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高枝枭鸟唱了什么并不重要

0
38 views
次阅读

 
高枝上的枭鸟唱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片昏暗的荒野是否已晨曦初露,是否不再弥散着血腥的气息,是否开始散发纯正的花香,是否再无肆无忌惮的人吃人、人整人、人抢人……不要总是侧耳倾听高枝上的枭鸟又唱了什么,更别异想天开,幻想枭鸟们会自我阉割成一群素食主义者。

不要忘却昨夜的惨痛。红脸和白脸齐唱的荒野,入夜后向来不乏高枝上的歌声绕梁,以及昏黑中的率兽食人。如若种种的鸟声兽心,还不能让你对这片荒野有一个清晰的认识,那么不妨想想以往的那些枭鸟,在高枝上哪个不是说唱得噀玉喷珠?结果如何呢?杂草间多出的不过是血污和白骨。

一批盆满钵满、沽名钓誉的枭鸟退出了高枝,并不意味着鸮心鹂舌就已在昏黑中绝迹。枭鸟们的舞姿翩跹,掩藏不住荒野中的凄风苦雨。荒丘上那座荒草蔓生的荒庙,又如何承载得了众生们的哀哀欲绝?花开了又落,草枯了又黄,荒野里也还依然是杀了就杀了、整了就整了、抢了就抢了……

撩开瘴雾缭绕的面纱,你就不难发现,夜魔的演出其实使用的是同一个剧本:高枝上的枭鸟总是说唱得驷马仰秣,荒草间的狼群总是凶狂得舞爪张牙;荒庙内制定的经文总是好的,念坏了经文的总是歪嘴和尚;剧中的主角总是悲天悯人得犹如肉身菩萨,剧中的配角总是包揽了千般的罪恶……

荒野苍生还要在暗黑中被迫“观赏”这出丑恶无比、简单重复的荒诞剧到何时?倘若高枝上的枭鸟制止不了夜色中血污的扩散,那么羊群在种种鸱目虎吻面前,望眼欲穿,对高枝上一次又一次的翘首期盼,还有什么意义?高枝上的枭鸟唱了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各种罪恶予以确实制止。

高枝上的枭鸟唱了什么并不重要,这是个就连羚羊、麋鹿都知道的再浅显不过的道理,可叹荒野苍生却劣等得竟然不如羊群、鹿群或蜂群,总是幻想着荒野间或会出现“救世主”。被逼至悬崖的边缘时,真能拯救你的不会是高枝上枭鸟的说唱,而只会是拼死抵抗,是你的羊角、鹿角或蜂针。

2013年2月17日正月初八写于漂泊中(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伟光正”与绝人之后的恶魔连袂共舞第240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党国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故乡居所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709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网站(图文版):http://stbz.medianewsonline.com/
廖祖笙网站(文本版):http://lzswz.myartsonline.com/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