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另类警察”的反腐维权路(二)

0
19 views
次阅读

挑衅执法部门,屡遭打击报复

汪国强有别于其他警察的另类行为触及一些官方的既得利益者,更大大触怒了其所在的单位——武汉公安交管局,为阻止汪国强向行政机构违法行政较真,为弱势群体维权代言,除了克扣工资、福利、保险待遇等打击报复外,还多次以组织名义,用假病历炮制精神病鉴定书诬陷汪,封杀他的诉讼代言。

汪的儿子高考达545分,超过重点线43分,进了武汉理工大学。按规定干警子女考上大学应予奖励,但唯独汪却迟迟得不到该奖。

2004210晚,汪国强下班回家,行至离家门二栋房屋处,被二名歹徒袭击,汪随身的现金分文未动,但携带的执法监督工具相机、手机、小灵通电话被抢,被殴成脑震荡、蛛网膜下腔出血。家人见汪国强伤势危险,向110报警并用急救车送进武汉中心医院抢救,法医鉴定结论属轻伤(重型)、十级伤残。

警方到医院调查,汪认为此事件是自已监督行政执法遭报复所致,前来探视的朋友也认为是“行政执法单位”的被告所为。但蹊跷的是,受害方向警方提供的极有价值破案线索,却被抛在一边不理不睬,随后又提供被抢一个月话费达九百五十元手机的通话记录,警方仍无动于衷。

汪出院后就此事件信访投诉,至今无下文。警方放任不管、顶住不办的过程,禁不住人们产生此事件“疑似”与警方有微妙的关系联想。

汪因公受伤,得不到医疗保险待遇,不得不自掏腰包出了一万余元抢救治疗费。同时工资总额也被削减了10%。

汪主诉或代理诉行政执法部门的案件,屡遭公安交管局非法以组织名义,用假病历炮制的精神病鉴定书出庭或发函诬陷,公然侵害汪的名誉权,封杀他的诉讼代言。

汪的手机、网络通讯一直受国安部门监控,只要汪国强接手、代理重大的民告官诉讼,公安交管局都会假借各种理由对汪进行隔离、软禁。

去年3月,他在代理一起案件时,被法庭拘留10天。9月,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人大代表时,在投票的当天遭当地派出所人员毒打,身负重伤,被迫入院治疗。而且,在汪国强被打后,当局为防止他继续参加选举,还派六人日夜看守监视他,非法剥夺他的人身自由和选举权。此次官方组织进行所谓的医疗鉴定的理由“寻衅滋事”所用的具体论据竟然是汪国强曾数度进京上访,以及去年916日在汉阳嘉年华活动现场散发传单,要求参选人大代表和922日反映“选举黑箱”等事由。鉴定所依据的材料仅仅为旁人提供的对汪国强的一些印象,毫无科学意义。鉴定书称,“汪国强在单位和社会上做一些与身份不符之事,举止反常”,“数次打官司失利,仍以为自己推动了司法公正”,由此得出结论汪国强“偏执、自恋”具有精神病状,武汉市司法办公室借此称汪国强不再具有民事能力,不能再代理他人申请行政诉讼等维权行动!


遭当地派出所毒打伤痕

?s…1:http://www.canyu.org/n603c6.aspx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