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故事:谷开来谋杀案庭审详细纪要披露

0
34 views
次阅读

谷开来2012年8月9日在合肥市中级法院受审。

谷开来2012年8月9日在合肥市中级法院受审。

网络DR

引起全球关注的薄熙来妻子谷开来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Neilheywood)庭审昨天(8月9日)结束,综合休庭后官方消息,以及本台记者采访的几位旁听人士,谷开来在庭上已经认罪,应可换取免死。今天(8月10日)上午,昨天曾在场旁听的安徽师范大学09级历史系学生赵象察在他的人人网帐号上,发出了昨天他旁听谷开来谋杀案庭审后,记录详尽过程的纪要。

昨天下午,新华社通稿提供了谷开来谋杀的细节,而合肥市中院发言人则转达了谷开来律师的辩护意见,即海伍德有错在先,谷开来作案时精神状况不稳定,以及谷开来检举揭发他人犯罪,有重大立功表现等三点。

据赵象察的描述,由于现场不给带任何记录设备,就连一枝小铅笔也被没收,只能凭记忆和推断总结出案情,他说,其中有自己根据几方陈述细节,推断的情节,如有错误,“遗漏或添加,不必深究”。

文章发出后,很快引起广泛关注,此后,该文被从人人网删除(网站方面或者赵自行删除目前不得而知)。

上午12点左右,赵象察在人人网上回应说,“本文确实本人亲历审判所写,只希望为公众提供些信息。一些看法和过程我已说明只是自己根据审判现场作出的推断。希望大家能拥有自己的判断力。”

赵象察曾在网文上指出央视报道截屏中他的画面,当时,他身穿黑绿条文上衣,位置在另一嫌犯张晓军的左后方。
本台在截稿之前还无法联系上赵,但赵当时在场旁听应无疑问。

起意

赵象察旁听庭审后,根据双方的证据、辩论,总结了案情全过程。

尼尔伍德,英国商人,其父亲是英国勋爵、哈罗公学校友,03年左右认识薄瓜瓜,帮助其在英国的各项活动,来往甚密,希望借以利用薄瓜瓜的家庭关系,发展自己在中国的商业。

2005年左右,经薄谷开来介绍,尼尔结识了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此人今年3月15日因经济问题已被控制),国内某红三代出身国企高管张某(谷未说明具体身份),其合作项目涉及到法国的一处地产项目,以及重庆江北区建设的大项目。

该项目如果如期完成,尼尔可从中获得1.4亿英镑的收益,但由于中国的建设项目受政治因素干预太多,此项目未能开工。尼尔于是与薄瓜瓜往来邮件,索要预期收益十分之一的赔偿,即1400万英镑。

薄瓜瓜承认,自己家庭为此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但就具体数额与尼尔争议较大。多次交涉未果后,尼尔开始采取威胁手段,并将薄瓜瓜软禁于其在英国的住处,借此向谷施压。

薄瓜瓜向其母谷开来电话通报了自己被软禁绑架的情况,谷担心儿子遭绑架撕票,受到人身伤害。她首先向重庆警方报案,时任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受理此案。

由于案发地在英国,又无确切证据,无法采取强制措施。谷开来遂动了除掉尼尔,保护儿子的作案动机(应为念头、冲动)。

此后,谷开来首先与时任重庆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预谋,准备诬陷尼尔从事贩毒活动(当时,尼尔在北京),先将其诱至重庆,再借抓捕贩毒拒捕为借口,将尼尔当场击毙,以此除掉尼尔。

庭审中检方证词显示,王立军事先参与预谋,但后可能因为害怕风险等原因,不愿意继续参与除掉尼尔的行动。谷便转念由自己亲自下手,便通过重庆的黑道人物,借口自己做实验,弄到了毒杀尼尔的“三步倒”毒狗药。

此案案发后,为谷提供毒药的七名人员,后因涉嫌贩毒被捕。

杀人

2011年11月10日(赵称记忆可能不确切),张晓军受谷开来指派,前往北京,邀约尼尔来重庆,将尼尔安置在南山丽景度假酒店别墅内。

该案另一位被告人张晓军,79年10月22日生,曾担任谷父谷景生上将的贴身勤务人员,退伍军人,自05年起(04年谷景生去世),为薄熙来及谷开来一家服务,主要负责与薄瓜瓜的联系和保护薄瓜瓜的安全。

