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声援安妮者物品被洗劫,张林父女被强制押回蚌埠

0
26 views
次阅读

合肥声援安妮者物品被洗劫,警方拒绝律师会见

(维权网信息员余醒报道)本网信息员获悉,4月16日上午10点钟左右,大批警察和戴墨镜的便衣特务对合肥琥珀小学门前广场进行了清场,张林、安妮及声援安妮的张圣雨、陈远华、赵海通等九人被带走,广场上的帐篷等物品被清理掉,张林及现场相关人员的手机被屏蔽。之后,警察和特务对他们下榻的家春秋快捷酒店进行了洗劫,酒店的人除酒店工作人员外要么被带走,要么被赶走。刘晓原律师得到消息后赶到派出所要求见当事人却不予理睬。

之后得到消息,张林和安妮被遣送去蚌埠,并强迫要求写下“自愿到蚌埠读书”的承诺书。

赵海通等人被警方控制10小时后,回到酒店看见酒店一片狼藉,多个房门被撬开,他们所有的现金都不见了。

上海维权人士声援张安妮喊出“我们的孩子要读书”(图)

(维权网信息员雷鸣报道)4月15日,上海部分维权人士获悉安徽省合肥市琥珀小学剥夺十岁女童张安妮受教育的权利,感到非常愤怒。张安妮不但是安徽蚌埠市民运人士张林的孩子,更是中国大陆13亿人民的孩子。孩子是国家的未来、民族的希望。

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陈志方、颜凤英、颜桂英、颜秀英、颜兰英、尹慧敏、赵迪迪、郑培培、谢金华、金妹珍、周锦南、周翠华、孙翠芳、庄秀珍、陈秀英、徐小妹、陈启勇、李惠芳、黄哓年、顾爱琴、王容华、奚仁娣、周雪珍、秦明芳、胡琴珍等74人为张安妮呐喊,喊出《我们的孩子要读书》的口号,并打横幅标语《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六条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为张安妮呐喊我们的孩子要读书》。声援抗议的过程中遭到警察阻止和驱赶(见照片),但仍有20多位维权人士躲开警察视线坚持为安妮声援。

大家认为,执政党连儿童合法上学的权利都保障不了,公然践踏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儿童权利公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从安妮被剥夺受教育权的案例看出依法治国又是纸上谈兵。

上海74名维权人士强烈要求:琥珀小学必须立即无条件允许张安妮返校,充分保证返校后张安妮的人身安全。
 

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被带走,沈良庆家被断网

(维权网信息员夏雪、东建报道)4月16日上午,安徽省合肥警方对“家春秋宾馆”实施清场,30余名从各地前往合肥声援张安妮入学的网友被带走,张林和张安妮父女被强行押回老家蚌埠。与此同时,维权网信息员周维林被警方带走后与外界失去联系,合肥异议人士沈良庆家宽带网络被切断,手机信号被屏蔽,数小时无法与外界联系。

据当时在现场外围的欧阳小戎介绍:4月16日上午8时50分,他到合肥围观张安妮上学事件,先来到琥珀小学附近小花园,与在花园上的网友交流合影后,准备赶往家春秋宾馆,拜会张林先生。9时零5分左右,当欧阳小戎走到家春秋宾馆门外,见宾馆门口已经几名便衣把守,超过二十名便衣警察正往宾馆内涌,同时有数十疑似联防队员的青年正从停在街边的中巴车上跳下,紧随警察冲进宾馆。小花园附近及宾馆附近,共有中巴车七八辆,及大量警车。

当欧阳小戎回头向小花园去时,小花园路口上有便衣警察把守,禁止行人靠近。随后,欧阳小戎离开现场,目前,宾馆内所有人已失去联系。

另,合肥维权人士周维林16日上午遭警方口头传唤,被周拒绝。11时35分,周维林拨打沈良庆的电话,沈从电话内听到周维林正在与人争吵,正准备说什么,电话已断,随后周维林与外界失去联系。

中午,沈良庆发现家中网络、电话均无法使用,打手机报修时发现手机也没有信号。直到5点左右才自动恢复正常。随后通过马粮钢从周维林家打来电话得知:周伟林被警方带走后,家中电话线和网线均被人从外边扯断。目前周维林尚未回家,具体情况不详。

合肥声援安妮行动被清场,张林父女被强制押回蚌埠

(维权网信息员亦然、华新报道)4月16日上午9点左右,数百名便衣冲进张林父女及各地声援网友们投宿的“家春秋宾馆”,30余名各地网友被抓走,张林及女儿安妮被强行带离合肥,押送回蚌埠的老家。

据本网了解,上午9点半左右,张林的房间被多名国保撞开,张林在抗议中,双手及脖子受伤,由于当时张林与女儿并不在一个房间,张林极为担忧女儿的人身安全。此时,几名女国保要求张林“赶快走”,张林质问“为什么要跟你们走?”下午2点,张林父女被合肥的几名女国保押送回蚌埠老家。

据小安妮讲,当时她吓得直哭。

目前被抓走的30名各地网友情况不明,本网将会继续关注事态的发展,并呼吁合肥警方依法还小安妮读书的权利!

紧急关注:合肥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包围声援安妮的人士

(维权网信息员青宇、钟鸣报道)今天上午11点10分,本网信息员接到安徽省合肥市维权人士报料,说合肥警方已经出动七八辆中巴车和大批警车,将家春秋宾馆与琥珀小学前小花园包围,屏蔽了所有在场人士的手机,对声援张安妮上学的人士进行清场。

据知情人士说:刚才周维林来电话说警方试图对他口头传唤遭拒绝,接着武汉余全红女士发来手机短信:“小花园被包围了,不知道他们安危”“目前确定已经包围,现场手机全屏蔽。”我打中国妇权义工姚诚手机,果然无法接听。正考虑是先在网上通报一下,还是赶去看看再说,有人敲门,以为是秘密警察,没有应声,但感觉声音很熟悉,从猫眼看出是剃了光头的小戎。他进门后告诉我刚到合肥,直奔琥珀小学翠竹园分校小花园,跟网友们拍照后准备去家春秋宾馆,就见开来大约七八辆中巴和大量警车,有几个便衣把守宾馆门,从中巴下来的人往里冲。他见进不去了,又折回小花园,结果也有人把守不让进,只好来我家暂避。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