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明“赤脚律师”陈光诚妻子袁伟静的家书

0
21 views
次阅读

按:山东失明“赤脚律师"陈光诚身体状况日益恶化,促请当局尽快批准他保外就医。陈光诚曾有9个月时间不断肚泻,便中甚至带血,据悉,直至今年 4月中肚泻状况才有所改善,但监狱一直没有提供检查和治疗,违反中国于去年8月1日确认联合国《残疾人士权利国际公约》中的第十四条第二项规定,没有履行为被剥夺自由的残疾人士提供人权法规定的待遇。陈光诚于2006年8月因“聚众扰乱交通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判刑四年三个月,2007年1月12日被法院维持原判,在狱中曾受到暴力对待。妻子袁伟静亦因替丈夫争取权利而屡次遭到暴力对待,长期被软禁在家和严密监视。他的妻子袁伟静自2007年9月至今,仅在2008年12月允许与丈夫见面。而当局对袁伟静的监控愈来愈严密,即使在家干活亦派人近距离监视,并不准她带快要上一年级的儿子克睿上学。

失明“赤脚律师”陈光诚妻子袁伟静的家书

光诚您好!

由于长期不能够去见您,给您写信都是一件很令我兴奋的事情。但我也知道我去年11月份邮寄给您的信到现在您还没有收到。又一年快过去了,希望您能顺利收到信件。

您最近一年多以来身体状况很不好令我们十分担忧,虽然我们家人也多次要求并为您申请保外就医,但至今没被允许。很是焦急但也无奈。唯一令我宽慰的是您不断根据您的医学知识通过按摩等来控制和缓解病情。家人担心您的长期拉肚子与在里面的饮食有关。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您的心情。虽然在以前家人能去看望您的时候,每次回来都会说您的精神状况还好,甚至家人还转告您不断宽慰我们的话。但我知道您几年来一直不被允许看书,很难收到信件,日出盼日落日落盼日出都是什么滋味。

关于您不断邮寄给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人大等的检举,控告信件,只要您寄出后就不要太为此操心了。您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是我们做了,我们做多少,会起什么作用往往都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下。

朋友们都十分关心您及我们一家的状况。虽然他们每天要面临,克服各种困难而前行。大家还是都在不断努力。最近随着各种时期的到来,我想我们的状况不会有进一步的改善。特别是第11届全运会10月份又在山东举办,这也可能是自5月份就不让家人会见您的真正原因。您在里面就自己多多保重。只要可以走出屋子就尽量出来感受阳光的温暖,用您敏锐的听力倾听各种可能的声音。在家的时候您不是最爱和我一起听各种昆虫的唧唧,嗡嗡的叫声吗?

我们的两个孩子都很活泼,确切地应该说都很调皮。他们两个经常也会为一件小小的玩具争抢,吃饭时会因筷子的不同,凳子的高低而争抢辩论,如果我少有插言,“吃亏”的一个就会说:“妈妈不公平。”暑假后克睿就上小学一年级了,由于我的不自由,他还要回我姐姐那边上学,由姐姐来帮我们照看他。克斯虽早到了送幼儿园的年龄,但还是无法入园。一是我无自由,二是她还没有户口。孩子经常会问我:“爸爸什么时候会回家,我想爸爸啦。”我都会告诉他们快了。

我依然没有自由,24小时被严密跟踪,监视。但自7月8号起,我可以在他们严密的监视下回娘家看父母了,虽然只给我最多三天的时间,但对于常年被封锁的我来说这一点的自由远比中彩票更兴奋。记得当时刚听说可以回娘家的时候,高兴地在屋子里蹦了好几圈,然后给朋友打电话,发邮件,为我的这点自由给朋友们报喜。我也时常虚幻您回家与我们团聚的场景。

好了,放心吧,家里都还可以,妈妈身体也还好。希望您现在能收到信件。
盼您早日回家与我们团聚。

爱您的妻子:伟静
09,08,31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