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烟再度出炉 新任教皇的“中国挑战”

0
20 views
次阅读

黑烟再度出炉 新教皇尚未”出炉”

西斯廷教堂的烟囱冒出的仍然是黑烟,这说明红衣大主教们尚未选出新一任教皇。这一选举过程可能持续几天之久。

(德国之声中文网)伦敦的博采公司猜测,梵蒂冈在本周三或者周四就可以选出新一任教皇。周二晚间结束的一轮投票被看作是一种形式的彩排。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第一轮投票来推测是否存在一到两名热门人选,在下一轮投票中也许可以获得三分之二以上的多数票,也就是在115票中至少获得77票赞同。

本周二,梵蒂冈圣彼得广场上数千名信徒和游客在雨中等待教皇选举结果。西斯廷教堂的烟囱里如果冒出的是白烟就说明新的教皇”诞生”了。

上百家电视台向全世界实况直播教皇选举过程。3000多个电视直播小组在圣彼得广场附近高楼的楼顶架起了摄像机。昨天(3月12日)晚上7点42分,黑色烟雾从西斯廷教堂的烟囱里冒出来,等待结果的人们失望地散开了。

来自法国的红衣主教保罗·普帕德(Paul Poupard)因为年事已高(82岁),因此不参选下一任教皇。保罗·普帕德在接受意大利《新闻报》采访时讲述了2005年教皇选举的经历。他说:”当时媒体都预测选举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事实上第二天我们就将多数票头给了约瑟夫·拉青格(Joseph Ratzinger)红衣主教。我对坐在我身边的主教说,主不阅读报纸。当时我抬起胳膊看了看手表,17点28分,那是历史性的一刻。”

红衣大主教们在圣歌下走入西斯廷教堂,宣誓坚决保守秘密,不会对外透露教皇选举的任何消息。西斯廷教堂屋顶的绘画是米开朗基罗的传世佳作创世纪。主教们都身穿红袍,只有来自埃及的天主教科普特教派的主教安东尼奥斯·纳吉布(Antonios Naguib)身穿的是黑袍。所有115名红衣主教都参加投票,有一名主教坐着轮椅,还有一人拄着拐杖。

改革派vs.罗马派

梵蒂冈”狗仔队”一致认为,今年的教皇选举中没有明确的热门人选。上周红衣主教们每天举行会晤,最终分为两派。

 安杰洛·斯科拉(Angelo Scola)
一派是来自欧洲和美国主张天主教会现代化并且改革组织结构的改革派,他们推举的是来自米兰的安杰洛·斯科拉(Angelo Scola)红衣主教。意大利《新闻报》报道说,斯科拉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35票。

梵蒂冈问题专家们推测,另一派是”罗马派”,主要由在罗马教廷身居高位的红衣主教们组成。他们推举的是63岁的圣保罗大主教奥迪隆·佩德罗·舍雷尔(Odilo Pedro Scherer)。舍雷尔是退位的保守派本笃十六世的亲信。如果舍雷尔当选,那他将是首位来自欧洲之外的教皇。

妥协之下可能产生一位北美教皇
如果两派推举的红衣主教都无法以多数票当选,那么”妥协”候选人或者”无派别”大主教也有可能当选新教皇。68岁来自加拿大魁北克的马克・韦莱(Marc Ouellet)就属于”无派别”。另外波士顿枢机主教肖恩·帕特里克·奥马利(Sean Patrick O’Malley)和纽约大主教提摩太·杜兰(Timothy Dolan)也被看好。

不是”总经理”而是”牧羊人”

维也纳枢机主教克里斯托夫·顺博恩(Christoph Schönborn)警告新闻界,不要用俗人的尺度去衡量比较教皇这一职务。他说,教皇是基督在人间的代表,他不是一个”总经理”或者”商务代表”。”但是最重要的前提当然是他是传播福音的男人,”他说,”天主教会需要高质量的管理水平。但这不是选举教皇的首要标准。”

红衣主教们共同享用晚餐之后下榻在圣彼得大教堂旁边的”神圣马耳塔”旅店。他们不能和外界联络,不能看电视、看报纸,不能打电话也不能使用电脑。

作者:Bernd Riegert

新任教皇的“中国挑战”

无论新一任教皇来自哪个国家,有着怎样的肤色,他上任后都要面临的巨大挑战之一就是:与中国打交道。然而,从争议的焦点来看,中国的“爱国教会”和“地下教会”之间的分歧似乎是一个死结。

(德国之声中文网)就在全世界翘首企盼着西斯廷大教堂上方的一股白烟时,中国教会的命运似乎已经暂时从人们的注意力中消失。目前让天主教会更头疼的是其他问题。比如缺少牧师、性侵犯丑闻以及如何让女性和普通教友拥有更多的发言权。

