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记下今天被叫去喝茶的经历,来纪念中国的感恩节

0
29 views
次阅读

50多年前的11月25日,毛太子岸英,不顾新婚燕尔,以监军身份,被毛泽东派去“志愿军”司令部,任俄语翻译。

 

毛岸英到了“志愿军”司令部,乃借着老子的名头,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不遵军纪,违反军令,贪睡晚起,“志愿军”司令部饭堂已无饭可食,乃在“志愿军”司令部生火,动用金日成送给彭德怀的十来个鸡蛋,来做蛋炒饭吃。

结果,引起美军飞行员的注意。美机调转机头,扔下几颗燃烧蛋,逶迤而去。顿时,毛太子殡天。陪葬者,还有一个“志司”参谋。

因此之故,中国网民将这一天命名为“中国的感恩节”,又名“蛋炒饭节”。意在感谢美军飞行员也。

这是因为,要不是美军飞行员把毛太子烧死,那么今天的中国,就会像“友好邻邦”北韩一样。金家的父子孙儿们,一方面酒池肉林,穷奢极欲,挥霍无度。另一方面穷兵黩武,残民已逞,用异常血腥恐怖窒息的方法,来欺骗愚弄威胁北韩人民。而北韩人民则面黄肌瘦,满脸菜色,每年仍有数百万人被活活饿死。

闲话扯远,言归正传。这几天,好几拨海外记者打电话采访我。我顾忌到自己身处“中国特色的人民监狱”之中,耽心因我接受采访让当局恼羞成怒,把我捉进“人民监狱”中去,故而我拒绝了好几次。拒绝之法,就是每当接到海外+01之类的电话时,就掐断它。

但那些记者很执着,乃多次打电话过来,要我就《九评》发表八周年,谈点感想……

面对这些记者的热心和执着,我感到却之不恭,乃谈了点感想。且因为我被恐怖窒息压抑憋屈的太久,遂借着这次采访机会,畅开胸怀,脱口而出,其大意为:

其一,《九评》写得非常好,我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我知道《九评》揭露了共产党的历史真相,戳到了共产党的痛处。所以共产党对《九评》恨之入骨,乃歇斯底里发作,将《九评》视为洪水猛兽……共产党从诞生的第一天起,每个毛孔都流着肮脏的血。共产党来到中国,本来是苏俄国际阴谋的一个产物。是由苏俄用卢布豢养的汉奸卖国贼,专门用来破坏中华民国复兴的一个国际奸计。他们在中华民国内部大肆破坏捣乱。不顾日本大举侵略,在全国军民浴血抗战的时候,在后方杀人放火,绑票勒索,剪径抢劫,占山为王。在中国的内陆省份,成立了一个苏俄的傀儡政权——中华苏维埃,分裂中华民国……

其二,党国宣称有八千万党员。但在我眼里,一个共产党员都没有。他们没有一个人相信共产主义那一套歪理邪说了。因为共产党理论和实践,均已完全破产了。也因为按照共产党的组织原则和决策体系,只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那几个人,才算共产党员。其他的八千万党员,仅仅是一组毫无意义的数字。一百多年的共产主义运动,只给人类文明留下了一部反面教材,留下一部用人类的累累白骨和血流成河写成的反面教材。就连那几个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严格地说来,也不算共产党员了。因为他们也不会相信共产主义这一套歪理邪说了。尽管他们天天在国内嚷嚷“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优越性”。但那些虚伪的言辞,只是用来欺骗和愚弄国内人民而已,连他们自己都不相信了。反映了他们的虚伪和无耻。他们在实际行动上,早就把自己的儿孙和亲戚,把他们在国内贪污腐败所获得的不义之财,统统都送去了他们天天在口头上唾骂的“资本主义国家”。

其三,资本主义这个概念本身,就是马克思捏造的一个伪命题,是马克思用来泼污自由民主社会的伪名词。所谓资本主义国家,应该是指某个国家或地域,以资本作为信仰的对象,以资本作为主流意识形态,才能叫资本主义国家。试问世界上有这样的国家么?没有。

