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成为大监狱 西方纵容中国人权恶化

0
15 views
次阅读

中国人权状况恶化

今年世界人权日(12月10日)恰逢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两周年。人权活动人士认为,两年内中国人权状况有所恶化。

(德国之声中文网)两年前的12月10日,刘晓波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之时,欧洲萨哈罗夫人权奖获得者胡佳还在监狱里。他以为在国际舆论压力和国内民众的反抗中,中国的人权状况已经有所改善。去年6月他从监狱出来,看见家门口停着国保的车,知道一切都没有改变。又过了一年,了解和经历了高智晟的艾未未,陈光诚的案子和藏人自焚事件以后,他对德国之声表示,中国的人权状况在诸多方面倒退了。

12月3日晚上,29岁僧人洛桑格登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燃火自焚,使得自2009年2月以来,因为抗议中共的高压政策,呼唤达赖喇嘛回到西藏而自焚的藏人达到97人。这一惨烈的现象至今没有受到北京政府的正视,”十八大”报告对此只字未提。

高智晟律师因为多次替底层民众控告地方政府,并代理法轮功人士的诉讼案件,2007年被中国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但是长期处于失踪状态。2011年12月,缓刑即将满期时,其缓刑被法院撤销,再次被判服实刑3年。有消息认为,高智晟律师在被监禁的过程中受到了非人道的虐待。

国际知名艺术家艾未未因为记录四川地震死亡学生人数等行动激怒政府,2011年以涉嫌经济犯罪名义被关押近3个月,并被处以上千万元的补缴税款和罚金,至今处于被严密监控的状态。盲人律师陈光诚也因为反对计划生育等法律诉讼被判刑入狱,随后又被长期软禁在家。今年4月,他奇迹般地出逃到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后来到达美国。11月30日,其侄子陈克贵被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3个月。

刑法”劳动教养”化

胡佳的感受得到了大赦国际中国部协调员普莱特博士(Dirk Pleiter)的确认。他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认为,在刘晓波获奖以后,像他那样投身人权事业的异议人士的处境没有任何改善。中国政府仍然随心所欲地出于政治原因动用司法手段或者行政命令关押个人。在行政领域,尽管民间强烈呼吁废除未经审判即对公民进行劳动教养的制度,但目前尚无有结果。在刑法领域,即便相关人士和平伸张基本人权,仍然可以以”颠覆政权”或者”煽动颠覆政权”罪名获长期徒刑。

历时50多年的劳动教养制度,让中共当局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即可强制对公民进行最高期限达4年的劳动教育。任建宇是原重庆市彭水市一名持有大学文凭的村官,因为在网上转发一些含有政治体制改革要求的图片和言论,以及购买了一件印有”不自由、毋宁死”字样的文化衫,被重庆市劳教委处以劳动教养两年。此案引起强烈反响,各界呼吁习近平新政废除劳教,但是至今没有得到来自当局的直接回应。

普莱特博士提到了朱虞夫和倪玉兰的例子。前者因为在去年”茉莉花革命”波及中国时写了一首诗,就被以煽动颠覆政权罪判刑七年。后者曾为律师,因为关注强拆被判刑入狱并遭受残酷虐待,导致下肢瘫痪。因为坚持抗争, 2012年4月,她再度被以”寻衅滋事”和”诈骗”罪名判刑2年8个月,而她的丈夫董继勤也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判刑2年。

社会成为大监狱

美国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对德国之声表示,这两年中国人权状况恶化了,在诸多领域如宗教自由,法治建设和关押上访民众的黑监狱等方面,更是出现了严重恶化的状况。

这两年来,中共当局加强了对地下教会的打压。去年夏天,北京守望教会被禁止户外敬拜活动,主任牧师被限制人身自由,导致多位管理人员离开教会。今年9月30日,北京市政府拒绝了该教会牧师关于行政复议的申请。今年7月,上海天主教教区辅理主教马达钦宣布辞去自己在爱国会中的一切官职,以便专心从事神职。马达钦此后同外界失去联系,据信受到中国当局的拘禁。家庭教会成都秋雨之福教会长老王怡对德国之声表示,中国政府在宗教领域的观念停留在”文革”时代,甚至有所倒退,以 “敌对势力”来打压宗教自由。

在傅希秋牧师提到的”黑监狱”中,关押过成千上万的底层民众。因为权益受到地方政府的侵害,他们依照中国的法律和政策进行上访,到了北京却被关押和虐待。12月4日,北京一次性释放了”黑监狱”中关押的数千上万名访民。但他们受损害的权益仍然没有着落。胡佳说,国保和截访使得社会成为一个大监狱。

舆论监督功能被废弃

近年来中国公民社会觉醒,网络技术发展,民间抗议活动频繁,如广东乌坎,四川什邡,江苏启东等地的反对腐败,保护环境等集体抗争迫使官方作出让步。胡佳和傅希秋都认为,这些抗争活动也让中共加强了对于维权人士的打压,以及对于言论自由的控制。当局花费巨资建造网络防火墙,培训大量网络阅评员冒充普通网民,扭曲和引导舆论。

传统媒体的新闻自由则大不如前。来自宣传部门的领导,被任命执掌素有媒体改革先锋称誉的广州南方集团,诸多编辑和评论员被逼离职。王克勤,简光洲等著名调查记者也分别离开供职的北京或上海媒体。与此同时,中共投资在海外建立大量舆论阵地,侵染境外舆论并以此误导国内民众。

一些能被国内媒体报道并引起民怨沸腾的问题,当局也能熟视无睹。中共”十八大”刚刚闭幕,贵州毕节市5名留守儿童死在垃圾箱内,得到全国媒体和网络舆论的关注。中国有超过2.5人的农民工在城市打工,城乡歧视政策却让他们常年与孩子分离,乡村留守儿童处境堪忧。这一问题被媒体呼吁多年,但政府至今没有改变这一政策的信号。

西方国家纵容中国人权恶化

傅希秋牧师指出,中国人权状况的恶化跟西方国家的绥靖政策密不可分。美国及欧洲各国的企业家与中国发展出越来越多的经济合作,在本国形成强大的游说集团,使得中国人权问题越来越难以受到政府和议会的重视。

胡佳说,中共政权过去为自己的法治状况辩解,现在则肆无忌惮地匪帮化,目的就是让维权律师及民众明白,不要以为可以从法律中得到帮助。他说,国保人员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这是共产党的天下”。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