无论新一任教皇是何方神圣,如何处理和中国的关系都将会是他上任后所面临的一大挑战。不仅仅是因为受到梵蒂冈承认的天主教会在中国继续遭到打压,也因为不断上升的经济和外交地位把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迅速的推向全球事务的中心。
新一任教皇也将愈发体会到,中国特色产物–天主爱国教会和罗马教廷承认的所谓”地下教会”之间的距离,绝对比福音新教和天主教之间的距离更大。将两者协调统一的工作比发展普世教会合一运动更有难度。

马达钦主教被软禁

这种难度最新体现在2012年7月初上任的上海新主教马达钦的命运中。这位被北京和梵蒂冈共同任命为主教的神职人员上任不久后公开宣布退出中国政府设立的天主教爱国会,不接受中国官方授予的”助理主教”职衔,并拒绝与一位梵蒂冈不承认的主教共饮圣爵。

多家有宗教背景的中文媒体报道称,马达钦主教做出上述表态后,随即被中国地方政府安全力量软禁。禁止他佩戴一切主教牧职的标记,并不得公开主持宗教仪式。2012年年底,服从于中国政府管理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及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在一次会议上以马达钦违反国家《宗教事务条例》及主教团对祝圣主教的有关规定为由,撤销马达钦上海教区”助理主教”一职,并宣称其余所有涉及此事的神职人员都要接受处分。就此,梵蒂冈方面曾表示坚决反对。

本笃十六世强调政教分离

刚刚退位的教皇本笃十六世在其八年的任职期间,重视改善与北京方面的关系。他曾于2007年初,公开了一封具有历史意义的致中国天主教信徒的信。信中明确指出他本人了解中国信徒”有时需要付出痛苦代价的忠诚”,希望用教会的方法辅助中国各种天主教团体的融合。本笃十六世在任期内还增加委任了两名位于香港的枢机主教,并将一名香港大主教调任至梵蒂冈的一高层机构,试图在教廷做出决策的过程中给中国教会以发言权。针对天主教在中国以”爱国教会”和”地下教会”并存的现状,教皇本笃十六世强调:”教会凭其职责和管辖范围决不能与政府混为一谈,亦不与任何政治体系纠缠在一起……在各自的领域内,政府与教会是各自独立自主的机构。”

长期为中国地下教会提供帮助的美国龚品梅枢机主教基金会(The Cardinal Kung Foundation)主席龚民权认为,刚刚退位的本笃十六世在改善与中国关系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最大。龚民权指出,教宗本笃非常欢迎中国各种天主教会组织的加入。但这种加入必须建立在各组织严格遵守天主教教规的前提下。

“爱国”和”地下”逐渐模糊的界限

对于8年前就来到中国,如今穿梭于上海和北京之间的德国牧师鲍尔(Michael Bauer)来说,官方的”爱国教会”与梵蒂冈承认的”地下教会”之间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他坚决反对自己是一名”地下教会”牧师的说法。对于即将产生的新一任教皇,鲍尔希望:

“他能够继续延续教皇本笃十六世在2007年致中国信徒的那封公开信中所提出的思路,加强和中国的联系。我们都知道,中国从各个角度来说都变得愈发重要。所以,新上任的罗马教皇和中国之间也应该有很好的交流。”

争议核心

自从2007年梵蒂冈成立中国事务委员会以来,梵蒂冈和北京之间的对话关系一直处于时好时坏的状态。而双方分歧的焦点在于谁有权任命中国各地区的主教。2010年,共有至少4名获得梵中双方共同承认的主教就职。但在这期间,梵蒂冈方面也多次对中国方面擅自任命主教的做法提出强烈的抗议。2010年年底,梵蒂冈发表声明批评中国举行天主教第八次代表会议,并指出政府认可的主教团和爱国会”不符合”天主教教义。尽管如此,教皇本笃十六世仍然表示,那些没有被梵蒂冈承认的主教如果公开认错,争取教皇的原谅,他们仍然有望获得梵蒂冈的认可。

龚民权代表龚品梅枢机主教基金会,主要为中国”地下教会”提供协助。他强调,无论新一任教皇是谁,他都无法改变天主教有2000年历史的教义。教会要听命于教宗,这是天主教的特征。在此基础上,天主教教义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是只有教宗才能够委任主教。

“这样最重要的教义没有被爱国会接受。如果爱国会自己选主教,没有听命于教宗。这个基本的教义没有被爱国会尊重的话,我们又怎么可以说(教会的)合一呢?……所以,无论谁做新的教宗,同中国政府打交道,谈判时都不可能从天主教最基本的教义上退步,否则他们就不是天主教了。”

作者:任琛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