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每个党官都是薄熙来——别再自我标榜“先进性”

0
29 views
次阅读

今年春,由王立军事件引爆中南海权力斗争海啸,随着王立军、薄谷开来、薄熙来等的相继审判,揭开了令世界舆论震惊的“中国特色”政治黑幕。

中共官方新华网报导称,薄熙来在担任大连市、辽宁省、商务部领导职务和中央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期间,皆有犯罪行为,且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之外,“调查中还发现了薄熙来其他涉嫌犯罪问题线索。”

薄熙来深得毛的欺诈性真传

然而,就在今年3月召开的全国两会上,薄熙来信誓旦旦地向国内外媒体辩白:“造谣说我儿子‘红色法拉利’,完全是无稽之谈!我和夫人也没有任何个人资产,几十年来就是这样。我的夫人开来,20年前就是个很成功的律师,但她担心有人造谣生事,早早就关掉了正办得红红火火的律师事务所。这么多年来,就是看看书,搞些艺术,做做家务,默默地陪伴着我。”如此虚伪狡诈的党高级别官员薄熙来,在各种公开场合说谎毫不脸红,以正统共产党人自居,高调“讲正气”,“唱红”提升“精气神”,刻意塑造清正、个性、廉洁形象。台上他不断大谈“吏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必须加强民主监督,提高选人用人的公信度。”台下却腐败堕落,为非作歹,无恶不作。薄熙来的确最正统地继承了中共最高领袖毛泽东的欺骗性“优秀品德”

毛泽东就惯于在打异己,树权威,抓腐败典型的同时,“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薄熙来也一直都在“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的同时,反腐败,打异己、树权威。薄熙来因报复律师揭露他“黑打”黑幕,便制造震惊全国的“李庄伪证案”,且穷追猛打,试图炮制“李庄伪证案第二季”,但在社会舆论的强大压力下被迫夭折。重庆有个网民在微博上编造了59个字的故事,讥讽薄熙来“唱红打黑”拉屎,王立军吃屎,便被政治迫害,判劳动教养一年。由此可见,薄熙来深得毛的欺诈性真传。

毛泽东在其《纪念白求恩》一文中,要求党员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2011年3月《重庆日报》报导,薄熙来照本宣科,即席背诵毛语录,“语调浑厚有力,全场掌声热烈”。薄熙来特别强调,“艰苦朴素的雷锋精神”从没有过时。从毛泽东开始在“为人民服务”的金字招牌下,反腐败、玩女人,到胡锦涛时代“八荣八耻”幌子下成克杰、陈希同、陈良宇所有腐败高官背后都有不少叫床女人,直到今天的薄熙来更在道貌岸然地玩女人。中国青年报曾报道,这些年来,凡贪官必包养情妇,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规律性现象”。最高人民检察院主办的“惩治与预防职务犯罪展览”上披露的:自十六大以来,中央累计查处严重腐败的省部级以上官员16名,九成包养情妇。剩下的一成,也许是漏查的。如今,不少舆论认为,改革开放过后《央视》和各地方电视台,早就沦为中共高官的〝后宫〞和〝烟花巷〞。

薄熙来们腐败的制度性土壤

如今,薄熙来所代表的党内特权阶级搞经济可以随意贪钱,搞政治也可以随意杀人。中国跌足“改革开放”30多年的实践,铁证如山地证明了由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模式,拒绝资本扩张全球化时代的另一面——普世价值(人权、民主、独立工会加公民社会)的全球化有效对治,因而导致了政府严重扭曲市场,权贵与资本合谋掠夺的灾难后果。它们随着国企产权改革和经济体的私有化和自由化过程,在被扭曲的市场条件下,共同参与了社会利益的博弈,大大加快了鲸吞大众利益的进程,走向了一条权贵私有化道路。在这一进程中,公权私谋与资本贪婪在不受制约的情况下得以联手,通过合法名义修改游戏规则和不合法的掠夺手段来实现私利和腐败,形成了今天这样的“特权专政”政治与“权贵资本”经济的混合怪胎。

正是眼下这种不受任何监督、约束的资本加特权的双重贪婪,如脱缰野马,任意驰骋,已经全面渗透了国家机体的骨髓与一切社会生活领域的细胞。薄熙来贪腐及与女性发生和保持不正当关系,都涉及薄“财长”、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明。薄熙来被“双开”并被指控涉数宗大罪,其犯罪行为贯穿大连、辽宁、商务部和重庆任职期间,都有徐明参与。香港报纸透露徐明正是资助薄熙来之子薄瓜瓜在英国高等学府费用的幕后金主。由此可见,贪官必与富豪结缘,导致公权私谋。

薄熙来借“先进性”特权大行其道

其实薄案的要害是推行极左政治。然而,即使中共第四代领导集体至今仍未深刻反思毛泽东的极左路线,最近几年更是开始明显向左转向,不仅没有引进普世价值对中国特色的“权力过分集中于个人,党内个人专断”加以改造,反而一再推出“两个决不”与“五个不搞”来抵制政治改革。

