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死在警察手里的公民

0
23 views
次阅读

南昌博雅事件造成了6人死亡的惨剧,然而,南昌市公安局让本来沉重空气里又填堵,为了所谓破案,并捞到省厅授予所谓二等功的头衔,犯罪嫌疑人万建国被刑拘后,被活活打死在审讯室。这是一个血糊糊的世道,我常常不忍卒读。

       一个原本温馨幸福的三口之家,被这飞来横祸,一瞬间凄凄惨惨。这一年,我手上这样的案件就有好几起,我常常觉得自己无法面对这样的残酷,以至于谈到警察的时候,我就心生厌恶。这一年,是一个我无法快乐起来的年份,一场场的悲剧,让我觉得快乐是一种对别人苦难的亵渎。经历了被警察暴打、扣押、和手铐的残酷之后,我清醒的看到:了太多的谎言、残酷、冷漠就像病毒一样,在空气里流动,沾染在了我们民族的血液里,我们的国家真的病了。快到了病入膏肓的时候,却没有忏悔、没有醒悟、甚至看不到病痛的挣扎。      

     几千年,我们打着儒家大旗,一面仁义道德,一面男盗女娼。而如今,连这面子上的虚伪道德大概也不愿意讲了,我们扯开了面具,赤裸裸,冷冰冰。儒家文化对我们最大的伤害就是教会我们学习如何当伪君子,但好在还有一个面子文化的制约,这要我们干起坏事来不能敲锣打鼓。而这个时代,却有一股力量在鼓动着我们心中的罪恶。圣经里说:
“天国近了,你们当悔改”。

       如今信任已经彻底破产,不单单是民间互相的不信任,更多的是民对官的不信任。从邓玉娇到石首案,都表达了这样的不信任。这种不信任基本是由官方来制造的。民众从“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这种赤裸裸的谎言中被闷头一棍,之后开始糊涂并与之缠绵的谈了几年恋爱,以为可以登堂入室,如今到了七年之痒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伤痕累累,面目全非。最后,只能用毫无尊严的方式撒泼、骂街。如此就会被当作“暴民”、“敌对势力”、“不明真相的群众”在一次被愚弄。

         建构法治国家要从政府守法开始,不能你当流氓,却要求我顺服,不能抵抗,一抵抗就是:“过当”。彻底的摆出了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面孔。本来以为对待流氓我们“惹不起我们躲得起”,而你真的能躲得起吗?当今的流氓是打着为你服务的旗号,四处里寻找为你服务的机会,而流氓之专横已经到了百信咬牙切齿的地步。所以如今危机四伏、怨声载道。

        今晚去南昌,下周三将会对刑讯逼供的警察开庭审判,但愿我们的法律不要再一次蒙羞,但愿在阳光之下,公义真正的彰显。我知道:我可以做的实在有限,但希望我给万建国的家人能带去一点点平安。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