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胡锦涛公开信之后我写的遗嘱

0
34 views
次阅读

(参与2012年10月10日讯)

我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写遗嘱?因为20128月,我给胡锦涛主席和习近平等写了一封公开信,寄给了他们。我觉得,我给他们写那封信,会有两个结果,一个是,他们英明,认定我的信是为共产党谋出路的上上策,采纳我的和平统一祖国的建议;另一个,他们残暴,不但根本不听我的善良建议,还要把抓起来投入大牢,甚至把我杀掉。我把信寄出后,那封在网上公开了,国内外许多网站转载,数十万人看到了我的那封信,纷纷发表评论,绝大多朋友赞成我的信。这让我不寒而傈,很可能,我们的国家主席,会把我杀掉。因此,在我死之前写这份遗嘱。

我那封信写的什么内容,怎么会如此震动了世界呢?我在信中写了4个内容一、写这封信的目的。二、历史的回顾。三、和平统一祖国是历史的必然。四,怎么和平统一。我把第四部分再在这里公布一下:

“四,怎么和平统一 。我们回顾了历史,分析了现实,认为和平统一是历史必然,下一个问题就是怎么统一。怎么统一呢?我们在前靣把好听的话和不好听的话硬着头皮说了一些。既然分裂、对立了60年还不分仲伯,谁也吃不掉谁,僵持着;既然没有足够的能力,把社会管理得足够的好;既然自已拿不出和平统一两岸的好主意让对方接受;既然如此,那么就得请两个政府,都退避三舍,只好由第三者当裁判。第三者把两个政府的手拉起來,用新思维统合在一起,组成一个新国家新政府,成为一个新的家庭。唯有如此,别无良法。这个新国家最好冠名为《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这是一个联邦国家的框架,适当時,全民公决,组建下属诸国:

《新陕甘宁民主共和国》(包括新疆陕西甘肃宁夏)

《台海民主共和国》(包括台湾海南岛福建广东广西浙江)

《藏青民主共和国》(西藏青海)

《蒙冀民主共和国》(内蒙河北)

《东北民主共和国》(吉林辽宁黑龙江)

《中原民主共和国》(两湖云贵川山东江苏安徽上海河南)

《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大总统,领导各共和国小总统,大总统由各小总统轮流执政。小总统由全民直选。小共和国不设外交部,不设国防部,没有军队,军权掌握在《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国防军的职业军人总司令手中。军队国家化,军队里禁止组党,设元帅制,取消三星上将军衔,使用大将军衔等。警察统一,由《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某个部统一领导和指挥。

提出以下8条具体操作建议。

1国共双方从自巳靣临的困局和长期不幸的分裂考虑,都主动做谋求和平统一的促进派,不设路障,

主动配合,提供方便,否则,就是替历史背罪,总統、主席是笫一号责任人和罪魁,遗臭万年。

2,两个政府都己光荣的完成了历史任务,现在都光荣的同時退出历史午台。没有谁打败谁、谁吃掉谁的问题,是双赢局靣,双方都有靣子。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留下一点体面的历史,留下一点美谈。

3,承认双方当前的政府是现实存在的两个政权,这两个政权是平等的,没有深浅资格之分,没有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说。两个政府各自提出相同人数参加新政府。

4,海协会和海基会都是官方组织,必定各为其主,不敢违背各自的政府的旨意,不能担任公正公平的中间协调人的角色,我建议,必须有一个纯民间组织担任中间协调人,建议这个民间組织叫《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

5,《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在南京或武漢办公。

6,政府如认可,我愿意牵头组织并负责《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的全盘工作,执行组建新国家新政府的历史任务。我的信条是: 公平、正义、双蠃。《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诞生之日,也是我完成任务之時。

7,《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的活动經费,由两个政府同等承担。

8,《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新政府诞生之日,是该民间组织《中华民族大联合委员会》撤銷解散之时。

呼请台海两岸和世界各地华人关注我的建议,请指教。

洋洋万言,赤胆忠心,言词坦诚,诉说悻悻,期期然,盼盼哉,不敬之处,拜请海涵。

顺致崇高敬礼.”

从上述内容来看,我是希望用和平方式,解决中国的统一问题。我再次提醒我们共产党,不要学驼鸟,见到危险时,愚蠢的把头埋在沙里。你们必须正视现实,看到你们面临问题的严重性。卖国、腐败、软弱、无能、社会一片混乱、黑暗。这就是你们面临的问题。这就是当前中国社会的状况。更为严重的问题是,对当前黑暗的中国,你们唯一能做的是时时刻刻把“维护社会稳定” 这句卦在咀上喊,你们没有任何能力和办法解决中国的问题, 摆脱不了你们被国内外反对力量包围的困局。

现在地下党多于牛毛,都在组织力量要推翻共产党。坐等被杀,不如接受我的建议,用和平统一的办法,结束共产党一党独裁的历史使命,退出历史午台。这样做了, 还能流芳千古. 我希望国内外各地下组织,顾全大局,拧成一股绳,同心同德,把认识集合在《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的旗帜下,不以共产党为敌而为友,用善心、苦心、婆心,说服共产党,为建立统一的新国家,为完成祖国的和平统一而奋斗!

时代已经变了。时代变了,社会必须跟着变。变则昌。如果不变,墨守陋习,自我划圈,高举教条主义和形式主义,形而上学又猖獗,就会萎缩、败落、凋亡。共产党的理论也己经停止发展了,缩了,萎了,现在的理论是在炒馊饭,说假话。馊饭不要炒了,假话不要说了。当前的要害是,共产党若调整一下思维方式,变霸道为谦逊,退让一小步,就名垂青史,否则,无视不可逆转的困局,坚持个人私利至上,硬着头皮坚持老子第一,梦想吃掉根本不可能被吃掉的中华民国政府,让国家继续分裂,就是糟踏共产党。我的一番善意如果得不到共产党中央领导人的理解、支持,相反,他们可能抓捕我或者把我杀掉。若我被杀,良知们,先生们,朋友们,全国广大民众和全世界的华人,请大家支持我的意见,继续奋斗,一起继续为组建《中华民主共和合众国》,完成祖国的和平统一,坚决奋斗到底!

特立此遗嘱。

请用电子信箱和我联系。

中国人民大学(分)前政治系主任、教授(《决战》等书作者)冷杰甫 敬禀者 2012.1010.

附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电话62840735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