如果没有中国特色的“两个决不”与“五个不搞”制度性生态,怎么会发生薄熙来长期逐级贪腐,直到在重庆唯我独尊,凌驾于法律之上,甚至掌掴同僚,纵妻杀人?其根源就在于这种制度让党的“一把手”们不能不腐败专横!如果不是薄熙来掌掴王立军致其告了洋状而无法隐瞒,他必将登向更高权力舞台,成为纯正红色意识形态“伟光正”的“三个代表”领导者之一。

薄熙来之所以能长期专横与腐败,并将进入最高层的意识形态病因,其实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个主义价值观中所强调的“党性”意识,就喻有一种被“主义”伦理了的等级优越感,即将自己从群众性中分离出来,霸道地认为党性高于人性,共产党人比民众“先进”,处于社会优势地位,注定了群众要“被代表”,不愿“被代表”的就要成为异己分子而被镇压。眼下那些最时髦的所谓党性“保先教育”,其实就是在“为人民服务”幌子下,确保其高高在上,独占权力的自我功利塑造和自我优化运动。如此党性太强,人性就必然缺失;权力唯我独享,就必然贪婪腐败。所有共产党的人格,都被自己虚构出的脱离人性的价值观所分裂。现实中民众无一不有党官“台上反腐败,台下包二奶”的经验。在强调“党的先进性”意识形态垄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遮蔽下,一切的教育与文化都要为“党的绝对权威”服务。因此在薄熙来们的统治意识里,也就不可能承认世界上存在制约权力的普世价值,就不可能承认人性相通使得不同的人群能够共有一样的平等资格与自由权利。否则又将他们独占权力的“先进性”伦理放在哪里?正是眼下这种不受任何监督、约束、自命“先进性”的特权,如脱缰野马,任意驰骋,权力、金钱、美女、侈糜生活,应有尽有,尤如探囊之物,只要你不“被”倒台,就可以借其“先进性”的特权大行其道。

薄熙来专横腐败谁失察?

这些年来,不仅重庆,中央及各地媒体与影视文化作品中,都有大量歌颂毛泽东思想与红色暴力倾向。左的思潮,一直是得到中南海意识形态主管部门的力挺与支持。正是在这种向左政治生态中,才会为重庆的毛左势力兴风作浪以及薄熙来大搞个人专断提腐败供肥沃的土壤与红色的舞台。太子党毛左势力的代表薄熙来,也正是在胡党中央支撑的向左政治空间中,有效地利用红色政治资源和民粹主义,为抬升其权力地位标新立异,步步高升。不少中南海高官都到重庆对薄熙来立场认同,高调捧场。如今中南海仍在将自己的制度之害与薄熙来切割,仅认为是个案与违法问题,而决不进行意识形态与政治制度反思。没有薄的薄路线仍可能继续下去。

中央文件说王立军是薄熙来用人失察。现在普天下的舆论都在问:薄熙来折腾多年来一直被提拔,直到就要成为“集体元首”又是谁失察?中共政治局委员的亲属可随心所欲地亲自暗杀对手,哪怕是洋人外商,也毫无顾忌,且事前事后都与副部级公安局长密谋串通。而政治局委员薄熙来竟敢为袒护妻子,掌掴副市长,并迫害知情者。这是何等史无前例的暗无天日?何等的政治黑社会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信誓旦旦的“依法治国”,竟然如此欺世盗名,骇人听闻!

党官别再自我标榜“先进性”

如今,普天下无人不知,被国内毛左文痞孔庆东、司马南、张宏良之流炒作吹捧为新时代中国大救星的薄泽东,不过是打着共产党人“先进性”的幌子,欺诈凶险的腐败分子和犯罪分子。当薄熙来官面堂皇地说“要坚持真理,而且无所畏惧,旗帜鲜明!惟此才能扶正祛邪,引导社会的正气!”时,便再一次印证了“中国特色一大怪,腐败分子反腐败”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铁律,越是腐败越升官”的两大真理。由此可见,完全失去权力监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已经成为中共干部用人机制不断推出薄熙来们负筛选的遮丑布。如今,一个薄熙来倒下,会有千千万万个薄熙来站起来,而且还都站到主席台上,中国的所有党官,没被权斗淘汰的都是“伟、光、正”,一旦出事就都是“黑、贪、淫”。如今,有哪个中共高官可以拍着自己的胸膛说,自己从下到上从来没有吃请收礼,行贿受贿?正是从这一意义上理解,“每个党官都是薄熙来”已经成为了全民共识。

如此党官们“先”什么“进”?普世性都还不达标!中共要想彻底根绝薄熙来们的虚伪与欺诈,就别再自我标榜“先进性”。

——《纵览中国》首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