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良臣:王蒙先生为何不往高处想

0
42 views
次阅读

在准备敲下这则文字时,2013年的全国两会已结束了一个,另一个很快也要结束。不管外界如何评价,我们有些人的感觉一定是良好的;可反过来说,不管我们有些人的感觉如何良好,外界却也一直认为是走过场※甚至是演戏,总之,毫无新意,“不怎么着”。当然喽,毫无新意,不怎么着,又能怎样呢?这正是中国的国情。中国国情在2013年的春天只走到了这一步,谁也没有办法。

 

  知名学者秦晖教授在他的新书《共同的底线》序言《持守底线》中讲了这么几句:“假如还没有1,那么谈论2与10的中位数有什么意义?在这种情况下,主张2的人与主张10的人难道不该首先为争取1而奋斗吗?”本人原本不是很赞成此说,因为在为1奋斗的同时未必不能主张2以及2与10的中间数乃至10※※。但从上面自己感叹的“谁也没有办法”这层意思上说,秦晖教授的话又不无现实意义。

 

  不论我们的GDP已经高到何等地步,也不管我们在外国有多少外汇存款,除了像申纪兰这种极个别“无知无识”的老太太,恐怕没有几个所谓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不从骨子里承认中国离世界发达国家还有很长一段距离,而且这距离不仅在物质上,还在精神文明上,乃至在社会管理制度上。我们现在与美国作对与西方抗衡,不是不承认他们比我们好,只是反对他们说我们不好。这即使不能说是一个悖论,也是一个大可玩味的话题。

 

  当然,任何一个实事求是者,都不能否认中国三十几年来的巨大改变,就像环球时报的总编胡锡进和政府的一些水军在互联网上吆喝的“请列出比中国改善更快的国家”,就像著名作家王蒙先生在他的《中国天机》这本新书中认为毛泽东“是一个巨大的存在”一样。

 

  据说王蒙始终主张渐进变革,这本书的字里行间对未来充满乐观。“他总能看到事物变化中的良性因子,信赖点滴的改进改良,甚至认为‘哪怕仅仅是鼓掌通过’,也比不让人知情要好得多”。这话是说得不错,可也只会出自中国人之口,世界上很多国家的人们大约是不会这样说的。其实就是在中国,也只是出自像王蒙这样的人之口,并非整体中国人都会这么想都会这么说。不然,两千多年前也就不会留下刘邦和项羽见到秦王的车队后发出的那两句名言,更不会有“唐尧虞舜夏商周”的朝代更替了。

 

  今年第一期《炎黄春秋》发表了贵州人民出版社原总编辑卢惠龙谈当年《顾准文集》出版的轶事。从文章中看到说,2007年,中国市场出版社在出版《顾准文集》的推荐词是:“在每一个时代,都有一种统治的权威性学说或工艺制度,但大家必须无条件地承认,唯有违反或超过这种权威的探索和研究,才能保证继续进步。”这比王蒙的认识深刻多了。

 

  更重要的,中国人如果都是王蒙这种态度,如果都有王蒙这种性子,或说都是王蒙这种认识,一切民谣、段子也就都可免了;不仅王岐山希望同僚们读一读《旧制度与大革命》显然属于多余,就连上面所引秦晖教授为1奋斗也可放弃。这不免让人又想起鲁迅,想起他当年讽刺有人所说的“在三民主义的统治之下,还觉得不满么?”想起他的“我们极容易变成奴隶,而且变了之后,还万分喜欢”或者“纵为奴隶,也处之泰然”,尤其想起他对奴才的定义,这就是从奴隶的生活中寻出美来。

 

  问题是社会的进步又好像不完全是王蒙这种人所希望的这样,甚至就连“鼓掌通过”也是由抗争得来。比如,改朝换代时,不论李家还是赵家打下天下后,那个登基者连“鼓掌通过”也不需要,臣民们只有匍匐于地山呼万岁的份儿。试想,如果没有十一届三中全会,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如果没有中国广大网民的抗争,毛泽东之后,虽然中国由于众所周知的客观原因不可能像朝鲜一样,出现二世、三世,可中国的很多“不好”怕也还是都会一任其旧的吧?