此时,张晓军并不知道谷开来预谋毒杀尼尔一事。13日下午,谷开来将自己预谋毒杀尼尔之事与王立军商议,具体内容不详。

当晚,尼尔与谷开来相约共进晚餐。晚餐后,谷开来指使其司机王浩(音)购买皇家礼炮威士忌一瓶。她自己配了小玻璃瓶装毒药水溶液一瓶(根据供述不同,有两瓶、三瓶、四瓶之说)。

随后,谷开来将毒药交与张晓军,并告知其为氰化物毒药。庭审显示,张晓军内心并不愿意协同作案,但由于自己与谷家的关系,参与了协同作案。

当日晚11点左右,谷与司机王浩(对案件不知情)、及另一名薄家勤务人员乘坐一辆车,张晓军自己开一辆车,前往尼尔所住别墅。

此后,谷开来独自进入尼尔所住房间,其余三人在门外等候。谷开来与尼尔对饮(约350ml左右40%威士忌),因尼尔酒量较小(此前英国媒体曾报道,海伍德酒量不佳甚至有说他滴酒不沾的),他被灌醉呕吐(现场发现大量呕吐物),意识模糊,丧失反抗能力。

此时,张晓军进入现场,将毒药交给谷开来,他还协助把尼尔从卫生间拖到床上。谷开来则趁尼尔酒醉呕吐后口渴之机,将毒药喂给尼尔。并在现场洒下预先准备好的毒品,制造尼尔涉嫌贩毒的假象。

两人发现尼尔血压消失(不能断定已死亡)后,离开作案现场。谷开来打开请勿打扰标志,并嘱咐酒店服务人员,尼尔已经酒醉,不要打扰。

据《财经》记者谭一飞探访南山丽景酒店的描述,“南山丽景16号别墅,二层半高,楼顶露天凉台,小玻璃圆桌仍在。16栋是最尽头位置最好的一栋,可远眺渝中城区风景。去往那里至少有二个摄像头,一个在进入联排独体别墅转角口,一个在尽头,监控着那排别墅门口小道。”

当晚23:38分,四人离开作案现场。从事后各种迹象分析,他们此行应该有监控录像拍下。更戏剧性的情节在随后发生。

反戈一击

11月14日,案发一日后,谷开来将自己的犯罪经过,完整的告诉了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

极具戏剧性的是,案发后,王立军将这一录音作为证据最终提交给了有关部门(应该也带到了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两日后,即11月15日,酒店工作人员发现尼尔两日未出房间,情况反常,发现他已死亡,随后报警。

重庆警方在王立军指挥下,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取证,提取了被害人的血液,对尸体进行CT检查。王立军及其他几名重庆公安局高级警官,为包庇谷所犯罪行,将血液等重要物证,违法携带,脱离司法程序有一天之久(原因不明)。

此后,因此事与王立军的牵连,为逃避罪责(或其他原因?原因成为最大谜团),王立军在2012年2月前往美国领事馆,闹出了惊动全国的“闯馆”事件。

据赵象察的回忆,在法庭上,谷开来的辩护律师有几处重要质疑。从这点看,蒋敏等虽是安徽律师协会会长,且是官方指定,但似乎仍尽了职责。

比如,律师质疑,“毒物的来源不清晰,不能证明该毒物为氰化物,这是最重要一处质疑。”

首先,尼尔的最初尸检,并未发现氰化物中毒的主要典型症状(瞳孔放大、眼球突出、粘膜出血)。仅有肺水肿与脑水肿等氰化物中毒次要症状。尼尔血液第一次检查,未查出氰化物。

案发四个月后第二次查出氰化物,含量正好为氰化物人体中毒下限。这期间发生了血液样品脱离司法程序,被王立军及其他几名重庆高级警官违法随身携带的事件。

赵象察说,“其中缘由,大家可以充分猜想。”

记者注意到,海伍德被杀案发生在去年11月,而四个月之后复查,则是在今年的3月份,也正是两会期间,以及两会后薄熙来被宣布解职调查期间。

庭上,谷开来的律师质疑,尼尔家族有心血管疾病病史,其饮酒过度也会引发心血管疾病死亡,加之其尸检没有典型毒理症状。因为尸体已火化,无法再检查是否有心血管疾病。

另外还有一重要细节:两被告人均供述,离开房间时,尼尔是头靠床头。发现尼尔尸体时,尼尔横卧在床上,床上有滚动痕迹,说明尼尔当时可能并未死亡。如果这一假设成立,说明毒药未能将尼尔毒死,谷的行为可定性为故意杀人未遂。但是因为无证据,法庭未予采纳。

