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关于纪念“九·一八”事变81周年暨民众保钓游行的声明

0
18 views
次阅读

参与2012年9月18日讯)81年前,日本军国主义悍然发动了“九·一八”事变,从此日本军队的铁蹄在中国横行了15年,中国的大好河山成为日军杀戮的战场。在长达15年的侵华战争中,中国付出了2000多万条生命,耗费了600多亿两银子。更为严重的是,这场侵华战争使苏联的红色傀儡坐大,利用国民政府在抗日战争中受重创之机夺了取了政权,从而改变了中国历史进程。从这个意义上说,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华民族犯下的罪行是永远不可饶恕的。我们今天重温这段历史,纪念“九·一八”事变81周年,就是要永远记住日本对中国犯下的罪行,警惕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
今年9月10日,日本政府不顾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公然将钓鱼岛“国有化”,使中日钓鱼岛之争白热化,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焦点。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日本竟敢如此藐视中国,是有其历史根源的。著名学者吴祚来、历史学家李桂枝最近在新浪网举证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在1958年3月26日发表的一项声明中,支持琉球人民要求美军归还琉球群岛给日本,其中还包括了钓鱼岛。这篇题为《无耻的捏造》的报道称:“说北京决不放弃琉球(包括钓鱼岛)的主权,是美国的恶毒造谣和无耻的捏造”,意思是北京其实是支持琉球(包括钓鱼岛)并入日本的(见田桓主编的《战后中日关系文献集(1945-1970)》,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348-350页;人民日报《琉球群岛人民反对美国占领的斗争》)。早在1951年8月15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周恩来在《关于英美对日和约草案及旧金山会议的声明》中,在驳斥美国对琉球群岛、小笠原群岛等保有“托管权力”的说法时,就说过“这些岛屿在过去任何国际协定中未曾被规定脱离日本”。据专家和学者考证,钓鱼岛在地理上并不属于琉球群岛,但自1895年中日《马关条约》签订后,台湾及其以北岛屿都处于日本管辖之下,钓鱼岛被日本划入琉球群岛,在地理概念上属于琉球群岛。二战结束后这种地理概念仍未改变,共产党忙于内战,不可能组织专家学者去厘清这一地理概念, 所以周恩来和《人民日报》所指的琉球群岛实际上包括了钓鱼岛列岛。中共建政初期为什么不反对日本占领钓鱼岛?因为中共当时把美国列为头号敌人,从“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的思维定势出发,支持日本“收回”琉球群岛。这就给了日本人以可乘之机,长期非法占据了这些岛屿。中共真正弄清楚钓鱼岛非琉球群岛的概念是上世纪70年代。1972年,中日建交,周恩来提出把钓鱼岛等岛屿的归属问题挂起来,留待将来条件成熟时再解决,这正是日本巴不得的,当时双方就这一点达成了协议。1978年,中日签署和平友好条约。当时担任副总理的邓小平表示,钓鱼岛问题可留日后慢慢解决。中国政府明确宣布,搁置(钓鱼岛)主权争议,留待子孙后代解决。但是日本见中国软弱可欺,于1979年在钓鱼岛上修建了直升飞机场,海峡两岸都向日本提出了交涉和抗议,由此引了钓鱼岛争端和民间保钓运动。
史料记载,1534年,明朝琉球册封使陈侃在其《使琉球录》中记录:“十日,南风甚迅,舟行如飞,然顺流而下,亦不甚动,过平嘉山,过钓鱼屿,黄毛屿,过赤屿,目不暇接,一昼夜兼三日之程,夷舟帆小不能及,相失在後,十一日夕,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夷人鼓舞于舟,喜达于家”。文中所说的“钓鱼屿,黄毛屿,赤屿”就是现在的钓鱼岛、黄尾屿和赤尾屿。陈侃一行从福州出发,经过作为航标的钓鱼岛、黄尾屿和赤尾屿等岛屿後进入琉球海域,其标志是见到了“乃属琉球”的古米山,即现在的久米山。文中清楚地表示,无论是使者陈侃还是同舟的琉球人,都是以久米山作为抵达琉球的标志的,因此,先过之岛不属于琉球是毫无疑问的。
1785年,日本出版了著名学者林小平所著的《三国通览图说》,该书共有5张地图,一张朝鲜,一张琉球,两张虾夷(今北海道),一张小笠原岛。这些地图制作精细,与现代制图法一样以颜色划分区域。在《琉球国全图》中,琉球属地皆用桔黄色(包括久米山),邻接琉球的日本部分则用淡绿色,而邻接的中国部分是用粉红色来表示。以色区分,国与国之间的分界一目了然,就在这张图上,也标明了钓鱼、黄尾屿和赤尾屿的位置,其颜色为粉红色,与中国福建、浙江相同。《三国通览图说》在日本不是一般的地图资料,内阁文库、宫内听书陵部、东京大学、京都大学、早稻田大学等大学的图书馆,及一些著名的文库都有收藏,极具权威性。
上述历史资料证明,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但中共建政后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并且出于其反美的需要,鼓励日本从美国的托管下“收复”包括钓鱼岛在内的琉球群岛,埋下今日的祸根。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坚决反对日本政府将钓鱼岛国有化,强烈要求日本将钓鱼岛归还给中国。9月14日,浙江民主党人邹巍先生带领杭州民众向杭州市公安局递交了反对日本占领钓鱼岛的游行申请书,但当天晚上申请书就被退回,邹巍被拘禁,第二天被当局关到湖州地区的安吉县山川乡的一个偏僻的山沟里软禁起来,至今未归。除邹巍外,其他民主党人都在家里被软禁,出门买菜和倒垃圾都被两三个协警跟着,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中国民主党人热爱自己的国家,但却被剥夺了爱国的权利。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坚决支持全国各界同胞的保钓行动。近几天来,全国80多个城市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爱国保钓游行。尽管有些地方由于当局的操控出现了一些不谐音,出现了打砸抢等过激行为,但爱国仍然是主流,要求日本归还钓鱼岛是所有爱国者的愿望。在这场盛况空前的大游行中,出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河南退伍女战士田亚楠致信温家宝,要求重新入伍,守卫钓鱼岛,再现巾帼风采;福建冤民组成敢死队请缨保钓;深圳民主人士子元、林国辉、姜卫东冒着坐牢的危险,在保钓游行中打出“民主、自由、人权、宪政”横幅,把保钓与建立民主宪政制度联系在一起;特别令人感动的是,福建80多岁的老人林贞廉不顾自己体弱多病,打着横幅要求国家主席胡锦涛和省委书记孙春兰去钓鱼岛宣誓主权。这些都是中国普通的老百姓,他们表达的是朴素的爱国感情,没有丝毫的作秀和炒作,完全发自心底。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虽然反对专制独裁,致力于在中国建立民主宪政制度,但在领土主权问题上,始终坚持国家利益至高无上的准则,这与在大陆执政的共产党和在台湾执政的国民党并无原则上的差别。我们衷心希望两岸的执政党充分利其执政资源,在维护国家领土完整、维护国家尊严上尽自己应尽的责任,中国民主党作为一个政治团体也将为捍卫领土主权和国家尊严而竭尽全力。我们呼吁两岸三地团结起来,全世界华人团结起来,全国各族人民团结起来,共同反对日本军国主义和右翼极端势力对中华民族的挑战!

                                                  2012年9月18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