 

  这样说,也并非代表本人在尚未达到1时就一定主张2甚至以至于10,更不表明本人一定赞成暴力革命,而是说有时社会的进步确实不是依靠“温良恭俭让”获得的。约翰·密尔在《代议制政府》中有段话本人已经引用过一两次了,这次只能是“再三”引用:

 

  “人类的进步是许多因素的产物,人类中迄今有过的力量都不能包括全部因素,甚至最施仁政的力量也只包含某些善的要素,而其余的要素——如果要继续进步的话——必须来源于其他的方面。只是当社会最强大力量和某个对抗力量之间,精神权威和世俗权威之间,军人阶级或地主阶级和劳动阶级之间,国王和人民之间,正统教会和宗教改革者之间进行着斗争的时候,社会才有过最长期的进步。当任何一方取得结束争斗的完全胜利,又未发生其他冲突时,最初的停滞就跟着发生了,然后就是衰退。”

 

  所以说,虽然自己也完全理解“‘哪怕仅仅是鼓掌通过’,也比不让人知情要好得多”,但一与民主国家相比,就相形见绌了。另外,自己不明白的是,王蒙先生的境界为何竟如此低下。按照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的天性,王蒙为何就不往高处想呢?王蒙的这种思想真的是中国当下最需要的吗?按照王蒙逻辑,与北韩比起来,我们岂不是每天都应该大唱赞歌,或者像宋祖英那样欢天喜地地唱“咱们的老百姓,今儿呀真高兴”,或者一如几十年前就放声高歌的“叫我怎能不歌唱”?唉呀呀,真是越说越不知怎么说好了!

 

  同是中国知名人士,很让有些人头痛的艾未未在接受纽约时报中文网访谈时,与王蒙的认识就大不相同。中文网问:“中国最近进行了领导人的更替,你对共产党新的领导人有什么看法,他们会放松这样严密的控制吗?”答:“我看不到(有)什么新鲜的东西。不管洗多少次牌,拿牌的还是同一只手。这就是他们的玩法。他们从不遵守规则,从不尊重他们自己的宪法。他们的权力从来不受到任何真正的限制。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司法系统的独立。一切还差得太远,他们要做任何改变都很困难。我对改变不抱任何希望。”

 

  所以说,就算我们承认“鼓掌通过”要比不让人知情进步,但也仅止于此,绝不能称之为民主,更不能把这种方式还说成是什么“社会主义民主”,说成“符合中国国情”,说成是“有中国特色”。可现在的问题就在这里:我们一些人非要把这样做说成是民主,并且强调还是中国人民最想要的民主!我的天哪!忽悠到这等地步,还像是在21世纪吗?

 

  现在可以这么想,对于搞我们这种等额选举的人来说,一定会认为这也是一种选举,并且他一定还能跟你说出很多理由,比如已经征求过党内外一些老同志的意见啦,比如已经考察过多年啦,比如这也是“历史选择”啦,等等等等。可对于真正且已经习惯民主选举的社会来说,我们这种等额选举不能叫选举,只能叫走过场,只能叫忽悠!

 

  2013-3-15

 

 

 

  ※对此次中国两会,已有网民总结:会前定调子,会上排位子,会中念稿子,会后拿筷子。会前握握手,会上举举手,会完拍拍手,会后不动手。人多的会议不重要,重要的会议人不多;研究小事开大会,研究大事开小会。党委坐船头,政府岸边走,人大举举手,政协动动口!

 

  ※※那还是上世纪60年代,一边中国人民饿得要死,也就是奋斗多年,牺牲无数仁人志士,其实连1也没达到,一边不是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吗?

 

 

 

 

 

——《纵览中国》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