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学生将举行六四悼念活动

0
45 views
次阅读

林楠森
BBC中文网台湾特约记者

台湾学生两年前开始在六四进行大型悼念活动

台湾的一群大学生在今年的六四周年当天,将在台北的中正纪念堂联合公民团体举行一场六十四分钟的纪念晚会,他们对六四24周年悼念的主题是"从平反到究责"。

此一由来自台大、政大、清大、成大、东吴、淡江等学生串联的六四悼念活动,从两年前开始在六四当天进行大型集会,并组织了"台湾学生促进中国民主工作会"关注中国民主化议题。

台大哲学系学生涂京威是今年悼念活动的筹备者之一,在1989年天安门学运及其后镇压发生时,涂京威尚未出生。

涂京威说他在成长过程中第一次接触到六四议题,是在高中的历史教科书中读到,但真正触动他关心中国民主化,则是台湾在2008年底的野草莓学运。

"中国影响力"

野草莓学运是当时学生针对台湾当局在海协会长陈云林到台时一系列作法的抗议,当局动用警力在陈云林所到之处路检盘查、搜索扣留、或在公共场所驱赶遭其怀疑可能会抗议陈云林的台湾民众。

许多作法都被质疑是台湾民主化以来未见的侵犯人权,引起学运爆发的导火线,是警方在高速公路交流道搜索没收台湾国旗以防人们向陈云林出示,以及冲入一家唱片行强迫其停止公开播放具台湾意识歌曲等。

涂京威说当时台湾当局对民众的对待,令他第一次理解到中国对台湾有着实质的影响力。

在今年台湾学生悼念六四活动的网页上,这些学生说台湾与大陆交流越来越深,幅员辽阔的中国他们无法巨细靡遗地了解,而当众人都把焦点关注在其突飞猛进的经济时,他们希望指出全面看待中国的重要性。

这些学生们说,六四事件(八九学运)对中国改革开放是个关键性的转折点,值得他们一再地探讨。

他们并说无论政治立场如何,中国的未来必然牵动台湾。
 
台大学生涂京威通过中学教科书第一次接触到六四议题

今昔声援

这群学生组织的六四平反究责运动,并不是台湾学生对天安门学运的首度声援,台湾中研院社会所副研究员吴介民在24年前刚解严的台湾,即是当时声援北京学运与谴责镇压的台湾学运成员之一。

吴介民说,当时台湾学生在抗争台湾本身的不公不义,看到中国当局动用军队镇压学生,对他们造成很大的震憾。

而对于二十多年后台湾学生再度集结声援六四,以及曾经中断的台湾学运又显得活络,他认为这台湾近年来政治、经济、社会等发展息息相关。

对于学生们提到的中国影响力一事,吴介民表示台湾本身政治局势变化以及中国的崛起,的确使得眼下的台湾学生感受到台湾生存的巨大压力。

像涂京威这样在89后出生的一代,吴介民认为与他那个世代的学运成员并不相同,他说他们成长的过程已经没有威权的压迫,这使得他们对民主的想象,以及公民意识的觉醒很高。

吴介民并观察到台湾媒体24年前对天安门镇压的报导方式,并不是从公民社会角度,而是从国家中心观点出发,社会上对六四的有着一种意识型态教化下的"背诵式"反应。

他指出相对而言眼下台湾学生及公民社会对六四的声援,更多的则是一种对普世人权关注的政治觉醒。

各界态度

虽然台湾学生再度自发性地集结声援六四,但若与香港要求六四平反的规模与力度相比,台湾社会总体来说对这样的议题相对冷淡。

涂京威以他自身在台大校园的经验说,他身旁多数台湾同学对平反六四这样的议题显得冷漠,而他的理解是许多同学认为中国距离他们太遥远,且即使是陆生对此也不愿多谈。

就香港与台湾对六四一路以来冷热有别,吴介民则认为从历史的脉络来看将更将清晰:在六四镇压发生时,当时正在起草特区基本法,而相对来说当时的台湾并没有这种立即将被中共统治的迫切危机感。

他指出这种冷漠也同冷战下国民党的长期锁国与反共教育有关,以1989年当时台湾氛围来说,当时人们除了对中国了解不多,且关切中国议题不无可能会被扣上"匪谍"的帽子。

组成成份包括台湾各路民运人士的民进党在当时被国民党当局宣传为"中共同路人",吴介民认为在这种氛围下民进党集中力量在反抗国民党政权,对中国民主议题并不关心。

但他也注意到近期民进党的一群中生代政界人士,在该党的全代会上提出《台海人权决议文》,他认为这是该党在执政八年后认知到必须要面对中国,是一个好的发展。
相对于民进党,台湾眼下执政的国民党在"国共合作"后对中国民主化议题态度也引起瞩目,比如马英九在2008年上台后发表的年度例行性六四感言调性一改过往,这在台湾受到了一种"换了位置就换了脑袋"的批评。

吴介民说换了位置未必就换了脑袋,但马英九的确是换了态度。而这种态度的转变在吴介民看来,涉及了其信念是一种基于基本价值的理念,还是一种算计。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