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产税舆论再现国民病态心理

0
52 views
次阅读

 

别以为你有多少财产留给子孙,绝大部分人留给子孙的资产负债表将是负数

 

政府正在起草遗产税法,招来骂声一片。其实,这表明政府认为公民个人的财产是可以查清的,否则无法确定应纳税额。何以能查清所有人的财产,却不能查清官员的财产?莫非官员不是人?如果官员是人,那么反对遗产税的人就很可笑,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须知官员比百姓钱多,而且更怕被政府查清。

那么多人对80万元起征点的传闻非常在意,你有多少遗产?1980年代城乡人口比例是城二农八,农民有几个遗产能到80万元的?小城市和乡镇那些下岗工人的破房子又有多少人的能值80万元?只要起征点能随通货膨胀比例上调,今后50年内这个起征点都只嫌高不嫌低!

别因为自己有一套现在能卖100万的房产就觉得自己有很多遗产留给自己的后代!大多数现在拥有100万元房产的绝大部分70后、80后,他(她)的遗产将是个负数!那些房子几十年后土地使用权和房屋寿命都快到期了;而且因为1991年以后持续的低生育率和超低生育率,房屋需求超级疲软。现在矿产资源挖光了的那些矿区城镇房产,价格比附近农村还低,也比建筑成本低得多!甚至有几千块钱一套的。由于年轻劳动力短缺,老年人需要的各种服务的价格将暴涨,那点退休金根本入不敷出。能够“以房养老”也是你的幸运,大部分老人把房卖了也还是不够养老,哪有什么遗产?

其实老人的资产不及养老费用原本是人类社会的常态,否则何以有养老育幼之说?只是由于长期的计划生育和超低生育率,这种负遗产状况在二三十年后的中国会特别严重。目前中国这种城市老人普遍有大额遗产的富有状况是高人口增长率到低人口增长率的过渡时期养老、育幼负担双低的产物,并且因为社会养老刚刚建立尚未惠及农村老人而大大强化。即使没有计划生育,这种状况是也不可持续的。把目前这种城市老人的财产状况当常态,认为坐享巨额遗产而不必纳税是天经地义的,是一种计生也是寄生思想。这种计生思想使得我们盼望自己的兄弟姐妹死掉并且不愿意生第二个孩子,导致社会养老更早破产。

中国政府见钱眼开,中国人也见钱眼开。生孩子要批准,土葬了挖出来焚尸,但是抗议的声音并不大。祖坟可以扒掉你的,子孙可以断掉你的,遗产税算个什么?就算你死了真的还有不少遗产,谁来继承?以北京、上海0.7的生育率,连续两代就一大半人(51%)后继无人了。对于那些“失独”且无孙子女、外孙子女的,遗产都归“国家”所有了,相当于无起征点,100%的税率,不比遗产税厉害啊?中国大陆继承法的继承人范围远比台湾继承法要窄,旁系只有兄弟姐妹一项,还是第二顺序,且兄弟姐妹如果先死了侄子、外甥不能代位继承,因为代位继承人被限定为被继承人的晚辈直系血亲。不想留给“国家”,生前送人?赠与税的税率可比遗赠税税率还高,除非你送给前计生委副主任赵白鸽负责的红十字会等官方“慈善机构”。

理论上我同意开征遗产税,用于孤儿、精神病人子女、服刑人员子女等困难儿童的救助。救助这些可怜的孩子并非仅仅是一种慈善,而且可以大大减少将来的犯罪率,对遗产税纳税人自己的子孙有利。一方面法律应该鼓励自力更生而非依赖遗产生活,另一方面法律应当鼓励投资而非浪费;所以遗产税可以有,起征点不宜过高,宜采累进税率;但税率应当比消费税、赠与税低。不过在现今中国增加任何税种、税率我都反对,当然包括开征遗产税;因为我不知道税是怎么用的,我也不知道是谁在代表我通过税法、他(她)为什么有资格代表我。

南方都市报2013年10月3日发表时有多处删节。结合《“以房养老”舆论折射的国民心态》(南方都市报2013年9月30日阅读,会对中国人重财轻人有更深的体会。)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