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牧青律师:赤壁会见五君子纪行(图)

0
38 views
次阅读


 

6月19日下午四时许我和吴魁明律师及长沙卢京美、罗立志律师赶到湖北咸宁赤壁看守所,会见对象是今年5月以“非法集会”被抓的五君子:袁奉初(袁兵)、袁小华、黄文勋、陈剑雄(陈进新)、李银莉。五君子中除李银莉外,过往都工作、生活于广州、深圳(黄文勋在深圳),与我和吴律师均相识。他们都是善良正直、追求民主宪政的维权人士,长期在广州、深圳从事民主维权活动,过往虽屡遭打压,鉴于广东相对开明的政治气氛,也并无大碍,完全没想到此次他们竟折戟赤壁。

因为目前我们只有袁奉初、黄文勋二人的授权委托书,故先会见此二人。按照事先商定的分工,我会见袁奉初,罗律师会见黄文勋。

会见办理很顺利,很快我就见到了身穿黄色囚服的袁奉初。袁奉初向我讲述了五君子被捕的经过:5月24日晚,周游各省的黄文勋由武汉余全红女士陪同来到赤壁。因为是旧相识,故袁小华从湖南家乡赶来,会同正在赤壁家乡的袁奉初、陈剑雄及本地网友李银莉女士一起接待第一次来到湖北的黄文勋(黄是广东人),当晚新老朋友相聚言谈甚欢,第二天一早余全红女士告辞返回武汉,五君子仍余兴未消,一起游览赤壁风光。漫步到赤壁广场时,黄文勋提议在广场合影留念,并展开随身携带的印有“光明中国行”及“广东民主人士周游华夏,践行中国宪政梦”字样的两面旗帜,恰在此时,一群当地国宝约十几人扑上来抓捕,这些人既不亮证件,也不说明身份和抓人理由,刹那间五君子还以为遭到了流氓袭击。在强行带五君子上车时,黄文勋进行抵抗,撕烂了一个国宝衣服。因为这次肢体冲突,五君子遭致国宝的凶恶报复,均遭受不同程度殴打。警方并且示意拘留所同号囚犯对五人进行“帮助教育”,结果五君子又遭同号囚犯痛殴。而在当晚提讯中,黄文勋被单独提出,全身多处被电击。黄文勋疼痛难忍,凄厉嚎啕。“那是我长这么大听到的最凄惨叫声”,袁奉初说完,似乎仍心有余悸,而会见黄文勋的罗律师印证了袁奉初所言完全属实。

五君子初始是以“非法集会”各被处以十五天行政拘留,由咸宁国宝将五人分散数地关押,6月8号,五君子被转为刑拘,全部转到赤壁看守所拘押。赤壁警方对袁奉初宣布的刑拘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起初我以为袁说错了,反复追问后方确认。而黄文勋的罪名却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两次拘留,咸宁当局均未向五君子本人及其家属发出书面拘留通知。看来刑拘罪名只是咸宁当局方便羁押随意而定,并未确定也未统一。

回想起五君子被抓当天,黄文勋还曾在派出所还给我打过一个电话,简述了被抓经过,与袁奉初的叙述基本一致。当时我还发了一条微博,乐观地认为他们会很快获释,结果此后他们便似人间蒸发一般了无讯息。在我们来赤壁前,网上便盛传五君子被刑拘且遭酷刑,如今会见,传言果然被验证成真,令人感概这个国家的传言、谣言常常都是真相,而官方的辟谣则多为造假。

按照袁奉初提供的地址,出看守所后,我们三位律师(罗律师会见结束便赶赴另一地办案)直奔陈剑雄家,获得了其家人的授权委托。路上接到民生观察网电话,我如实通报了案情。接着刘莎莎打来电话询问情况,最后问可否将情况公诸网上,刘莎莎的最后一问提醒了我,我请她暂缓发布,怕妨碍明天会见袁小华、陈剑雄,但是已经晚了——民生观察网发布后,自由亚洲等媒体随后也发布了消息。

第二天上午,我和卢律师陪同吴魁明律师前去会见陈剑雄(袁小华的家人尚在赶往赤壁的路上),国宝已经赶到看守所下令不得会见,并称律师昨天会见袁、黄二人是看守所失职所致。我们看到下发给看守所的通知上并无具体罪名,只注明五君子系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这样一个总括罪名。

既然无法会见,我们只好赶到赤壁公安局法制科申请会见,法制科以《刑诉法》37条3款规定为由拒绝律师会见。虽然该条款与危害国家安全罪是配套的恶法条款,我们也无力对抗。谈到五君子及其家人至今未收到书面刑拘和行政拘留通知问题,法制科认为按照刑诉法83条规定,五君子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罪,可不予通知。吴律师随即质疑他们乱定罪名,以达到不通知家人、不让外界知晓的目的。我则质疑:行政拘留你们依法应通知家人吧,为何其家人也未收到通知?对方无言以对。

稍加留意,我才发现法制科里竟无一人穿着警服,除了一位便装女警官接待我们,其他均为身着便装的黑胖粗汉,我断定他们都是国宝。这些家伙歪七扭八地坐着,其中一人更是把大腿翘到椅子扶手上左右晃荡,用浓重的方言恶声恶气地回应吴律师的抗议。这些家伙面目可憎,与电影里的土匪毫无二至,出演土匪无需化妆。这几个人一定有殴打五君子和电击黄文勋的匪徒吧?想到带我们来这里的国宝是一位面目姣好的年轻女性,我内心油然而生怜惜: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与赤壁公安局法制科的交涉无果,我们只好离开去探望袁、陈家人。与袁、陈两家人交谈得知,袁奉初和陈剑雄均有两个未成年子女,二人家庭经济均极困难。袁奉初的太太是位淳朴的乡下女子,谈到近年袁奉初多次参与民主维权活动,她淡淡地说从未怪罪袁奉初,这次也是。李银莉与其丈夫均为当地一家学校教师,目前暂时无法联系到其丈夫、孩子。袁小华、黄文勋则为单身,我们已经与其家人取得联系。武汉余全红女士受五君子牵连,被武汉警方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目前已经获释。

五君子被捕,起因竟是因为在公众场所合影!由此观之,湖北当局何其霸道,又何其脆弱!它们抓人并非以行为为尺度,而是以人为尺度,是对人而非对事——五君子皆为小有名气的民主维权人士,长期致力于推动宪政民主进步的活动,正是它们的打击、迫害对象。

近段时期,中华大地公然反宪政、民主的歪风逆流甚嚣尘上,咸宁当局大概难得一次抓到五君子这样的“大鱼”向主子邀功请赏,才上演了这样一出无中生有、挥舞鸡毛当令箭迫害民主维权人士的丑剧,这一幕丑剧终令咸宁赤壁如愿以偿恶名满天下!

6月20日下午,我们三位律师乘坐高铁各自返回长沙、广州。近日听闻五君子已被咸宁赤壁当局正式逮捕,罪名不确。不久,我们将再次向赤壁进发。

2013/7/6于广州

隋牧青律师电话:13711124956

邮箱:[email protected]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