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保华:香港土共大战港英余孽

0
26 views
次阅读

《看》杂志第132期2013年6月号www.watchinese.com

梁振英出任香港特首未到一年,利益格局还没有完全摆平,其实也不可能完全摆平,因此内部自然不时有龃龉出现。尤其梁所代表的利益集团,与过去港英延续下来的政经利益集团不同,是本地土共与新来的中资利益集团的结合,因此要求重新划分利益的要求相当强烈,其内讧程度自然也格外难看。这点北京早看在眼里。所以原中联办主要人马被调走,就是避免新利益集团在中联办支持下,冲得太勐,导致翻船。

吴康民出马抵制普选

英勇出战的土共代表人物是吴康民。此公今年87岁,原为左校培侨校长,是教育工作者,桃李满左营,原来在左派中不失为比较正派者,虽然也是1967年左派暴动的骨干。他连任7届人大代表,97“回归”第2年就荣获大紫荆勋章。但是香港社会长期的反共气氛,使他深受精神创伤,不是一枚勋章可以平復的,因此越到耄耋之年,那股怨气越是集结在一起形成越来越大的能量喷薄欲出。

去年唐英年与梁振英争夺特首大位杀得你死我活之时,唐英年这位港英孕育出来的“富二代”,虽然早已投身爱国阵营,并与江泽民家族结缘,但是始终与土共不是一个流源而难以投合,遂在关键时候爆出梁振英曾经扼杀言论自由与企图出动防暴队伍镇压异议人士的内部机密;吴康民就因此大骂唐英年是“敌我不分”、“认敌为友”,甚至可能沦为汪精卫式的“汉奸”。他的敌我意识非常明确,得益于中共长期的阶级斗争教育,也有异于香港其他的政治派别。

这次吴康民再次发难,源于泛民主张为争取普选而“佔领中环”。为此,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在4月24日宣佈成立新组织“香港2020”来推动民主政制改革,希望就特首和立法会普选方案收集各方意见,今年内会向政府提交方案。在记者会的前一天,也就是4月23日,吴康民就发出隆隆炮声,在明报发表《不可轻视英国在香港的潜势力》的文章。

吴康民声称,英国人在1980年代就锐意培养他们的代理人,而且“卓有成绩”。他们吸收一些骨干分子,参加核心组织,甚且加入MI-6。在公务员队伍和工商各界,都通过利害关系、当然也有意识形态上的反共共同理念,形成一定的亲英势力。他认为这些“港英余孽”组成了四个梯队:

港英余孽的第一梯队的代表人物是陈方安生。她是港英当局培养准备当特首的首选。但此人恃才傲物,沉不住气,终于自我爆炸,错失良机。他又不点名指,自由党是其中的第二梯队。第二梯队目前还在台上。中央为了缩小打击面,仍让他们佔有一定的荣誉职位。但在去年特首选举一役,他们公然与中央唱对台戏,主张投白票以促进流选,暴露了港英余孽的面目。其他则还在犹抱琵琶半掩面。

共产党文革手法整套照搬

亲英势力当然有,然而吴康民用四个梯队来形容,完全是过去共产党整人那套“有组织、有纲领”的手法。暗示陈方安生是MI-6(英国秘密情报局SecretIntelligenceService,SIS,又称为“军情六处”,是英国对外的情报机构)的人,让人想到文化大革命时,由周恩来领军的刘少奇专案小组指控国家主席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战略特务。

陈方安生本人没有怎么理睬这种文革手法。但是自由党创党主席李鹏飞则也在明报撰文反驳。自由党也是建制内的“爱国爱港”政党,成员是港英时期成形的工商界人士,有别于后来的中资或依靠中资的暴发户。港英时期成长的工商界人士因为英国治下的长期熏陶,多少有点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观念,与一切听命于共产党的利益集团不同。李鹏飞辩解说,自己一直没有英国护照,亦曾拒绝当前港督彭定康的“马”,批评吴的指控“很错”,对自由党不公,“妄想之余也令人费解”。

李鹏飞的辩解还比较客气,不失绅士风度。但是吴康民却再撰文说李鹏飞与自由党“气急败坏对号入座”,并指责李鹏飞,“如果不是李兄十分天真,便是他隐瞒了若干真情”。为此,他说:“我在这里还要向大家透露一个未为人知的秘密,正是这位没有封爵和领取英国护照的人,曾被推荐担任第一届香港的行政长官呢。”吴还指责自由党主席田北俊当年没有支持23条立法,导致流产。

吴康民连续勐轰,使田北俊按捺不住,4月29日发表题为《吴康民的胡言乱语和被遗弃的仇恨》的文章,直指香港土共的要害。文章说,吴康民发挥了土共思维混乱而又执着秋后算帐的本性。还说:

“吴康民近年有被遗弃的孤怨心态,80多岁高龄仍好出风头,这一点京港两地早已众人皆知。他好作惊人语,可惜经常思维错乱。譬如他既然承认2003年董建华政府立法23条,『手法和时机都不成熟』,那么我当年身为行政会议中人,洞察此弊,向董建华力陈不果而辞职,又何错之有?

“我不怪吴康民老煳涂,只原谅他从来不曾处身香港权力中心而妄自推论的浅薄无知。10年前的23条立法,时机不当,手法粗劣,引致民愤沸腾,董建华班子内的高官、『爱国爱港』的建制中人也多认为如此盲进,必酿流血之祸。我向当时任保安局长、主推立法的叶刘淑仪实话实说,她仍一意孤行。50万人大游行次日我面见董建华,他也无动于中。7月4日,我飞往北京会见当时港澳办主任廖晖,力陈形势紧急,回港之后我宣布退出行会。”

没想到田北俊对土共有这样清楚的认识。不知道是吴康民理屈词穷,还是中联办插手劝架,吴康民挑起的这场争论暂告一段落。其好处则是让没有经历过文革的香港年轻一代,再度认识香港土共的真面目,这对梁振英绝对不会加分。也由于这是由“佔领中环”牵出来的,也有助于市民对“佔领中环”的参与,因为包括建制中的一些人,谁也不想香港土共因为没有民主选举而拿到特首大位,那将是香港的灾难。

作者为资深评论家、专栏作家、中共党史学者。曾担任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院长张五常教授助理研究员,研究中国政经改革。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