律师还提出,谷有精神类疾病,无完全行为能力。据相关司法精神病学鉴定,谷开来患有狂躁型抑郁症,和轻度精神分裂。鉴定为,有判断能力、控制力较弱,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平静认罪

根据赵的描述,庭审期间谷开来一直保持相对镇定,但无法掩饰自己极度的紧张。赵说,“可以清晰看到她手在颤抖”。她在庭上没有为自己辩护,一直委托律师为其辩护。语言柔和,普通话标准。

庭审期间,整个法庭内部十分平静,在冗长的举证阶段,有听众睡着,并发出呼噜。场外,有少量来自东北声援薄家的群众,高呼毛主席万岁等口号,后被警方带走。

仍有网友对此抱有怀疑态度,庭外的毛派网友就反复质疑,此案是中共高层,为了整倒“左派领袖”,与CIA或者英国军情六处联手制造的阴谋。

网友“云中来函”读完赵的文章后就对记者说,“比如血液样本,是如何获得的?第一次检验呈阴性,第二次检查出来了最低含量,但两次之間,血液样本被王 捕投及其从员随身携带,沒有有效的监控,这还能呈供作证词吗?另外,还有动机问题,产地产项目提成1500万英鎊,也似不足以说明问题。”

但无论处于何种想法,如本台昨天采访其他旁听者所知,谷开来和张晓军均表示认罪。她对自己的作案行为供认不讳,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的发言只有三点明显倾向:认为公诉方所说作案动机不充分;为张晓军开脱,希望其减轻罪行;认为王立军在此案中不适合作为证人出场,其口供系捏造。

谷开来在口供和录音中,反复强调王立军“太阴险”了。其中缘由,如果从上述法庭调查的前因后果来看,不难推断。
赵最后总结庭审的观感时认为,法庭审理的全过程较可观,有少许事先排演的感觉。但不影响最终定案。

他说,“公诉人没有咄咄逼人,辩护律师也已竭尽所能”。而被告最后陈词时,均表示认罪和较真诚的悔改之意,没有表演或被胁迫的迹象。

宫斗的血腥

事实上,此案最引人猜疑的,无疑是谷开来与海伍德之前的巨额金钱往来,根据上述庭审中的叙述,涉及金额高达1.4亿英镑,这无疑让公众对薄熙来家族金钱流向充满疑问。

但如赵某所说的,“大家普遍质疑的杀人动机一事,正是本案玄机所在,审判中双方心照不宣,都没有就此深入展开。”
这一庭审记录的公布,是网民自主所为,或者是另一种形式的舆论引导,目前已经难以查考,其实也已经并不重要。庭审记录中披露的种种细节,涉及的高层政治之黑暗,手段之残忍,视人命如草芥,令人惊心动魄,完全是中国官场黑暗的一次大暴露。

谷开来固然心狠手辣,而王立军此前与其勾结,试图以贩毒为名将其杀死,公安英模如此狠毒,令人胆寒。王先与谷串谋杀人,此后却又对其录音,反戈一击,背后原因何在?更让人怀疑涉及到种种的高层阴谋。

此案中,政治局委员家族的巨额财富隐现,也让人对高唱“三个代表”的各个政治家族不由得怀疑与审视。

如昨天台湾《联合报》社评所说的,薄熙来从改革英雄变成待罪之身,谷开来从光鲜夺目变成阶下之囚,若非王立军冲进美国临时关的惊世投奔,这层华丽的外衣不会被揭开,要不是公开来谋害的是英籍商人,也可能不会有今天的审讯。

此外据本台记者所知,王立军提出谷案后,与薄发生冲突后,王身边司机秘书等多人被秘密抓捕,记者从多处信源得知,其中至少有一人被刑讯致死(有一说系自杀),而更有传言称,薄卫队曾试图暗杀王灭口未遂,最后导致王出走领馆。

目前这些背后隐秘,到目前为止仍深藏迷雾之中。是否问责,甚至是否公布于世,都要取决于高层的政治权衡,这是中国司法的真相,也是中国人的悲哀。

因此,此案相关的司法文书的依法公布,该案件所涉贪腐行迹的进一步追查,应是官方恢复已崩溃的司法公信力的最基本步骤。

重建中国的政治生活和公共道德,已经刻不容缓。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