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钟亚芳血控桐庐县政府非法剥夺人身自由变相杀人(多图)

0
46 views
次阅读



廉租房变监控房2

花钱雇佣的社会人员及警察等3



缠防户发布在网上4

 (参与2013年7月22日讯) 
  关于浙江省桐庐县政府滥用职权花钱雇佣
   俞一丕等社会人员在没有任何法律依
    据、没有任何执法凭证下,对病重
     访民钟亚芳长期实施“监视居住”
        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控告
    控告人:钟亚芳,女,汉族,1967年3月5日出生,原桐庐县中医院主管护师,核污染与上访被精神病致多种疾病危及生命受害人,家住浙江省桐庐县桐庐镇惠民小区,电话:15306516215。
   被控告人:浙江省桐庐县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方毅,职务:县长。
    被控告人:桐庐县人民政府花钱雇佣的俞一丕、陈晓雄、程晓蔚、陈刚等6—10名社会人员。
   控告事项: 桐庐县人民政府及其花钱雇佣的社会人员触犯法律,以“监视居住”的方法非法剥夺病重访民钟亚芳人身自由长达2年。
   控告请求:
   1、 请求立即依法解除(撤去)桐庐县人民政府滥用职权花钱雇佣俞一丕、陈晓雄、程晓蔚、陈刚等6—10名社会人员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任何执法凭证下对病重访民钟亚芳实施长达2年的非法“监视居住”,恢复合法公民钟亚芳人身自由;
   2、请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事实与理由:
   病重冤民钟亚芳自2011年7月22日傍晚从非法关押591天的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精神病强制所)释放由救护车接回家中起至今日,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任何执法凭证下,已被浙江省桐庐县人民政府滥用职权花钱雇佣的俞一丕、陈晓雄、程晓蔚、陈刚等6—10名没有执法凭证和没有执法资格的社会人员明目张胆天天24小时轮班以“监视居住”的方法非法剥夺人身自由长达2年,求生不能!
    在这2年里,桐庐县政府一直把本应分配给困难无房群众居住的廉租房惠民小区2幢306室安排给这些非法雇佣对病重冤民钟亚芳实施24小时“监视居住”非法剥夺其人身自由的社会人员使用,并在该房窗户上安装了百万像素摄像头,正对着钟亚芳必走的楼道; 且桐庐县政府还把对钟亚芳、徐云姣、毛卓海等访民以“缠访户”落实二十四小时盯死看牢措施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违法犯罪事实,作为公开信息发布在互联网上。见附后从网上打印来源于“桐庐县作风办”题为 “桐庐县有序推进两排查两促进活动”的文章(发布时间为2012年6月5日)。该文章载明:“开展‘两排查两促进’活动以来,我县信访维稳形势进一步好转。······把重点人员的稳控化解工作作为维稳工作的重中之重······对钟亚芳、徐云姣、毛卓海、曹关木、濮连珍、濮莲娣等缠访户落实二十四小时盯死看牢措施”。
   在这2年里,钟亚芳被不准离开桐庐镇,走出家门就被桐庐县政府花钱雇佣的社会人员跟随左右;要离开桐庐镇去法院开庭或看病等,必须经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桐庐县公安局、桐庐县中医院、桐庐县卫生局、桐庐县信访局、桐庐县政法委等领导的批准同意,由3—4名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警察与花钱雇佣的社会人员押送前往; 甚至被不准家人单独陪同病重钟亚芳接受手术等救治生命剥夺生命。期间,因钟亚芳要去杭州反映冤情以及面见大接访的领导、要去看病救治生命,而多次被跟随左右的社会雇佣人员与赶到车站镇压的警察以及桐庐县中医院保卫科张守云在大庭广众之下强制不准买票离开,且多次遭到桐庐县公安局城北派出所副所长黄鹏在大庭广众之下的威胁、侮辱,甚至是使用暴力弄伤抓回。
   在这2年里,这些桐庐县政府非法雇佣剥夺病重冤民钟亚芳人身自由的社会人员的每月几万元工资等一切开销,均由桐庐县中医院领取支付;这些政府非法雇佣的6—10名社会人员由俞一丕承包负责,而俞一丕又由桐庐县中医院保卫科张守云和桐庐县卫生局纪检书记方娟负责。
   在这2年里,桐庐县政府还专门成立了由钟亚芳曾控告过的桐庐县政法委副书记兼综治办主任赵华丰为首并由公安局、卫生局、信访局、中医院等相关部门领导组成的15人小组,专门对付已被报复迫害致病重的冤民钟亚芳,且把此作为“政绩”向杭州市有关部门汇报。
   且桐庐县政府及相关部门的枉法赃官在不惜花去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来对付惊天之冤的病重冤民钟亚芳时,却拒不同意把被桐庐县中医院扣发的十多万病假工资补发给已被报复迫害致病重并负债累累、急需加强营养等延续生命的钟亚芳,同时拒不同意钟亚芳享受同单位长病假职工的同等病假工资待遇,甚至不准当地任何人借钱帮扶需加强营养延续生命的单亲核污染钟亚芳、钟知含母女!他们的目的非常明确,变相杀人灭口!
  身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核素误注事故受害者的钟亚芳,只因给惨遭李林法等放射性核素投毒毒害(有苏州、上海放射医学专家诊断与桐庐县公安局委托国家级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司法鉴定结论“被鉴定人钟知含体内出现了确定性的辐射生物效应;在出现症状的时间前后,受到过放射性核素污染”的单亲核污染被害女儿钟知含讨公道(2008年12月29日《民主与法制时报》曾以《母女遭受核污染谁之责》进行报道),被逼进京上访控告包庇凶手李林法等而拒不同意依法立案侦查、又拒绝进行信访听证的桐庐县公安局局长周建杭、桐庐县政法委副书记
