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妇在计生委离奇死 当局封网掩盖真相

0
28 views
次阅读

 

m0327-ql2pf

图片: 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 (大河健康网)

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一名农村妇女到计生委要求赔偿时离奇死亡。当局封网掩盖真相,并恐吓死者家属。

3月14日,周口市太康县大许寨乡北张楼村42岁的村民杨玉芝在县计生委办离奇身亡。死者家属于事发后,在各论坛发帖称,当晚7点接到通知称,杨玉芝惨死计生委,已被拉到县中医院太平间。家属发现,尸体全身伤痕累累,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脖子有一道深深的钢丝绳索勒痕,整个脖子几乎被勒下来,身上带着的几千元也不知去处。家属写道,县计生委办事人员涉嫌故意杀人,渎职,滥用职权,县公安局非法监听受害人家属电话。相关政府部门贿赂媒体记者,阻止媒体报道。

本台记者从死者照片看到,杨玉芝的颈部有一道超过一公分,类似钢丝索勒痕。死者女儿的一位同学周三告诉本台:“这件事(家属)被迫签字了,遗体也火化了,现在好像正在谈补偿,政府那边也是一直在推。现在我们真是不好说了,那天不知道谁发了一个帖子,说出事实真相。政府部门现在已经说了,如果再发帖子,把她(死者女儿)爸爸还有她,抓进去。意思是造谣生事,散布谣言。她(死者女儿)现在估计也妥协了,觉得跟政府不能够完全作对,现在没有能力替她妈妈伸冤。”

记者致电死者的丈夫询问,对方不愿多说。

记者:您好,您是杨玉芝的家属?
回答:对,啊。

记者:问一下,她的善后现在怎么处理?
回答:不知道,不知道。

记者:政府有没有跟你们说补偿?
回答:不再谈了,这事冤枉。

对方说完,匆忙挂断电话。

记者又致电死者的女儿。她作了简短答复:“她是我妈妈,已经给我们处理好了,反正事件已经解决好了。我们的家人不要你操心了,谢谢,挂了”。

对此,死者女儿的同学告诉记者:“他们的电话被监听了,包括我的同学都被监听了。我们是局外人,但只能说以客观的态度陈述我们所知道的。之前去了好多记者,结果那边(官员)一给钱就立即走了”。

记者转向县计生委办公室了解情况。

记者:关于杨玉芝自杀身亡的事情,现在怎么善后?
回答:你是哪里啊?

记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
回答:你往宣传部打,这个事由宣传部统一回答。

记者:这件事你们县计生委有责任吗?

对方径自挂断电话。

据县政府3月15日通报称, 3月14日9点多,杨玉芝再次到太康县计划生育委员会政策法规股,要求给予20万元的一次性补助。13点30分左右,杨玉芝要求查看市级鉴定病历,并与村支部书记一起在计生委大厅等候。当村支书去计生委文印室询问病历是否复印结束时,病历刚复印至第六页,突然有人发现杨玉芝在楼梯口处上吊。工作人员李某立即叫来其他人员进行抢救,同时拨打120。14点20左右,杨玉芝在医院因抢救无效死亡。

这位匿名的同学称,当地媒体虽然作了报道,但回避了关键细节,包括对死亡现场的描述:“你如果自己看,上面写得挺马虎的,好多细节都没有写,说是两点多在医院抢救无效,实际上拉到医院时,人已经去世了。“

死者家属发帖称,杨玉芝于1995年参加县计生手术,因手术失败于2006年被县计生委强行再次手术,直接导致多种疾病发生,生活不能自理。为求公道,她多次到计生委反映情况。

而县政府则称,县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站给杨玉芝进行女性输卵管结扎术。依据相关规定,认定杨玉芝术后问题属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三级戊等。并自2012年1月起,给予其每月200元的特别扶助款。

对此,该同学称:“本来是两等,政府改成三等,那二等和三等的赔偿是不一样的。她妈妈不甘心,四十几岁,完全丧失劳动力,家里还有这么多孩子(四个孩子),因为毕竟是计生委的过错,然后去计生委索赔,结果就出了事”。

她说,死者有四个孩子,最小的五六岁,稍大的两个还在读中学。上有父母,家庭负担沉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