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 官场“真TM黑猜想”的下一例

0
38 views
次阅读

 据新华社电讯,山西襄汾县原县委书记亢海银、县长李学俊等10名公职人员,因涉嫌职务犯罪被依法提起公诉。这是去年9月8日发生的襄汾特大尾矿库溃坝事故处理的最新进展。那一日,“悬湖”垮坝,祸从天降,如今查实造成276人死亡、33人受伤。

  去年9月14日新华社记者报道:“在事故现场遇到许多官员、搜救人员以及遇难者家属。提起这场惨剧,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是天灾,这是人祸!’”现在,我们知道这“人祸”是哪些人在作孽了。“当地人说,这座尾矿库的安全隐患,连一个普通村民都能看得出来……但他们就是置之不理”。“他们”为什么对人命关天的事置之不理呢?“有专家认为,一些地方以GDP为政绩导向,某些地方官员愿意‘亲商’而不愿‘亲民’……总有官员宁愿失职后接受责任追究,也不愿得罪违法企业,不愿把事故消灭在萌芽状态”。检方调查结果表明,专家的说法很傻很天真,“他们”并不是单纯的没有学好“科学发展观”,而是像诗人郭小川《祝酒歌》说的“财主醉了,因为心黑;衙役醉了,因为受贿”。“9·8”溃坝事故已有两批、共30名官员被起诉,其中有17人已被一审判刑。先后任山西省汾西、浮山、襄汾县委书记的亢海银,曾任山西省隰县、襄汾县县长的李学俊,两人都涉三项罪名: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是官商勾结大捞快捞的疯狂使“他们”丧失了基本的人性。

 
  出现这类恶性事件,人们凭常识推断事情并非“政绩观”、“社会责任观”等观念上的糊涂所致,而是利欲熏心,“真TM黑”(真他妈黑),很可能有权钱交易之类黑幕。不久前公布的,去年发生的云南孟连“7·19事件”调查结果,也不出所料,第N+1次验证了人们的这种猜测。普洱市中院第二法庭开审孟连县原县委书记胡文彬,和曾任孟连县长、县委书记、普洱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普洱市市长助理的被告人刀立富涉嫌受贿案。

  “(去年)6月14日,普洱市公安局又向省公安厅书面请示跨县调动400名警察到孟连,省政法委、公安厅明确否定了这一请求。然而,7月2日的普洱市委常委会依然决定打击孟连农村黑恶势力,跨县调警之事不再向省里报告。11日,市公安局调动的警力向孟连集结……”胡、刀等人为什么诬陷维权的群众是“黑恶势力”,并“一意孤行动用警力”对付胶农?“用公诉人的一句话来说:刘宏是7·19孟连事件的关键人物”。今年44岁的刘宏案发前任孟连县民政局局长,曾任孟连县财政局局长,这只硕鼠涉嫌贪污公款2005.94万元,而2008年孟连县的地方财政收入一年才3598万元。原来是贪官,是被不法老板豢养的一群“内鬼”,滥用权力蒙上欺下,借用国家机器联手压制群众的利益诉求。

  中国社会正在从传统的“德治”向现代的“法治”转型。传统的德治,假定皇帝爱民如子,“父母官”们读圣贤书,能够为民作主;而法治社会则相信权力有自我扩张、自我谋利的本能冲动,需要依靠人民监督政府才能防止滥权和腐败。如今越来越多事例教训了人们,对掌握公权力的人特别需要“听其言而观其行”,只有质疑权力的运作才谈得上监督掌权者。人们有了这种民主法治建设的初级认识,也算社会的一种进步吧,总算没有白付学费。

  《红楼梦》写赵姨娘说“尴尬人难免尴尬事”。反过来说“尴尬事难免(有)尴尬人”,这条“逆定理”应该也可成立。对于那些严重违情背理且违法的事件,尚不明真相的群众,持“真TM黑猜想”,怀疑某些权势者干着不可告人的勾当,事实一再证明果然如此。

  尽管孟连7·19事件、襄汾9·8事件等例证一再发生,但黑幕猜想仍然只是“猜想”,因为从逻辑上讲,列举法是一种“不完全归纳法”,是个有待求解的“未定式”;毕竟“猜想”不能做演绎和推论的大前提。那么,人们只有继续用“列举法”来证明他们的判断。 

 
  谁是这“真TM黑猜想”的下一例,是重庆31考生民族成分造假事件,还是郑州市“经济适用房建成豪华别墅”事件?前者拒绝新华社、人民日报等媒体敦促,编造“保护未成年人”的理由,耍“别管他们”的官威,不肯公开民族成分造假考生及其家长名单,必有难言之隐。后者以现在公布的调查结果和处罚决定来看,罚商未罚官,不能服众。郑州市纪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官员涉案仍在调查中,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但愿那位质问记者是替谁说话的官员,不是受人之惠替人挡箭,不是心黑而是口臭。   

 (作者系杂文家)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