兼综治办主任赵华丰等枉法赃官,而成为桐庐县政府及相关部门与控告官员的“眼中钉、肉中刺”与打击报复的对象,欲除之而后快。冤未伸,反再遭来滥用公权力的打击报复、变相灭口之灾!——2009年10月1日上午,上访的钟亚芳在北京公话亭打电话时,被控告对象桐庐县公安局的局长周建杭亲自抓住。10月2日,押回桐庐县后,即被非法关进 “桐庐—上海快乐度假村”的黑监狱 67天(被美其名曰“学习班”),被搜走手机,每天由桐庐县公安局与桐庐县卫生局的8—10人24小时看押。期间,在非法关押1个半月时(11月17日),钟亚芳被桐庐县公安局与卫生局的15人强制押送到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在隐瞒钟亚芳亲属及恐吓威胁下行非法所谓的“精神病司法鉴定”。12月2日,钟亚芳被伪造为“偏执型精神障碍、无受处罚能力 、建议医疗监护”。12月7日傍晚,桐庐县公安局与卫生局的10余人在隐瞒钟亚芳亲属下强行将钟亚芳关进了桐庐县第三人民医院精神病病房1天2晚。12月8日,杭州市公安局依据桐庐县公安局的呈报以强加莫须有的“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精神病人”违法作出关进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收容治疗的决定。12月9日,桐庐县公安局隐瞒钟亚芳亲属将钟亚芳非法关进了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精神病强制所),直至2011年7月22日。此间,致钟亚芳发生多种疾病危及生命(核污染病体长出几十个肿块、肝脏占位、甲状腺结节增大1倍、全身浮肿、高血压等)。经以死抗争,2011年7月22日钟亚芳才得以离开非法关押的安康医院(钟亚芳已被非法关在安康医院长达591天),由救护车接回家。但被伪造“偏执型精神病”的…..
钟亚芳却因言行、思维正常,而并没有被杭州市公安局安康医院使用任何精神病药物。期间,钟亚芳年迈老实的父亲早因承受不了残忍打击而一病不起。
   回家后,已致病重的钟亚芳一直被桐庐县人民政府欺上压下打着“维稳”的旗号花钱雇佣俞一丕、陈晓雄、程晓蔚、陈刚等6—10名社会人员,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任何执法凭证下,明目张胆天天24小时轮班以“监视居住”的方法非法剥夺人身自由,至今已长达2年。
    而退一万步讲,即使病重冤民钟亚芳是桐庐县政府认定的“缠访户”(事实上钟亚芳的信访事项从来没有被处理、更没有被信访终结)与 “精神病人”(事实上这份伪造的精神病鉴定书程序严重违法、实体内容虚假、鉴定结论错误、甚至连鉴定人签名都没有,依法根本不具法律效力),则依法桐庐县政府也无权雇佣社会人员对钟亚芳实施24小时“监视居住”非法剥夺人身自由。2013年5月1日实施的《精神卫生法》第四条规定“精神障碍患者的人格尊严,人身和财产安全不受侵犯” ,及第五条规定“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歧视、侮辱、虐待精神障碍患者,不得非法限制精神障碍患者的人身自由。”
   根据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监视居住是指人民检察院为了保证侦查、起诉工作的顺利进行,责令犯罪嫌疑人不得离开指定区域,并对其活动进行监视的一种强制措施。监视居住的对象是司法上认定的符合逮捕条件并具备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的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而且监视居住最长不得超过六个月。钟亚芳显然不是《刑事诉讼法》第七十二条规定的监视居住对象,而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是一个有着惊天之冤的核污染与上访被精神病致多种疾病危及生命的受害人。但现在病重冤民钟亚芳却自2011年7月22日傍晚起直至今日的2年里,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任何执法的证明文件,天天24小时被桐庐县政府花钱雇佣的俞一丕等6—10名没有执法凭证和没有执法资格的社会人员明目张胆非法限制人身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禁止非法拘留和以其它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非法拘禁罪】:“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
   中共十八大报告指出:“党领导人民制定宪法和法律,党必须在宪法和法律范围内活动。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
   综上所述:浙江省桐庐县政府滥用职权、以言代法花钱雇佣社会人员,以非法“监视居住”的方法剥夺公民钟亚芳的人身自由,触犯《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 桐庐县政府滥用职权花钱雇佣社会人员及其所属各单位相关人员非法剥夺病重冤民钟亚芳人身自由长达2年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仅伤害钟亚芳及其家人(钟亚芳年迈73岁的父亲早因承受不了残忍打击而一病不起),也在恐吓社会且已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更在践踏法律与人权,损害党与政府的形象。
   因此,惨遭浙江省桐庐县政府以言代法、滥用公权力打击报复的惊天之冤求生不能的病重受害弱女子钟亚芳,特向桐庐县、杭州市、浙江省以及中共中央、国务院各级领导提出控诉、求救: 1、请求立即依法解除(撤去)桐庐县人民政府花钱雇佣俞一丕、陈晓雄、程晓蔚、陈刚等6—10名社会人员对病重冤民钟亚芳实施长达2年的非法“监视居住”,恢复合法公民钟亚芳人身自由; 2、请求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保障人权,以维护法律的尊严以及党与政府的形象,以示党纪国法的存在!   
                                    控告人:钟亚芳
                       2013年7月22日..

?–? l}÷èúwww.canyu.or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