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专栏:中央集权的迷思

0
18 views
次阅读

 

2012-10-22

欧盟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是一个最大的讽刺。讽刺,不止是因为欧元区的经济危机。事实上,已发展国家,不少都有各式各样的经济问题。真正值得反思的问题是,究竟一个中央集权的政制,是否和平稳定的一个保障。

相信政府的人,当然会相信权力越集中,规模越大的政府就越好。

根据学者卡路.奎格雷(Carroll Quigley)欧洲大陆历史发展的主线,就是公共机构的演变。事实上,由封建到现代,欧洲大陆一直是公共机构范式的摇篮。法国由路易十四到拿破伦,在法国衍生出来的集权官僚。德语系国家,就实验了国家主导的工业发展。两套意识形态,再混和民族主义,成了廿世纪的国家社会主义,以及集权式的计划经济。

两次世界大战,除了是狂热民族主义在推波助澜,就算本来是开放的民主共和国家,也因为战争而变得独裁集权。哈耶克1944年写成的《通往奴役之路》,就是讲本来自由的民主国家,怎样在战争的压力下,变得更集权和趋向独裁。

政制和国际关系,有个概念叫民主和平(Democratic Peace)。简单解释,就是民主国家之间,发生战争的机会比较低。这个概念最早出现于18世纪,但到20世纪才被验证。

欧洲在两次世界大战后的和平,究竟是因为民主制度的发展,还是欧盟的存在?民主,不单是代议政制和选举,最重要是对政府的制衡。

布鲁塞尔的欧盟官僚,其实没有太多民主约束。事实上,自从欧盟成立之后,欧洲人民对政府的依赖,更是有增无减。

几个月之前,法国和希腊的选举结果,都说欧洲泛滥左翼思想;甚至有人话,全世界都向左走。

不过,我对左、右的二分法,其实有点抗拒。在世界各地,支持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的,叫做右派;但是在欧洲,右翼,就是要求竖立贸易壁垒,撑民族工业发展的。

欧式右派,跟左派一样,都是要政府搞干预,只不过出发点不一样。左派,要政府免费提供教育、医疗、房屋、福利,总之就是照顾普罗大众。右派,要政府加强国力,甚至不惜由政府去出资搞工业,用工业去支持军事等。现在我们说的欧洲极右,其实就是极端民族主义。两次世界大战后,欧洲各国都致力去建构一个泛欧的身份意识,再配合欧盟和经济一体化,目的就是要避免两次大战的悲剧重演。

泛欧的大政府,在过去十年急速膨胀,一体化的概念变质,政治主导经济,崩溃是迟早的事。与此同时,随著欧洲各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越来越深,政府各种负担也越来越大。大家没有想到,左翼政策的不可持续,竟然是右翼的伏笔。不过,其实无论左右,欧洲式的大政府,结果都是不稳定的政治结果。

将和平奖颁给一个由政府组成的超级大政府,是讽刺。说到底,欧盟的问题,是政府大到不能救,不能倒。这个结局,绝对不和平。作为中国人,值得我们反思的是,如果连欧洲都不能够维持一个统一的大政府,中国的中央集权,又可以长期持续吗?(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