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左右观点两极 开放报禁或有共识

0
23 views
次阅读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在中国互联网上沸沸扬扬的《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虽然传统媒体基本保持沉默,在互联网上却引起了国家主义者与自由派的激烈争执。《南方周末》从上个世纪末到2000初,是中国大陆影响最大的新闻周报,也是自由派思想启蒙的重镇,影响力波及极广。在偏远省份的基层政府采访时,许多基层公务员可能对《南方都市报》、《财经》等并不了解,但都曾是《南方周末》的读者。

因此,此次《南方周末》与宣传官员庹震这次冲突事件后,网络上知识分子、媒体人和新闻学生的支持声音此起彼伏。

官方宣传机器则开动灭火,禁言南方周末支持者的微博,通过宣传体系下达禁令,切断媒体同行的介入。

例如杭州日报集团就发文,对近日网上热议的“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本报所有员工一律不参与网上发起的签名行动,对该事件不围观、不评论、不转发,相信上级部门会妥善处理。

之前,南方报业内部也有类似的禁令下达。

胡温时代中后期,中国知识界分化加速,对《南方周末》的今不如昔等批评愈演愈烈,但此次南周事件中,仍有许多《南方周末》的批评者站出来支持南周的抗争。

媒体人李思磐就说,“发现有许多愿意支持南方的人已对南方不满很久。这些貌似不同调或苛刻的声音很可贵;这危难时也是南方人放开怀抱体验复调的新闻自由的时刻。”

中国知识界的极左翼,以拥薄复毛为目标的国家主义者,则对《南方周末》有更严苛的批判,评论作者司马平邦的观点就是其代表。

司马平邦在其关于此事的评论文章中,将此事解读为,《南方周末》涉嫌有意“反动“歪解,更涉嫌利用官办媒体身份传播与《中共党章》完全相悖的政治价值观。

他认为,周末的年终献词在被广东省委宣传部负责任政治官员庹震及时纠正(删改)后,相关人员及势力在互联网上挑动民意,妄解真相;而庹震则是敢于坚持职责,忠诚使命,应尽快“加官进爵”。

司马平邦说;南方周末已经从一个靠中共宣传经费起家的全资党媒,直接变成为海外颠覆中国现政权企图忠诚效力的赤裸裸“反党、卖国”。
他呼吁,官方赶紧把“南方周末”的刊号收回,销毁。

司马平邦呼吁中共,在现存官办政治属性媒体(如新华系、人民系和诸省党报系等)从业者中搞一次彻底的政治价值观、个人财产及经济往来情况的检查,把不合格的党媒从业者坚决清除,缩小党媒规模,纯洁党媒队伍(更宜在此时机之上开始全面整党)。

司马平邦又说,“对那些热爱新闻事业且又怀抱不同价值观的原党媒从业者,宜允许、鼓励其转投其它所有制形式媒体,甚至可以成火车皮地批发到海外媒体去。”

让体制的归体制,市场的归市场,且放开报刊市场,至少让中国国内的诸种资本可以自由投资(其实杂志业现状已然如此),赔赚都算自己的。

虽然不能赞同他对南方周末的“卖国”的攻击,但司马平邦的“体制归体制市场归市场,放开报刊”建议获得了自由派们的赞成。“有了这条,党报如何恶心无所谓。”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