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互联网上对抗河蟹的一群草泥马

0
25 views
次阅读

由于中共垄断了电视、电台、报章、杂志等几乎所有传媒的经营权,人民要获得另类资讯,惟互联网一途,人民要发表意见,也惟互联网一途。而且,网上无论结社或言论自由,都比现实宽鬆得多,所以中国的网络群体异常巨大,他们得到现实无法给予的自由,也可知道官方以外的新闻。

中共是宣传高手,当然知道网络的威力,所有独裁者都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互联网这头怪物,中共又怎不看得紧紧的?于是斥巨资开发金盾工程(过滤软件和防火牆)、聘请网上打手、网络警察等等,一有风吹草动便拉人兼没收电脑,要将一切反政府力量歼灭于萌芽状态。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或许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在乎你的立场),网民也不乏电脑专家,编写软件突破「金盾」,使内地网民有可能浏览外国网站,一尝「禁果」滋味。网络实在太大了,且人口又多,个个有权发言和传播消息,要去尽所有「不良」资讯谈何容易,所以往往要到事件闹大了才能收拾,若闹到海外去,那是更一发不可收拾。

互联网不但成了民怨的发洩口,更充当了监督政府的「第二权」(因为中共不走三权分立「邪路」,一权独大)。比如早前的林嘉祥事件,就是网上的「人肉搜寻」揭发出来,这个林书记当众非礼女童,被发现还不知耻到大骂:「你们这些人算个屁。」结果网民齐心合力,瞬间起出林氏所有资料,还弄得他声名狼藉。

又比如早前的瓮安事件、南京某局长抽「天价烟」、假华南虎等等,虽然不是甚麽大事,但如果没有互联网,这些消息都可轻易隐瞒。

除了这类比较粗暴的「人肉搜寻」公审之外,亦有些网站是知识分子的交流点,例如早前被关的「牛博网」就是,这些知识分子理性严肃,批评时政十分辛辣尖锐,且专门讨论敏感话题,是《人民日报》无法相比的。还有早前的《零八宪章》,也是在网上发表,然后高速扩散,支持者越来越多,已有社会运动的雏形,吓得中共立即全面封杀,软禁发起人刘晓波。

奥运期间中共对新闻监控较为宽鬆,不但外国传媒能够自由採访,更解除了互联网封锁,很多以往禁止的外国网站都能浏览。当然,这都是做给外国人看的公关秀,奥运一闭幕,甚麽都回复以前。到了今年的所谓「政治敏感年」,中共更加大力度控制互联网,以「色情低俗」为名,关闭了国内大量网站、论坛、聊天室等等,当中很多都是论政网页,经常批评政府,这到底是扫黄还是政治审查,还用说吗?

对于这种强迫性的政治和谐,网民用了很消极的方法还击,那就是最近极流行的《草泥马之歌》。草泥马以「卧草」为食,但「卧草」却被河蟹吃掉,这首歌就是描述草泥马打败河蟹的故事。草泥马,就是「操你妈」的谐音,而河蟹,就是「和谐」囉。这条《草泥马之歌》短片,被删了又铺,铺了又删,仍然野火烧不尽,就连《纽约时报》,上周也头版介绍,你说牛不牛?据说草泥马还製成了布娃,更拿了专利呢。当然,有人会认为这是低级趣味,但这毕竟令千千万万网民共鸣,不然怎会这麽多点击?

天安门广场你可以用几千个武警围得铁桶似的,滴水不进,但互联网呢?可没有这麽简单。让我们大声向极权说一句:草─泥─马!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