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频:习近平不会做的和可能做的事

0
22 views
次阅读

中共十八大后,人们关心的问题,从新班子如何组成,权力更替是否顺利进行,转到对习李新政、对未来十年中国的前景上来。这里,我简要谈谈对几个大家可能比较关心的问题的看法。

第一,习近平会不会实行政改?

根据现在得到的所有可以信赖的信息,没有一条信息指出,习近平会很快进行政改。

支持习近平的人,曾对我透露,习近平要走三步棋:第一步,上台之前要掌稳军权,否则什么事情还没做,就可能被军队拱下台;第二步,上台之后,第一届任期,要搞好吏治、法制;第三步,五年之后的第二届任期,开始民主。

我对这一说法,持疑问态度。即使是这一说法,也显示习近平在第一届任期中实行政改的可能性近乎没有。

习近平能够做的事,主要是掌稳军权和整顿吏治。抓军权看来是很有成效,一方面是因为他与过去二三十年间的几代中共领袖不同,他确实有一定军队的背景,他父亲就曾是军事指挥官,他自己也担任过中央军委秘书长的秘书。在和平时期,有这样一个有一定军队背景的人来担任总书记,是容易赢得军队支持的重要原因。

我们在十八大之前所获得的习近平对军队人事的安排,是完全出乎外界意外的。军队主官,除了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国防部长常万全、二炮司令员魏凤和之外,其它主要军事职务,都是来自各大军区,而不是来自中央军委、各总部和各军、兵种,也不是与军事官僚系统有深远瓜葛的高级将领,这就说明他打乱了江泽民、胡锦涛原有的军事人事体系,而建立了“习家军”。

我判断,现在军队对习近平不构成太大的威胁了。中国军队本身就是没有独立的政治能量的武装力量,只是党的强权人物拿来威慑对手的工具,现在就是习近平的工具。

习近平整顿吏治,也会收到一定成效。他的亲民作风,他的反腐举措,虽然与政治体制改革没有实质上的关系,但在专制国家中,开明领袖的形象,还是能赢得不少老百姓的好感。比起那些呆板的、僵硬的领袖,习近平能够赢得更多人望。

他在行政体制改革方面会有一定推进,在建立效率比较高、比较透明公开、相对更容易受到民众监督的公务员体系上,会有实际功效,成为中共获取民心的最重要的一个管道。

习近平还会抓司法审判,让司法増加一些自主性。但是,如果不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司法不可能独立;司法不独立,就仍然是党的政治工具而已,根本无法从根本上改观,不管是中央垂直领导,还是地方党委领导。

简而言之,从整体上看,我判断,习近平在前五年的吏治,会有一定程度的起色;行政改革会有一定收效;他也会更多地分出一部分利益,给老百姓施以小恩小惠。那么,未来这五年,如果没有特别大的意外,他的权力会巩固下来。但接下来,他不会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政治体制改革。

当然在专制社会中,总是会出现各种偶然意外的。那在未来某个阶段,习近平是否会有所突破?我们无法对具体事项做出确定的预测。关键在于,习近平是否具有历史性的道德勇气。权贵集团也是可以站在历史正确一边的,而不是非得让人民推翻。

第二,习近平会不会改变外交政策?

中国现在有不少高调的民族主义论调,甚至军方的一些将领也发出鹰派的声音,并不意味着习近平现在就会走上扩军备战的道路上去。习近平抓住军权,与军方建立密切关系,更多地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让军队成为他的保护伞。一些将军的讲话和民间的民族主义情绪,都不足以让习近平不惜对外一战。因为中国现在外交环境相当恶劣,中国对外实行“殖钱主义”——西方列强当年到一些落后国家是实行殖民主义,而现在中国去是殖钱主义,大批注入资金,一方面用它跟西方国家一样来掠夺、争夺资源,另一方面用钱敲门开路,软化与西方的关系,在全世界实行“金钱外交”。

虽然有金钱做后盾,但是中国的意识形态和强势做法,广泛引起反感,以致全世界对中国的“和平崛起”表示高度怀疑,对中国的霸道作风有所反弹,这也给美国“重返亚洲”开辟了道路,原来反美情绪比较强烈的国家,像日本、韩国,都纷纷给美国打开大门。

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如果发动对外战争,如果不能威慑西方和其它国家,就会陷入更糟糕状况,在国内被民族主义牵着鼻子走,在国际上更加孤立无援。所以,我相信,习近平的外交政策与中国过去相比,会更缓和一些。尽管他也会放出一些民族主义高调,但是在外交上不会被民族主义和军队的鹰派挟持。

当然也会有“意外”的收穫:如果习近平判断失误,贸然发起了战争,那或许会重蹈当年晚清、甚至民国的“亡国”老路,无论是赢了战争还是输了战争,中国都会开啓全新的政治新局。

而如果习近平在走缓和外交路线的同时对内进行政改,西方对习乃至中共的态度会大为和缓,良性互动下,天地越走越宽;而如果习拒绝进行政改或者总是举棋不定,西方和其它国家对习近平和中共的怀疑态度会随着中国国力的提升而与日俱增,恶性互动下,也无疑会进一步限制习的外交乃至内政作为。

第三,爆发革命的可能性有多大?