其四,听说胡佳、曾金燕夫妇也出席了香港的退党大游行,请代我向他们夫妇问好。香港市民举行的退党大游行,证明了香港市民的社会责任感和心灵高贵,香港和台湾,是中国走向民主的希望和光明所系。也请你代我向这些高贵伟大的市民致敬。当年的司徒华先生,不畏艰险,挺身而出,发动香港的正义人士,营救出300多名被六四屠夫们通缉迫害的学生领袖。这是一个让全世界都为之感动和惊讶的奇迹。司徒华先生就是香港市民的一个代表。前年司徒华先生去世,我虽然不能出席悼念,但在全世界和大陆,有很多人为他伤心流泪……

讲过这几句话后,我一如既往,没怎么记在心上。乃自顾自在网上畅游,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不料,今天上午,全州公安局的大熊猫警官打电话给我,要我在下午两点半去大熊猫科去谈谈……

我想,今天是星期天,外面又哗啦啦地下着大雨,这么急迫要我去“谈谈”,一定是这次访谈播出后,惹恼了当局,于是当局命广西公安厅或桂林公安局的头目来训斥我吧……

走进大熊猫科,果然是桂林公安局的一名李副局长和他的三名助手端坐在那里,正严阵以待。让我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陪侍的人,还有全州公安局的副局长,有大熊猫大队的队长和指导员。

寒暄客套一番后,很快切入正题。李副局长滔滔不绝,说了一大通言辞。他那一套言辞,我耳熟能详,听得我耳朵起茧,我想插话辩驳,李副局长却说:等会儿让你说……

李副局长讲话的主要宗旨,就是要我遵守党国之法,不要出格,以免让他们难堪,不得不把我捉进去……

他一口气讲了半个小时,我抱着看稀罕的心态,看着他嘴巴不停地张合,嘴上落不住苍蝇。我忍住耐心,遵约没有插话。

待他辛苦讲完后,我才出言辩驳:但他却不遵守自己的约定,不断地打断我说话。我放下耐心,才把自己要表达的三点讲完:

第一,言论一律的社会,绝对是一个蠢猪的社会。容不得不同意见的社会,绝对是一个疯狂的社会。当年毛泽东和共产党,用一系列血腥恐怖的杀人整人运动,把全国人民,特别是知识者的嘴巴都封堵起来。到了大跃进年代,毛泽东肆无忌惮,异想天开,歇斯底里发作,提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于是酿成了饿死五千万人的大饥荒。到那时候,你我都是这种言论一律社会的受害者,谁也逃脱不了。我相信你的亲戚和家人,也有在那个年代饿死的。

第二,你认为自己是共产党员,就该维护党的利益,为党分忧。我认为那是你的自作多情。今天的八千万党员,已没有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因为共产主义的理论和实践,全部是人类文明的反面教材……连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都没有一个会相信共产主义这一套歪理邪说了。因为他们早就把自己的儿女和亲人送到了西方国家。把他们的钱财和存款,都存进了欧洲和美洲的银行。他们天天在国内叫喊社会主义好,只是出于欺骗和愚弄国内人民的需要。这种行为本身,只能证明他们虚伪无耻。

第三,如果把一个国家比喻为航行在茫茫大海上的一艘巨轮,党国领导人就是驾驶这艘巨轮的船长和舵手。我虽然没有驾驶的权力,但我愿意站在船头,瞭望前面的航程,一旦发现暗礁,就呐喊示警,以免这艘巨轮陷入灭顶之灾之中。但你们认为,我这样的人,就是破坏“安定团结大好局面”的人。我的呐喊示警,就是反对共产党的行为。所以要把我这种人抓起来,关进牢房里面去……

我好不容易讲完这三点之后,李副局长又跟我切磋一会,就声言急着赶回桂林,然后急匆匆挥手告别。并邀请我去桂林,以便继续讨论。

后续的讨论很多,全部记录下来的话,会让读者感到冗长乏味的。比如我清楚地记得,当李副局长说中国在党的领导下,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我就驳斥他说: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腐败鱼烂,中国历史上最腐败的满清末年,也没有今天这样腐败,民怨沸腾,国将不国。只有实行政治制度改革,实行民主,还政于民,才有可能避免玉石俱焚的可怕后果。

这时,李副局长的一个手下插话说: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民主,比如美国也不是绝对的民主……

我立即回敬他说:你不要用“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民主”,就来否定民主的存在,否定民主的价值。这是典型的诡辩和狡辩,上不得台面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