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涛博士谈“奥运和个人”关系的异化

0
25 views
次阅读

奥运盛会为整个世界带来节日的欢乐,但是也把很多当代社会的痼疾展现出来。政治学者彭涛博士认为,在欢乐后面,人们还是必须要注意奥运会为人类社会带来的异化,甚至负面影响,尤其是表现在“奥运和个人”的关系上。

奥运会已经过半,整个欧洲都沉浸在热烈的节日气氛中。尽管如此,伴随各种项目的进行,每天还是发生了一些不同形式,不同性质的问题。这些问题也没有因为奥运而使人们停止思索。

上周,记者采访了旅居德国的政治学社会学学者彭涛博士,他除了谈到奥运会为欧洲社会带来的对于奥运与政治,与经济关系的思索外,还着重谈了当代人类最关注的问题“个人”——也就是“奥运与个人”的关系。对此,彭涛博士首先对记者说,“奥林匹克运动会和人的关系,从好的一方面看,通过奥林匹克运动会增加了各国的文化交流,促进了理解,尽管各国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政治制度,不同的政治经济利益,但是,通过这个活动大家进行了沟通,所以起到了一种积极的作用。”

但是,彭涛博士认为,人们必须看到最近半个多世纪奥运会带来的对个人的异化倾向,“奥林匹克运动由于它的政治化,经济化,市场化趋势导致了运动员的异化。运动员已经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国家政治,成了自己的对立面,成为工具,成为机器,成为锦标,国家利益,国家荣誉的标志和机器了。人性本身被消失,被磨灭了。人的个人价值不存在了。”

对于政治为个人带来的异化,彭涛博士进一步具体解释说,“中国运动员在记者采访的时候,他不敢说更多的话,只敢说国家让他说的话,不能够太多,他已经成为一个机器人了。运动员本身已经不是个人了,失去自我,失去自己人的个性和独立性,而成为一个自己的对立面,人的对立面,成为意识形态、国家利益的牺牲品。”

彭涛博士说,除了政治外,异化还表现在由于奥运带来的经济利益使得运动员忘记了其余一切,“非人的训练是很大的一个特点,为了拿金牌不惜一切代价。人通过残酷的训练身体而不管是否受到损害,拿了锦标以后,过几年生病还是生存困难,这不重要。身体上,精神上以后健康还是病态没人关心,关心的是事业要成功,为国增光。这个人已经成为功利,也成为国家的牺牲品、机器人。”

对此,彭涛博士说,“在中国,在专制国家政治利益高于经济利益。西方自由国家最主要还是表现在经济利益上。西方的经济利益是通过拿了金牌,广告就来了,拿的是生意,对国家是钱,对个人也是钱。”

彭涛博士说,奥运会对个人带来的问题是普遍性的,盛大的奥运会节日再次告诉人们的是,没有理想的社会,只有对理想的追求。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