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维权人士沈永梅走出劳教所讲述遭受的酷刑

0
36 views
次阅读

(维权网信息员雷鸣报道)9月2日下午,劳教释放不久的上海维权人士沈永梅来到人民广场,向关心问候她的朋友们讲诉自己在劳教所里的遭遇。

沈永梅说:“我被关押在上海市青浦女子劳教所封闭式的房间里,132天不让我出门与别人接触、122天不准我看电视、10多个月不让我看报纸、133天只许我吃3次鱼、连续一个月,每餐只给我吃1两饭,只有蔬菜。这是劳教所里对所谓“犯错误”的人的一种惩罚。连大小便也派人守在茅坑门口,派带教人员骂我、打我。他们为了得到奖励800分,即可每个月回家4天,就逼我作伪证,逼我这个55岁的老人静坐。我身体有病不舒服也不让我休息,关在封闭式房间里,警察天天来找茬跟我吵架,甚至侮辱我。劳教所规定干活不能在生活区内做,但说一套做一套,警察把我关在封闭式房间里逼我干活,因把活带到生活区来干是违反规定的,所以我不愿意干,以示抗议。警察就威胁我说:要最后一个释放我,到明年2月份劳教所里的人全部放完了再放我。面对威胁,我毫不惧怕。废除劳教,是我多年来的梦想。如今,梦想成真了。我是被 “扰乱社会治安秩序” (这 法律条款是专门用来打击报复迫害维权上访人的)劳教处罚的。其真正的原因是: 2003年1月9日,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之下,政府灭失我和哥哥两房财产(哥哥已被迫害致死放在太平间里,未讨到说法之前坚决不火化)至今未得到安置和补偿。我180多次进京举报控告上海市政府腐败,官商勾结,钱权交易,违法批租,私闯民宅,破门而入进行抢劫。后来我在2012年1月5日纪念王扣玛母亲以及7月1日追思维权英烈陈小明而被迫害劳教。当时,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警察眼前做的,警察当场没有抓我。却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夕,将我劳教,以期达到“维稳”的目的。

我在劳教所里遭到司法警察虐待,是上海市青浦女子劳教所5大队权力最大,姓黄,称老大,黄大警号:3156089,魏大警号:3156307,樊警察警号:3156107。我在5大队亲眼看到有人因生产任务未完成,被连续静坐3天。打扫厕所、搜身:连帽子、袖套、鞋子都检查。警察用的被子、房间、卫生间都有劳教人员清洗打扫,每一个月给警察清洗一次被子,警察连坐的凳子也要让劳教人员拿。

我见到有4个年龄在30岁左右的哑巴,身患疾病,有严重的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对维权上访人、法轮功的劳教人员基本上都是超过国家规定的退休年龄,在劳教所里被强迫干活。还有其他残疾人、重病人、老年人(超过国家法定退休年龄)同样被强迫劳动,与正常人一样干。做出口到韩国的晨光牌圆珠笔和铅笔,每天做得手出水泡,很多人说做得眼睛看不见、肩膀痛、屁股痛,每天至少要做11个小时以上。凌晨5时20分起床,6时30开始干活,一直干到18时,22时才让睡觉。星期日休息一天也很忙,拔草、洗衣服、还要到车间大扫除。每天仅限制上厕所4次,上午2次,下午2次。喝水与上厕所时间一样。每周工作6天,每天做11小时以上,一天工资人民币7元。元旦休息1天、五·一劳动节休息1天、春节休息3天。约24平方米的监室里,8张床住16个人劳教人员。

劳教所里的医疗设备小病医不好,大病医了要死人。今年6月份有一天,吃完午饭,我食物中毒,呕吐、拉肚子,医生来看了看说胃炎、肠炎就走开了。我去医务室看病,医生给我量了一下血压、听了一下心脏就开口说:“甲亢没有”。我还未介绍我甲亢病史,医生怎么说我没甲亢?樊警察(警号3156107)与医生早已串通一起,甲亢以抽血决定,医生凭量血压就能决定甲亢?真是把病人的生命当儿戏。

在劳教所,我的眼睛出血,大把大把头发脱落,体重比劳教前减轻21斤,黑发变白发,家属精神也严重伤害:惊吓,生病。我自己身体严重伤害心痛,上个月19日释放,至今身体未好转,眼睛模糊、视力下降。

我在劳教所里被秘密开庭,枉法判决,我将继续申诉。”

据了解,上海维权人士沈永梅8月19日获得释放,比劳教期满提前月余,违宪违法的劳教制度终于划上句号,上海十八期间被劳教的5名维权人士全部获得释放。这是社会各界人士的抗争和中外媒体,尤其是境外媒体的关注而取得的成果。沈永梅愿意将劳教所里的黑暗继续揭发曝光,希望中外媒体采访。

沈永梅电话:13162973001、13166175316。

如今,还有魏勤、王扣玛两名维权人士还在遭受牢狱之苦,分别被关押在静安区看守所和闸北区看守所里将近一年仍未释放。上海民众曾多次为魏勤、王扣玛声援,抗议上海当局的迫害。这种声援和抗议将继续下去,直到魏勤、王扣玛获得自由。

上海维权人士孙洪琴代表192名维权人士(声援十八期间被逮捕、被劳教的7名上海维权人士)的捐款送到沈永梅手里。沈永梅表示非常感谢大家。

相关报道链接:
《近200人捐款声援被逮捕劳教的上海维权人士(组图)》
http://wqw2010.blogspot.com/2013/01/200_21.html
192人为(魏勤、王扣玛、童国菁、崔福芳、毛恒凤、沈永梅、沈莲满)7人声援捐款共计人民币3353元,每一位可得人民币479元。

捐款送达情况如下:
2013年2月5日下午毛恒凤的丈夫吴雪伟接收捐款人民币479元,吴雪伟电话:13621959444(毛恒凤于2013年2月8日获所外执行)
2013年2月6日上午崔福芳的母亲刘淑珍接收捐款人民币479元,刘淑珍电话:021-68369037
2013年2月6日下午魏勤的儿子东东接收捐款人民币479元,东东电话:13818233717
2013年3月25日下午沈莲满的老公吴刚接收捐款人民币479元,吴刚电话:13611771604
2013年8月26日下午童国菁本人接收捐款人民币479元,童国菁电话:13917920278
2013年9月2日下午沈永梅亲自收到捐款人民币479元,沈永梅电话:13162973001、13166175316
(王扣玛目前未送达,待取得联系即送达)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