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没有真相的四川泸州群体事件官方通报

0
23 views
次阅读
作者: 刘逸明
在泸州官方的事件通报中,“辅警”一词令一般人感到陌生,这同样令人感到官方是在撒谎,因为在以前,官方都习惯性地将官方的责任人称之为“临时工”,以便推卸责任和减轻处罚。“天下未乱蜀先乱”,从唐福珍自焚事件到什邡事件,再到如今的泸州事件,可以看出,四川在最近这些年社会矛盾尤为突出。这对中共当局应该是一种警示,那就是任何政权都无法摆脱“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规律,只要不得民心且不思进取,就可能重蹈前朝灭亡之覆辙。

10月18日,《环球时报》率先报道了头一天晚上发生在四川泸州的群体事件,据目击者称,在现场有大约一万人,4辆警车被掀翻并被点燃,愤怒的人群还向警察投掷石块和瓶子。目击者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事件的起因是三名交警打死了一名货车司机。

群体事件在中国并不鲜见,根据官方所通报的数字,可知群体事件数量实际上是在逐年攀升,已经达到了每年15万起以上。这种社会现实显示,中国的官民矛盾已经到达了空前的激烈程度,这可以说是对官方“构建和谐社会”的极大讽刺,因为社会实际上是越来越不和谐。

泸州因为盛产好酒而名闻天下,泸州老窖可谓家喻户晓,很多人都曾亲口品尝过。没想到就是这样一座城市,也会出现如此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其实,类似于泸州这样的群体事件在四川并非独一无二,在此前,什邡群体事件同样令海内外舆论一片哗然。什邡事件最终以钼铜项目被叫停而告终,而此次的泸州事件的性质则被官方彻底否认。

继《环球时报》的报道之后,泸州的官方网站泸州网在10月18日一大早便发布消息,“澄清”该事件,称事件起因于司机违反交通规则和突发疾病死亡,官方将货车司机死于三名交警的殴打斥之为谣言,并呼吁广大群众不信谣、不传谣。在泸州网的报道出炉后,《环球时报》的报道开始在部分网站上不翼而飞,不过,“泸州群体事件”依然处在百度新闻热搜榜的第三位。

倘若是在以往,泸州事件的关注度一定会更高一些,大概是因为“十八大”即将召开,此事被人为压制,不过,就凭4辆警车被掀翻,就足以吸引公众的眼球,因为虽然群体事件在各地时有发生,但诸如这样的群体事件却不多。一向左倾的《环球时报》能够在第一时间客观报道此事,很大程度上能给鄙夷这份报纸的人一定的好感。

泸州网的报道跟《环球时报》的报道明显不同,《环球时报》更倾向于认为此事是官逼民反,而泸州网则完全将此事定性为了无理取闹的违法事件。泸州网的报道称,10月17日下午5点20分左右,泸州红星路发生交通拥堵,市交警支队三大队两名辅警立即赶到现场疏堵。在现场维护时,发现一辆白色大货车违反临时停车规定。两名辅警随即喊话要求该货车驶离,但该货车司机未予理睬。在随后的处置过程中,货车司机突然身体不适,并呼叫“车上有药”,当取下药品给司机服下数分钟后,司机不适加重,辅警随即呼叫指挥中心通知救护车赶赴现场施救,货车司机经现场抢救无效死亡。

官方的案情通报看似有板有眼,实际上却具有明显的漏洞。谁都不会怀疑当天红星路上发生了交通拥堵,但货车司机在违规停车时却不理睬交警劝告的可能性却非常小。众所周知,交警在车辆管理上具有很大的权力,一般司机见到交警都会毕恭毕敬,违章的司机见到交警更是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哪里还敢不理睬和顶撞?

另外,根据官方的描述看,这名死亡的货车司机似乎所患的是心脏病等妨碍安全驾驶的疾病。对于不了解有关法律法规的人而言,泸州网的报道的确很具有迷惑性。但是,当我们看过《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之后,便完全有理由认为官方的通报不能自圆其说。因为该规定第十二条明文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申请机动车驾驶证:有器质性心脏病、癫痫病、美尼尔氏症、眩晕症、癔病、震颤麻痹、精神病、痴呆以及影响肢体活动的神经系统疾病等妨碍安全驾驶疾病的。可见,死亡货车司机患有这类疾病的可能性几乎是零,因为领证前他应该做过严格的身体检查。倘若官方的通报属实,那么,就是交警部门渎职,违规发给司机驾驶证。

综上所述,不难推断,民间的消息比官方的报道更可信。中共当局在利用民众的时候,如果民意跟官方的立场一致,那么就会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当民意与官方对立的时候,就会说群众是听信了谣言,被人蛊惑煽动,不明真相。在泸州网的报道跟帖当中,绝大多数网民都不相信官方的说辞,而是认为交警暴力执法在先,民众的过激行为在后。有一位知情的网民在凤凰网上的跟帖中斥责官方通报严重不实,他说:“因为堵车,交警到现场处理的时候,货车司机在开车时挂了一名交警,交警就说是司机开车撞他,发生口角,三名交警就将这名司机给打死了”。

纵观这些年发生在中国的群体事件,不难看出,大规模的群体事件几乎都有警方暴力执法的影子。警方暴力执法,必然引起路人的围观,当路人围观时,警方依然蛮不讲理,甚至驱赶和抓捕围观者时,原本置身事外的路人就成为了事件的参与者。此次泸州群体事件,虽然官方将矛头对准谣言,但熟悉中国社会生态的人都会宁可相信这又是一次官逼民反的事件。

在泸州官方的事件通报中,“辅警”一词令一般人感到陌生,这同样令人感到官方是在撒谎,因为在以前,官方都习惯性地将官方的责任人称之为“临时工”,以便推卸责任和减轻处罚。按说,在科技和经济水平日益提高的今天,泸州的街头也有不少的摄像头,在交通拥堵现场,很可能还有交警拍摄,可是,官方的通报只有文字,而没有相关视频。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相关视频是很难问世的,因为视频可能对警方不利。

“天下未乱蜀先乱”,从唐福珍自焚事件到什邡事件,再到如今的泸州事件,可以看出,四川在最近这些年社会矛盾尤为突出。这对中共当局应该是一种警示,那就是任何政权都无法摆脱“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之规律,只要不得民心且不思进取,就可能重蹈前朝灭亡之覆辙。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民意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10月16日发表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国民众对官员腐败、贫富差距、高物价、食品安全的担忧程度日益增长。81%的受访者“完全认同”或“基本认同”中国正在变得“富人更富、穷人更穷”。贫富悬殊只是导致官民矛盾日益激烈的因素之一,在警察权越来越大和维稳思维主导官员执政思维的今天,中国就像是一座沉默的火山,时刻都有可能大爆发。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