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拜毛寿,能再塑他金身吗

0
16 views
次阅读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1/18/2013
作者: 曾伯炎
今年值毛泽东120岁冥寿,执政当局将高规格庆祝,传出向左转与政治倒退的信号。在如潮的反对声与毛粉们的鼓噪声中,冥寿庆典已然拉开序幕。现在红二代这批接班人,受这些年经济暴发权贵阶级的支配,以打江山坐江山的陈腐意识来对抗普世价值,用毛语录作为政治文化资源,甚至还不能摆脱少年时以毛为精神教父的负累,即便读点托克维尔的著作,也只怕专制政权遭遇革命,而去强化意识形态统治,禁言扩张向禁网。世人皆知,腐烂毛尸,既难是红二代恐惧苏联解体的镇静药,也难是害怕阿拉伯变革的定心丸,想用这具秦始皇的现代木乃伊,来抵挡当今民主宪政潮流对中共专制王朝的冲决,能挡得住吗?否则,从希特勒到斯大林,从佛朗哥到皮诺切特,从齐奥塞斯库到波尔布特,从苏哈托到萨达姆都不会化为历史的糞土、过眼的魔瘴了。

今年值毛泽东120岁冥寿,执政当局将高规格庆祝,传出向左转与政治倒退的信号。在如潮的反对声与毛粉们的鼓噪声中,冥寿庆典已然拉开序幕。

庆毛寿是撕毁系列历史决议

说这是倒退,有1986年7月北戴河中央政治局会议决议为据。邓小平提议的陈云赞成表决的是:“中央对文化大革命予以全盘否定,并定为浩劫,是符合事实的、是严肃的。”参加表决的56人:有政治局委员、中顾委常委与中央军委委员。惑不解52票赞成,2票反对,2票弃权。对一个制造了全民族大浩劫的罪魁祸首,当年,别说民间怨声载道、冤声满天,由此,那时的共党,是拉毛泽东下了神坛的。现在,这么张扬地为制造浩劫者做冥寿,再拜毛上神坛,党的历史决议,就被撕毁了。就是这个决议,彭真、谭震林与陆定一等人还认为,对毛的错误,远没有清算彻底,1993年,在上海西郊宾馆开政治局常委会上,邓小平也不得不同意彭真等的意见,同意十五年二十年后,再清理老毛的错误哩。现在这大庆毛寿,岂非把你们前辈的决议全推翻了吗?

审判四人帮、薄熙来其实是审毛的替身

从当年打倒与审判四人帮看,实际是打倒与审判毛泽东的替罪羊而已,审判江青,她说自己是毛叫她打谁就打谁,她只是毛的一条狗,证明这审判,是审的毛的替身。最近,审判薄熙来,对他重庆唱红打黑,也效法毛无法无天,依然是审的毛泽东的精神后代哟!不仍可称在续审毛泽东吗?

这种一面审毛,又一面颂毛拜毛,还真是乱世乱了套的滑稽戏?有人著文,用拿破仑第三路易波拿巴去演他叔父拿破仑的旧戏,来嘲笑今日毛泽东长了胡子的红卫兵,再续毛泽东的老谱,却远不及波拿巴的水平哩!

毛这个假钟馗镇不住鬼

毛生前就爱说人家是借钟馗打鬼,心虚胆怯者,又玩他做钟馗的老套耳。看来,习近平上台,对上,是左右逢源,向下,左右开弓,拜寿捧毛,仍是捧来做钟馗,用来镇住乱世英雄起四方的乱局而已。他心里也明白:再刻舟求剑,已不可能求出一个毛时代,也难呼唤出什么英明领袖了。他小习,在邓小平等批毛不彻底、留下的滥事滥账面前,只能企图这么左右逢源地去演政治更专制经济更市场的矛盾怪戏,妄想经济再增长专制再延续,毛罪被岁月再冲谈,久拖下去,拖得后代被洗脑淡忘,就江山稳当了,不过这谎言加暴力的维稳,很难长治久安吧?

