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请愿示威第26天

0
21 views
次阅读

马永田请愿示威,抗议吉林省长春市政府、南关区法院,在2001年对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违法暴力强拆。一起官、商、法联体腐败,恶意串通,违规办证,血腥暴拆,大肆玩弄程序游戏,导致发生既判力的终审判决竟成一纸空文。长春市市长是拒执老赖的违法事实。
   

今天大使馆好像有活动,来了一帮特殊的客人,有一帮小学生和一帮中学生,孩子们从使馆出来后,开始照相留念,看到我抗议的展位有不少小朋友站在那里看。刚开始来了三个中学生两男一女,三个小朋友刚要往我的抗议展位走,我就听小女孩说:“别过去他们的包里有炸弹”,那两个男孩说:“不会的,怎么会有炸弹”。三个孩子还是走过来看,不知道使馆是怎么和孩子讲的,我在那也不吱声。本想给他们照几张长相,但相机一拿就把孩子们给吓跑了,索性不照任由他们看。在过一会,一群孩子都过来看,还在展位前照相,孩子的带队老师过来叫他们,孩子们回去了,老师却站在那看了一会,边看还边说:“这是长春市的”,孩子和老师走了。我听见使馆里面的音乐声响起,我猜想,八一建军节快到了,可能是有关八一的活动吧。
   
一个人静下来,有时就会回想起很多以前上访的事。我记得我01年–04年一直在地方上访,反映问题很难见到领导,有一次我到吉林省建设厅上访,正好赶上一伙集体访在省建设厅闹,要求必须见省建设厅厅长柳清,当时接待他们的是省建设厅办公室主任张士军和信访处的宋处长。张士军这个人很坏,给访民的印象很不好一向骗人。但信访处的宋处长这个人很好,由于手中权力小,有时接待访民时看到太冤的案子,他办不了就给你出主意,告诉你找那位领导,找到领导怎么说,宋处长也积极给你的案子往领导那上报。由于这伙集体访多次被省建设厅推托,这次别人不谈必须和厅长柳清谈,张士军进行阻止,相仿接待室和厅长办公楼有一段距离,集体访人多,访民从信访接待室往办公楼跑,张士军就在后面追,到了办公楼门口,张士军自己阻止不了访民,就命令保安,不许他们进去,如果进去就让保安下岗,保安一个人阻止不了,人还是冲进去了,到了办公楼里,张士军开始报警,警察来阻止访民,最后经协商厅长同意接待。
   
访民又回到信访接待室等待厅长接待,省建设厅打电话把长春市建委管信访的主任王文找来一起接待,第一个接待的是集体访,我们在门外等候,集体访接待完,我抢先一步第二个接待,柳清厅长对我的事情很了解,宋处长已经上报,没谈多长时间,柳清说:“我们开个会吧,马永田你也别出去,你一出去那些访民都进来,这个会就开不成了”。开会柳清开始向长春市建委信访主任王文下指示:“建委必须把长春市每一个案件,一个一个过筛子,一件一件给答复”,长春市王文马上答应照办。会开完了,出来时我问长春市建委王文?你们什么时间落实厅长的话?王文给我的回答是:“已经办完了”,我说你们每次开会就是领导会上布置,会下结束呀?王文说:“啊!就这样,那你还想怎么样”?我当时有点急对王文说,你们不给办事,还这样骗人,我们每天到各个部门去告状比你们上班的还早,几年下来,你们整天开会就是这个结果?王文说:“马老板你几年下来咋还没弄明白呢?拆迁的事别说我,就是柳清他也管不了,这里边的事平时咱们唠嗑你挺明白的,这怎么还说糊涂话”?我说你们不管事,还设信访口干啥?这不是愚弄老百姓吗?王文说:“你以为我们有多大权力,就因为你的事柳清几次到长春开会研究,都被市长给顶回来了”。
   
通过这件事我真的明白了,一些信访单位只是瞎子的眼睛、聋子的耳朵配搭。老百姓每天抱着希望,起早贪晚跑完这家在跑那家,找完这个领导在找那个领导,结果是一个等于没找。我就是这样在长春市一跑就是四年,在某些领导的批示下,答复意见长春市建委给了我一大摞,最后没什么写的,就把以前的答复意见原文不动,改改日期给我。他们真是“坑爹”,逼得你没办法!
   
马永田
   
2013年7月26日
   
电话:6262832175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