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国保追查郭永丰到了偏僻山村的老家

0
18 views
次阅读

(参与2012年8月14日讯)郭永丰说,他本来打算回老家后陪女儿读完高三的。但回家之后,发现一切安排都很妥帖,长期待下去也无必要,便不想久待了。尤其是早就给深圳国保说好的申请办护照一事,在县公安局查询身份证补办情况时,发现根本不可能,所以就跟着妻子连同儿子一同乘火车又回到深圳了。
当他回家后不久,甘肃国保一共五人,两女三男追查到位于大山深处半山腰的郭永丰家里。当时年迈八旬正在平房屋顶晒小麦的郭永丰父亲见了,他们让郭父下来,跟他们一起谈谈话。郭父赶忙爬下屋顶,给他们搬凳倒水客气一番。他们问,郭永丰什么时候离开家里的,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到深圳。郭父说,他离开家里后,就去了县城,帮女儿办插学,什么时候回到深圳他也不知道。
三个男青年和一个女青年静静坐着,另一个女青年一边问话,一边在纸上写着。全部人说的都是武都话。郭永丰很后悔,他当时到县公安局去时,他们就不及时留住他,偏要等到他离开后才来找他。这让他失去了一次给家乡国保海阔天空,大谈特谈公民怎样联合独立监督政府及其官员,彻底铲除一切腐败与邪恶的重要性了。
由于没多少话说,他们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马上就离开了。郭父当时由于匆忙,也没有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他们自己也没有自我介绍。郭永丰通过给父亲打电话了解到,这肯定是甘肃国保的所为,否则,根本无任何人那么看重他的。
在他们全家离开深圳时,深圳国保特意请他们吃饭,特别嘱咐郭永丰不要跟甘肃民主朋友见面,也不要向当地群众宣传他的思想。否则,他会立即受到当地国保的重视。
这次回家,郭永丰感到,在所见亲友中,因他的被劳教,很多人都被甘肃国保找到后非常严肃地谈了话。一关系最要好的朋友,为此竟然删除了他的所有联系方式,说从此以后不再与他有任何联系。郭永丰为此专门带妻子和儿女特意去他的单位找了该同学朋友,发现其确实对他态度很冷淡,极怕他给他带来什么大麻烦的。尤其在2009年初,甘肃陇南爆发了一次大规模的群众抗议活动之后,甘肃国保最怕郭永丰到了家乡后,把甘肃当地的维权事件,以及腐败案件,也炒作成国际大新闻。
由此可知,在中共流氓集团的完全黑社会化的恐怖统治下,他的家乡人民如此可怜可悲的景况,这是他始料不及的。尤其在那种全民恐惧且普遍受压抑的浓厚氛围中,他甚至感到很绝望。固然,作为一个被当局视为高度敏感的政治人士,本来生存空间就极为狭小,且无任何固定的非常有保障性的生活费收入。所以,作为泥菩萨的他,就更感到在那种环境里的窒息和绝望。也许越早离开越好,才是真正的逃生。当然,如果逃到国外那才是最理想的,但流氓集团控制了他的一切依法顺利坦途进入国际社会的任何路径。
郭永丰多么希望,有人能够帮助他,暂时能够渡过漫长时间的生存危机。因为深圳的开支实在太大了,他的收入根本无法应付。
附视屏,晒麦子的郭永丰的父亲,郭永丰遭遇砍杀后不到三个月,于2009年9月17日入狱后,其父由于不慎摔倒,造成严重脑积水,紧急送往医院后,差点没有抢救过来,当医院提出转院时的第二天,才发现有了精神。
2012年8月13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