用毛尸堵不住民主潮流

今天,从任何方面传出的信号,显出的尖锐矛盾,都紧逼改革必须深化,不仅难再回避政治改革,也难回避清除挡道的毛尸了。世人皆知,腐烂毛尸,既难是红二代恐惧苏联解体的镇静药,也难是害怕阿拉伯变革的定心丸,想用这具秦始皇的现代木乃伊,来抵挡当今民主宪政潮流对中共专制王朝的冲决,能挡得住吗?否则,从希特勒到斯大林,从佛朗哥到皮诺切特,从齐奥塞斯库到波尔布特,从苏哈托到萨达姆都不会化为历史的糞土、过眼的魔瘴了。

毛贼其人,已被历史定格,他的罪责也已固化,想凭借宣传,重塑他的金身,再把他捧上神坛,所谓历史是胜利者写的,你们这胜利者颠倒的抗日史,涂改掉的抗日领袖蒋介石,不已被历史颠倒复原了吗?要再美化神化暴君,必须回到北韩式的铁桶封闭社会,垄断了一切资源,才能做到。可是今日中国,经济已开放、市场也已开放、互联网半开放,就是毛泽东后宫那些淫乱的臭事,他的保健医生已公开于世界,臭得满世界捂着鼻子,他睡在担架上抬着长征,抬死几个红军的老事,也流传民间,神话破产。就更别说毛玩宫廷政变从高岗彭德怀刘少奇到林彪那些黑事,这祝毛寿再洒点香水抹点脂粉,绝对香不起他更神不起他了。

职业马屁精们的丑恶表演

有些投机者,想借庆毛寿来写赞美诗,可是,中宣部掌握的老刀笔,从陈伯达姚文元到梁效等,早纷纷谢世,已由一些职业马屁精如社科院的李慎明等跳梁小丑代替,还想从颂臭的毛尸,来讨好当局,那些谀文阿辞一出世,便引天下嘲笑和声讨:这些马屁精拍的马屁,恰好成为引出批毛热的导火线:使国内外网内外,用批判这些谀文媚辞,形成庆毛寿的另一道风景:他们无法说毛泽东大跃进没有饿死人,只说没有几千万,只有几百万来为毛的罪恶开脱,既无法抹去杨继绳《墓碑》一笔笔记下的3750万调查数字,就是四川荥经县县志记的人口数字,从1957年的103100人减少到1962年的69656人,也在打那些马屁精们的耳光。毛泽东谣乱一世,把大内总管汪东兴张耀祠也搞成他拉皮条的太监,毛上井岗就娶了贺子珍,抛弃了杨开慧,他到延安又抛弃贺子珍,娶了江青,到了中南海,彭德怀也愤怒毛在中南海玩三宫六院,一气竟把他二十军文工团调出中南海。现在,马屁精竟著文谎称毛是误听扬开慧被杀才娶贺。可板仓杨家旧居出土杨开慧日记(已存湖南省党史馆)却记下她派兄弟上井岗山了解毛贺成亲后写下:“他不仅是政治流氓,还是生活流氓”,这又掴了李慎明之流一记大耳光了。

这些,都成了习近平拜毛寿序幕拉开后,出现的黑色幽默与讽刺剧了。民间有句话正可形容:“一泡屎不臭,挑起臭”这些当代职业马屁精们,他们正玩的挑屎发臭的玩艺,却能讨主子欢心哩!这世道不正是衰世末世了吗?

何妨正面看苏联解体

现在红二代这批接班人,受这些年经济暴发权贵阶级的支配,以打江山坐江山的陈腐意识来对抗普世价值,用毛语录作为政治文化资源,甚至还不能摆脱少年时以毛为精神教父的负累,即便读点托克维尔的著作,也只怕专制政权遭遇革命,而去强化意识形态统治,禁言扩张向禁网。其实,真正从红二代或太子党一小撮人私利跳出来,(习近平说到知识分子用一小撮,真正一小撮是太子党呵)有现代眼光,苍生襟怀,历史意识,对他们恐怖的,换个角度看,对苏联解体,不看作负面教训,看作正面经验。你看人家普京,并不去拜斯大林,也不去像你们那么恨赫鲁晓夫与戈尔巴乔夫,而是认为他们破了冰、解了冻、开了路,普京不也是前共产党员么,还是克格勃嘞,他不去背苏共历史包袱坐江山当总统,没有人向他索前苏联的老债,他那总统当得比中南海的寡头们,更受拥护,更轻松。就是仍在世的久加诺夫的俄共,也早已接受苏共灭亡了,如你们那么装着如丧考妣,岂非世界畸怪的政治大笑话吗?

末了,想再说点开窗亮话:中国,能由毛的幽灵造成鬼打墙,永远原地打旋吗?邓小平从经济汲收市场自由因素,实是经济有限的民主化了,就解放了生产力,眼前的困局,全是政改不启动,箍死意识形态造成的。毛泽东这死尸,拜不活了,过去这红色暴君的许多件新衣,都被撕破,这个“大救星”早已现出大灾星的面目,只能给中国与红二代引来灾难,不可能有暂时稳定,更不会有长治久安。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