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高兴》:逐渐“干涉内政”的民族主义

0
32 views
次阅读

逐渐“干涉内政”的民族主义

《中国不高兴》在《中国可以说不》的阴影下乘凉,也被其所累。很多人不假思索,当作另外一本《中国可以说不》,厌恶和偏见顿时而生。

我认为,《中国不高兴》的反响,绝对不会比《中国可以说不》更大。这是因为《中国不高兴》,是民族主义走向政治成熟。虽然作者们还是语言激烈,态度坚决,但是其思考已经相当理性。正如《中国不高兴了》这个书名,就是一个要激起千重浪的大石头,可是翻书里面来,只要我们把有色眼镜拿下来,正视起来,就发现,从《中国可以说不》到《中国不高兴》,升级不是一般的大。民族主义者已经思考更为内核的矛盾,逐渐干涉起来“内政”,把国权的人权根基,放在了第一位。

在公共领域,吸引眼球是第一位的,发出噪声远比理性思考要重要,写在别人嘴皮上,要比写在别人心里强多了。在网络世界里面也是一样。更有甚者是,网络世界可以作为纸媒体的延伸部分,相当于随时随地发表的读者来信,更少理性。当今在网络中兴风作浪成名的,绝不会有正经八百代的正面英雄郭靖,而只有半邪半正的黄药师。水平不能太高,不能太理性思考到了极致,只能比普通网民高一点点,要假装很理性。这正是我判定《中国不高兴》反响,比《中国可以说不》小的原因。

我从内心深处厌恶,不管是来自右边还是左边的意识形态口水冲锋枪。并且更加厌恶来自右边的。口水冲锋枪打出来的枪林弹雨,并不是观念冲突交锋的全部,而是最表层最没价值的部分。在宗教会议上,各大宗教的法师、牧师等,一起交流其乐融融,而信徒们却流血厮杀,争个你死我活。意识形态冲突中,信徒么所在乎的,并不是真理,而是自己压倒对方的渴望。自己信仰的真理,不过是压倒对方的金箍棒。

法师、牧师之间的交流,是无声的,是内心处暗暗点头的。或许还口中攻击对方,但是心中石头已经放下,承认对方说的是对的,承认自己过激。下一次论坛中,就巧妙地说出对方的观点。

《中国可以说不》可以升级,民族主义者可以走向政治成熟,同样自由派也借助于对方的批判,走向了政治成熟,长出了胡子。对自由派的批判,都是自由主义的内部批判,是自由主义在中国实现所遭遇到的现实约束和前提条件的反思。自由主义作为一种目标,要与现实条件和解,才有当下前行。如果采取完全不顾现实条件的激烈姿态,那么对其批判,也会走向极端。双方都政治不成熟。

双方都政治成熟之后,就可以互为犄角,互相照应。自由派注重人权,兼顾国权,而过去民族主义者注重国权,未看得出来兼顾人权。如今他们人权国权并重,并且把人权作为国权的基础。重点不同但心有灵犀,微笑地拍拍对方肩膀,拥抱一下。即使有一些冲突误解,也不会造成生仇死敌。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