球基金赠款时,却极力克扣给民间组织的资金比例,也刁难艾滋病领域倡导权利保护的团体。2010年底,全球基金宣布暂停中国艾滋病项目拨款,并在2011年5月宣布冻结所有给中国的艾滋病项目、结核病项目和疟疾项目赠款。随后,中国卫生部发起全国性的全球基金项目自查和督查活动,但自查和督查报告至今没有公开。随后,全球基金宣布启动中国艾滋病等项目资金拨款,但好景不长,全球基金理事会通过决议,全球基金不能给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富裕国家赠款,中国全球基金项目在接收2012年最后一年赠款后,将不再可以接收全球基金资金。

就在最后一年赠款项目的管理上,依然出现了诸多问题。第一,给社群组织的招标项目,迟迟没有启动,而启动后,评审工作耗费很长时间。第二,民间社群组织项目批准后,突然宣布削减各个获批项目资金额,从而引发一系列批评。

日前,全国各地80多个艾滋病感染者社群组织联名提出抗议,要求修改项目指标要求和管理办法。受到诟病最为严重的是,项目要求感染者社群组织在提供关怀服务时登记所有参加活动感染者的姓名、身份证信息和家庭住址。艾滋病感染者受到很多歧视,感染者最为关心的事情就是隐私身份保护。因为只是一般性参加艾滋病民间组织关怀活动,并不涉及长期领取政府免费药物和经济补助,项目管理完全不需要涉及感染者个人身份,而可以通过发放个人编码来设别参与者的情况。不去评估社群组织长期能力建设需要和业内信用,而是赤裸裸地收集参与者的信息,是一种偷懒和无意义的项目活动,无助于中国艾滋病民间组织长期工作能力的培养和信用的积累。

笔者认为,中国自上而下官本位的艾滋病防治体系,不仅对受到艾滋病侵害的群体麻木不仁,而且还在阻止和伤害正在兴起的民间社群组织的努力。官本位的艾滋病防治体系,对上级指标和数字敏感,而对人民的需要和痛苦不敏感,更对民间社群组织发展缺乏热情。中国需要立即修改现行“政府主导”的艾滋病防治战略,鼓励广泛的公民社会组织积极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