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纳克:从反纳粹斗士到红色独裁者

0
29 views
次阅读

从反纳粹斗士到红色独裁者

今年的8月25日是前东德领袖昂纳克100周年诞辰日。他曾经参加过反抗希特勒的运动,并为此蹲过大牢。后来,他组织修建柏林墙,从受害者变为施害者。对柏林墙下的牺牲者毫无怜悯之心。

(德国之声中文网)”施普林格出版社关注我的生日。在《图片报》上登了满满一版,不,两版关于我的消息。他们以为自己是胜利者。一个多么原始的社会啊。”这是前东德领袖昂纳克1992年8月在监狱里说的话。两年后,他就去世了。

昂纳克是20世纪的人物:他经历了德国在这段历史时期中所有的政治变革,最后也成为了塑造变革的关键人物之一。他于1912年8月25日在德国萨尔地区的诺因基兴(Neunkirchen)出生,父亲是一名矿工。当时统治德国的还是威廉二世皇帝。六年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二十年代,昂纳克曾经是一名屋顶工人,在父亲的影响下加入共产党。1930年,他成为了该党在萨尔地区主要负责人,获得了去莫斯科留学一年的机会。

反抗希特勒

希特勒1933年上台后,在全德国范围内禁止共产党。而昂纳克也由此开始了被短期拘捕后逃到国外的历程。但他仍然不顾危险多次回到德国,继续秘密从事宣传共产主义的行动。1935年12月,盖世太保发现了他的地下活动,并于1937年以”阴谋叛国罪”,将其判以10年徒刑。

1945年3月6日,他成功地从一只建筑队中逃出,藏身于柏林,直到战争结束后加入了斯大林的铁杆支持者瓦尔特·乌布利希(Walter Ulbricht)的队伍。后者当时刚刚结束流亡莫斯科的生活,返回东部德国。1949年,乌布利希在苏联占领区内成立了民主德国,并成为其第一任领袖。

疯狂的婚姻史

就在领袖乌布利希成为道德标准的同时,他的爱将昂纳克却完全沉浸在疯狂的爱情中,作为共青团主席,他刚结婚不久后就与共青团另一名22岁的女干部玛戈特·法伊斯特(Margot Feist)坠入爱河,并生得一子。1952年夏天,昂纳克同志”疯狂的婚姻史”也触动了东德最高领袖机构--政治局。一直到1955年,昂纳克才和他的前妻正式离婚,并和玛戈特结成连理。后者于1963年至1989年期间一直担任东德”人民教育部”部长。

尽管有老一代共产党员批评昂纳克有作风问题,但他还是在新成立的”社会统一党”中平步青云,于1958年成为政治局安全问题总书记。也是东德政府中继乌布利希后的第二把手。1961年,他接过了修建柏林墙的委任,直到他去世时,还认为柏林墙是”平息世界紧张局势的”一堵”反法西斯之墙”。

勃兰特因昂纳克的特务而倒台

1971年5月3日,昂纳克从乌布利希手中接过了统治东德的大权。在一番考虑后,和时任西德总理的勃兰特(Willy Brandt)在政治上开始相互接近。并使得东西两德于1972年签署了”基本协议”,让西德民众能够更方便的进入东德。但两年后,勃兰特从自己的总理府中找出了东德特务纪尧姆(Günter Guillaume),这也使他最终倒台。后来,勃兰特再也没有原谅过昂纳克走的这步棋。

施密特于1987年9月7日第一次接待到访的东德领导人昂纳克
但东西德的关系并没有受此影响。勃兰特的后继者施密特(Helmut Schmidt)以及科尔(Helmut Kohl)都继续奉行政治上接近东德的政策。这其中的高潮要数昂纳克1987年访问波恩,这也意味着科尔其实已经承认了两个德国的合法地位。

柠檬汁:昂纳克其人

不久前,从警卫员海尔措格(Lothar Herzog)口中我们才知道,昂纳克惯自己的可卡犬已经到了极致,每天早上自己给它弄柠檬汁喝。而且,他喜欢雀巢咖啡,而且还喜欢和妻子玛戈特喝西方国家的啤酒,抽HB牌的香烟。所有的这些消费品,都是东德民众可望而不可及的。曾经担任巴伐利亚州州长的施特劳斯(Franz-Josef Strauß)从1983年开始就频繁的和昂纳克进行接触,觉得他完全不像人们说的那样干瘪无趣,而是一个非常能说会道的人。

而正当施特劳斯1987年感叹前来拜访的昂纳克”曾经不止一次的被感动”时,还没有人会想象这种感动会对历史变迁产生怎样的影响:昂纳克的波恩之行没有让德意志民主德国作为独立国家更为固定,而是为了其最后的消失埋下了伏笔。德国前任总统魏茨泽克(Weizsäcker)指出:”事实上,昂纳克的波恩之行没有深化两国并存的制度,而是更为加深了德国统一的思想。”因为波恩之行也使得数百万东德民众申请进入西德。来自德国耶拿的瓦根克内西特(Sahra Wagenknecht)如今是德国联邦议会左翼党团副主席,她1992年的时候还批评昂纳克”过于自由化”,而正是这种自由化思想后来成为了东德覆灭的推动因素。
“谁来的晚。。。。。。”

但当时的世界早已经进入了东欧巨变的历史阶段,苏联新上任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从1986年开始就启动了这一进程。俄罗斯外交官法林(Valentin Falin)回忆说:就在许多像波兰或匈牙利这样的东欧国家意识到,戈尔巴乔夫的改革能让它们从苏联独立出来,赋予公民更多的个人自由时,昂纳克却宣称:”将要苦苦支撑到底”。就在昂纳克大张旗鼓庆祝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成立40周年时,有超过两万名东德人民从东部逃到西部。其中包括6000名于1989年从西德驻布拉格大使馆进入的民众。

所以后来就有了戈尔巴乔夫于1989年10月7日拜访东柏林时那句经典的”谁来的晚,就要接受命运的处罚”。昂纳克当时已经做好了和自己的人民展开血战的准备。当时勃兰特听到这个消息后不得不无奈的摇头,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昂纳克已经向人民军(NVA)签署了行动许可,而且军队已经开枪。当时已经有坦克进入德累斯顿市。

最后,昂纳克还是得感谢他当时的政治局,没有让他以残忍刽子手的形象被写入史册。因为,他的”同志们”拒绝执行命令,并于10月18日将他撤职。1991年三月,他逃往莫斯科,但却又被莫斯科政府重新引渡回德国,为他下达的德国境内开火令接受法庭的审判。

“就要接受命运的处罚”

在痛苦中,昂纳克发现,渐入晚年的他被关在柏林的一所监狱中,而这所监狱正是他年轻时反抗纳粹时被关押的那所监狱。他又把自己看作为受害者,并抱怨说:”怎么能昨天还是国宾,今天就沦为囚徒了呢?”由于他得了不治之症,所以司法机关于1993年停止了对他的审讯,并允许他前往智利,与已经逃至那里的妻子和女儿团聚。昂纳克于1994年5月29日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停止了呼吸。

昂纳克的一生充满悲剧色彩。这位曾经反抗独裁的斗士到死都没有意识到,他自己从”一个好党员”渐渐成为了一名独裁者的转变过程。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