1989年“六四”之后,当局成功地威吓住了不少中国知识分子和民众。一些知识分子为自我安慰,进行对历史的反思,结论之一就是“告别革命”,反对革命。革命在中国成了洪水勐兽,许多知识分子自动地切割了与民众抗议的关系。所谓“公共知识分子”,大部分都是在清谈,更多的知识分子与既得利益集团、与专制权力体系融合一体,使民众的反抗运动得不到知识精英、知名人士的支持和引导,他们提出的利益诉求,多是个人的、局部的和地方的,很难形成全国性的规模和影响。

另一方面,习近平时期,维稳系统会进一步巩固、持续,使中国的群体抗争事件很难得到全国范围的唿应,一冒头就会遭到警察的全力打压,难以发展成全国的革命。

虽然网络、微博微信等新媒体正在发挥越来越大的功效,网上很多言论使我们看到希望,但是从网上唿应变成网下支持,还有一段不短的路。同时,我们看到,一些号称拥有几十万几百万粉丝的名人中,有的只是哗众取宠之徒,和当年天安门广场上为争名不惜一切的家伙没有差别。只有比较长的时间才能看清他们的真面目,但人民已经付出了代价。而真正有历史感、道德感、洞察力和领导力的人,又往往被这些投机泡沫所淹没。

同时,当局看到网络危险,集结了强大的“五毛党”、“网络部队”,这是一支恐怖力量,正在加大撕裂中国,也在攻击世界网络秩序。

历史上很多时期,就是邪恶战胜了正义。

第四,能否清除腐败,能否解决贫富差距?

习近平反腐,其实局限在整顿吏治的范畴。官与吏本来是分开的两回事,习近平可能对下层的“吏”要求比较严,也会查处一些“苍蝇”,在工作作风上会有改善。但是如果他不能抓出贪腐的大人物,例如政治局委员甚至常委这一级大佬,就说明出他没有真正反腐败的决心。搞什么“四菜一汤”,只不过让官员的腐败变得更隐蔽、更狡猾。

问题很简单:如果不能腐败,现在中国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要报考公务员,要挤进来当官?当官被百姓臭骂,被社会仇视,显然毫无荣耀可言,可他们还要争着抢着来当,只是为了实质性的好处——腐败,是中国共产党能够生存、能够运转的基础,对官员的吸引力所在。真要把腐败反掉了,也就把共产党反掉了。习近平如果真要反腐败,那就说明他真要政改了!

当然,抓出一些小吏的腐败,还是能够赢得一部分民众的欢唿的。

贫富差距扩大的趋势,在习近平时代会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他可能採取两种手段。

一是进一步扩大权贵阶层的规模。中国与其它许多国家很不同的一点是,中国的既得利益阶层十分庞大,不是几个、十几个、几十个家族,而是几万、十几万、几十万个家族,从顶层的政治局常委到基层的村长、居委会主任,一个警察,一个税务官员,都是既得利益阶层的一部分。还有他们的朋友、同学、情人、老乡……这个群体的人数惊人。所以利益集团与老百姓的对抗,并不是1比9、不是绝对少数比绝对多数。他们对体制虽然也不满,甚至仇恨,但是他们的利益从体制而来,所以维护这一体制的力量是相当强的。习近平的第一种方式,就是进一步扩大这个阶层,稳住他们,赢得他们。

第二就是分利——将改革的红利,切出一小部分,哪怕在外界看来微不足道,送给从来没有得到过改革好处的底层民众,他们也会感恩戴德。像建立完善全民医疗保险和贫困民众生活救助体系等,都能够有效纾解由贫富差距引发的怨气。国有企业全民股份化,也是可能的:将部分红利直接分给百姓。

综上所述,归纳一下:中国在未来五年中,看不到多少政改的可能性,也很难看到革命的希望,习近平会以一个开明君主的形象,缓解社会矛盾,缓解与西方的关系,中国经济崩溃的几率较小,也有可能继续保持一定程度的增长——虽然与过去相比没有那么高的速度,但只要不惜透支未来的代价,还是可以保持比较高速的增长的,这样就可能将政治危机,延缓到他的第二届任期,甚至“击鼓传花”到他2023年任期结束前后。那时,政治势力和政治思维进入新的阶段了——我在五、六年前写过一篇文章,就认为中国的民主化来临,要到2021年左右。(根据何频2013年3月10日谈话整理。明镜月刊第40期)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