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祖笙:强化党的领导毋宁放手百姓自治

0
23 views
次阅读

 

几年前,我在第三次赴京上访时,和妻子冒着漫天的雪花,一同去接济露宿在雪地里的访民。妻见了人间地狱的惨象,泪挂双腮。访民们一口一个“共匪”,纷纷向我夫妇俩诉说着种种的黑暗。一个女访民反复将今之“共寇”和当年的日寇对比,愤而曰:“共匪就差没有当街强奸妇女了!”

寒来暑往,一年一次的冬季,在天寒地冻中又潜步而至,这时节“伟大的首都”,路旁的树木一概是会得到精心的防寒处理的,哀哀欲绝在皇城的冤民,今冬是否会比草木更觉温暖?翻过网上那面“伟大的墙”,但见访民们还是形同亡国奴,那一副副雪上加霜、惨不堪言的情境,不说也罢。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夫妇俩走投无路之下,也曾奔走到了温圣人戒备森严的门前。当时我就想,要是百姓也一如党天下的作派,随便扔出几个小钱,就血腥强拆了总理大人或是某个党官的豪宅,庙堂之上又会是怎样的感受呢?即便寒鸦也有鸟巢,“法治国家”怎可强买强卖,夺民寒舍?

衔冤负屈者蜂拥而来,哀告在“天子脚下”,“父母官”们或如行尸走肉,或就是想管,也管不过来。“反腐”的表面文章,却是越发做得一天星斗了,互联网时代的“钦差大臣”四处巡视,不知何年能巡视出变贪厉薄。现又“着手创作廉政题材电视剧”,纪委干脆改作影视制作中心好了。

雷声大雨点小的“反腐”寄望不得,那么寄望“全面深化改革”如何?耐着性子将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看了又看,同样是觉得寄望不得。一个全面强化党的领导和“维稳”的决定,是不可能解民倒悬的。64年所体现的“领导”水平,不外乎是“领导”出了满目疮痍、国已不国。

既然技穷至此,与其强化党的领导,毋宁放手百姓自治。我早说过与百姓直接接触的是基层政体,直接损害或增添人民利益的也是基层政体。假使百姓一如既往对基层官员的荣辱沉浮没有任何发言权,没有选举和罢免当地官员的权利,那么基层官场乱象纷呈的局面,也就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你不是喜欢高高在上吗?那就高高在上好了,像皇权时代的王公贵族一样,继续在高位豪横跋扈好了。顶层的这些固有设计可以全盘不动,把基层的选举权和罢免权交给普罗大众,放手让百姓去自治。闲得发慌时,也一样可以人五人六、前呼后拥,去“考察”,去“指导”,去“巡视”……

如此一来省心省力,再无“国中之国”,再无肆无忌惮的土霸王、土皇帝,再无蝗虫般的贪官污吏……现有的任何问题,通过百姓自治皆可妥善解决,哪用得着哭天抢地、层层上告到首都?这般快活逍遥的事情你不做,却要像八爪鱼一般将触须到处伸,非要吃力不讨好,这不明摆着有病吗?

你站在责任链的最末端,不懂得该放手时就放手,问题成堆时,像行尸走肉一般,要么不管,要么就是想管也管不过来。长此以往,怎能不将自己置于攒锋聚镝之中?怎能不一天天无奈地就这样看着这个党彻底烂掉?放人民一条生路,就是给自己以出路,就是有效避免中国的再次血腥轮回!

写于2013年11月28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692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993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