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未成年少女张瑜轩被公安局线人绑架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0
50 views
次阅读

哈尔滨未满16岁的女儿张瑜轩,被哈尔滨市公安局三处线人尤国立伙同他人,强奸、绑架、非法拘禁,母亲报警,警察不作为,至今张瑜轩死不见尸、活不见人。以下是受害人母亲讲述的详细案情: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位母亲的泣血求救信

敬爱的黑龙江省委吉炳轩书记、省公安厅孙永波厅长:

您们好!

我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香坊区幸福乡汲家村村民汲玉香,我的未满16岁的女儿张瑜轩,被哈尔滨市公安局三处线人尤国立伙同他人,强奸、绑架、非法拘禁,野蛮殴打,将我的女儿藏匿,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我们孤儿寡母没有办法,只能写公开信向您求救,希望您能在百忙中主持公道,救救我的女儿,我在此给您叩头了。

哈尔滨市公安局三处线人尤国立,是一个有吸毒史,并有犯罪前科劣迹,判刑尚未超过5年又重新犯罪的人。2011年12月份,我的女儿正在哈尔滨市26职中读书,他将我的女儿和另一个女孩强行绑架呼兰区南京路一房屋内,强迫我女儿和那个女孩一起吸毒,又强行与她们俩发生性关系。

当时,我的女儿尚未满16岁,还是未成年人。并将我的女儿头部、胸部、腿部用利器捅伤,还禁止我女儿回家,企图长期霸占。尤国立还多次打电话给我,威胁我,并让我给送钱,否则,我的女儿将弄死我的女儿。

我非常害怕,也不敢报警,没有办法,只能给他准备5000元,由我女儿的同学按照他约定的地点,把钱给了他。两天后(2012年2月19日),我的女儿被释放回来。

当天,我带着我的女儿去呼兰区北京路派出所报案,控诉尤国立强奸、绑架、敲诈勒索,强迫我女儿吸毒。并开出验伤单到公安医院验伤,验伤结果为:胸部、背部和腿部多处挫、刺伤,下肢软组织挫伤,头部软组织挫伤,处女膜陈旧性裂伤。

验伤后,北京路派出所说:“可以立案。”

但是,案件材料转到呼兰区刑警队后,刑警队却说:“证据不足。”

尤国立又多次打电话威胁我,索要十万、二十万、三十万现金。他说:“我妹夫是哈尔滨市防暴队干警周雷,在呼兰区公安局花了三十万元,把上次你在呼兰告我的事情摆平了。这钱你得给我补偿。”

我没有钱给他。

在2012年9月18日中午12时,我的女儿在香坊区珠江路45号世界顺河汽车修配厂上班,在汽车修配厂门前,停有一台汽车,开车的人是尤国立,从车上下来两个不明身份的男人,将我的女儿强行绑架,我的女儿大声呼救。我女儿的一名修配厂同事听见,发现我女儿被尤国立绑架,然后骑摩托车去追,但没有追上。

晚上六点钟,我去接女儿回家,才知道女儿被尤国立等人绑架走了。

我马上赶到香坊区珠江路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立案后,将案件转交刑警队处理。刑警队队长同意立案侦查。分局主管局长批准立案。

案件转到承办人石志伟手里。石志伟却说:“这不够刑事案件,立不了案。你姑娘给我打电话说,她自愿跟尤国立在一起。”

我又找到刑警队长,刑警队长却说:“你去找控申科,找公安局长解决吧。你愿意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你爱找谁告就找谁告。”

后来,刑警队长告诉我,案件材料已转回珠江路派出所。我去珠江路派出所询问,但派出所说没有收到任何有关案件的材料。

我的女儿被尤国立绑架后,至今下落不明,我彻夜难眠,思念我的女儿,不知道我的女儿是死是活,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哈尔滨市呼兰区公安局和香坊区公安局办案人员行政不作为,拒绝立案,救回我的女儿,使案件至今没有进展,犯罪分子至今逍遥法外。、

我请求省委吉书记和孙厅长,为民做主,尽快破案,把我女儿救回来。依法对哈尔滨市公安局三处线人尤国立等人绳之以法。

我再次给叩头了。

谢谢您和万分感激您!

被害人母亲:汲玉香

 

2012年12月7日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