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维健: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0
14 views
次阅读

八月以来,沈阳及辽宁全境商家纷纷拉下了卷帘门,昔日熙熙攘攘的商业闹市,了无人迹,如同鬼域。商家关门停业以静默的方式,抗议辽宁省政府以迎接“全运会”为名,由公安牵头,组织八家职能部门成立联合检查组,以“打假”为由“决战”十天,制定指标,分配额度,不完成任务局长撤职。在“决战”期间,公安可以拘人捕人,送入监狱。为了超额完成指标,凡是被查的商家,无一例外,均被套上违法,施以巨额罚款。一个卖牙签的商铺,竟以没有森林砍伐许可证,被罚5000元,一位买豆腐大妈没有戴口罩,以违反卫生条例也被罚5000元。大一点儿的商家都在几万,几十万以上。这样的行径哪里还是“执法”,分明是明火执杖地抢钱,比黑社会绑票还凶残。商家不堪忍受,只得关门了结。如果说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打的是财大气粗的“大户”,那么辽宁打的就是起早摸黑,赚一点蝇头微利的“小户”。为什么在薄熙来“唱红打黑”树倒猢狲散之际,辽宁的当权者敢与如此“黑打”商业小户,个中原因何在。其实各省地方大员,对此早已明如洞烛。薄倒台,非“唱红打黑”,而是挑战中央胡温的权威。重庆打黑,是重庆地方的重要财政收入,各地早已看得眼热。现在各地政府由于土地财政基本告罄,可以抢的也抢了差不多了,因此日益捉襟见衬,难以担负庞大的行政开支,喂养贪官越来越大的胃口,只能打家劫舍。那么辽宁为什么不打“大户”,而吃“小户”呢?“大户”大多与官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且有了重庆的经验,也知道大户不能随便打,容易翻盘。打小户则容易得多,小户都是没有背景的升斗小民,不管怎么打,打了也是白打,即使倾家荡产,打死人了,也最多,多一个“上访户”,那又怎么着。但凡事不可极端,平日苛捐杂捐已让商家难以为继了,再来一个黑打重罚,只有拉闸关门,从而形成中共执政以来的最大罢工。

罢市与其它方式的维权运动不同,它影响到整个社会,现代都市社会是以商业繁荣为标志的,各式人等,都是依存商业生活的,不是买就是卖,一当商业活动停止了,都市社会生活倾刻解体,它对政府产生的冲击力,不是其它维权方式可以相提并论的。罢市对政府会产生威摄作用,但不与政府正面冲突,只是拉下门帘不做生意。商店是自家的地盘,不是公共场所,爱开爱关,不碍政府的事,政府不能强迫商家做生意,逼了也没用。辽宁政府看到这罢市不比往常的维权,商家不聚会,不游街,不抗议,不包围政府机关,也不推翻警车,而是关起门来,躲在家里不出声,真是神仙也难下手。这冷冷清清的市面,实在比那热热闹闹的游街示威还来得厉害。政府尝到了厉害,荒了手脚,只得抵赖宣称:不要受不实的传言影响,希望商家尽快地复市。虽然辽宁所有重要的媒体全都刊登了政府的“澄清真相的通知”,但是商人有着商人的精明,且又深受其害,如果政府不拿出一点儿实实在在的承诺,当然不为所动。商界代表写信中央要求彻查“打假、会战、重罚”的真相,并要求撤职不顾民生的省长陈政高,否则不复市。辽宁罢市最后结局尚不可知,但是这次罢市,是中共执政以来,第一次商家集体向苛捐杂税的政府说“不”。罢市的厉害,老一辈共产党人应该还记得,当年“罢市”是共产党屡试不爽的运动,现在轮到自己了,真是风水轮流转,今日到我家。

北戴河会议,中共十八大还未搞定,就出了什邡事件,什邡过了是启东,启东过了是辽宁,事事惊涛拍岸 ,如果中共还是两耳不闻,醉心权力争夺,恐怕争到的权力,也会付之东流。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