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胡之爭勢成水火─四中全會與國慶閱兵的政治解讀

0
35 views
次阅读

    剛剛閉幕的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與中共建國六十年慶典,並沒有展示出胡溫第四代領導就任之初所允諾 的和諧社會圖景,所有問題都惡化並使得中國統治者高度緊張。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極其反常地結束,為中 共十八大前政治鬥爭留下巨大懸念。

   四中全會增添十八大權爭懸念 

  一般而言,中共歷次四中全會都是確認下一次黨代會的基本議程和方案。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人事佈局 。此後開始直到第二年最後一次黨代會前,主要工作是落實這個方案。

  與其它所有世界上大黨一樣,中共內部也有派系鬥爭,而且常常是你死我活,但這些派系之間的摩擦、 溝通和交易應該在四中全會達成妥協,黨代會一般是確認某種妥協。殘酷政爭的大事都在黨代會之間,而不 會在黨代會上突現。十七屆四中全會上本該進一步落實十七次黨代會上確認的習近平為一把手的接班格局, 讓其進入中央軍委擔任副主席。但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甚至沒有設立議程討論這個問題。這就使得十七屆四 中全會後的政治鬥爭乃至中共十八大都充滿政治鬥爭的懸念。

  現有分析都聚焦在十七屆四中全會上習近平沒有如外界預期進入中共中央軍委擔任副主席。根據鄧小平 在「六四」後定下慣例,接班核心的領導人,一定要接下黨政軍三套職務,才能真正是掌管中國的核心。其 中,軍隊的掌控至關重要。因為在非民主國家中,軍隊是權力鬥爭勝負的決定性因素。一九六六年毛澤東和 一九八九年鄧小平都是在黨內高層不支持自己的情況下,用軍隊為後盾重組黨政核心的人事或者路線。

   由於毛澤東時期高層領導都是事實上的終身制,不存在軍隊接班的時間緊迫性,只要接班人進入軍委副 主席就算進入接班序列,最高領導在活著時帶著新領導熟悉運作並確立威信。鄧小平的改革建立最高領導任 期後,本應該讓黨政軍最高領導同時交接,但鄧小平兩次有廢棄原有黨政最高領導的政治需要,他把軍隊交 出時間比黨政接班時間晚兩年。而江澤民眷戀權勢不想交班竟沿用了此時間差。外界普遍認為,江真正最後 交接班不是二○○二年交出黨政權力,而是二○○四年交出中央軍委權力。這樣,中共權力交接程序出現一 個很不合理的慣例,接班人先接過黨政領導,然後再接軍委領導。如果接班人在一個最高領導交出黨政權力 之前沒有進入並掌控軍委運作,那麼這個接班事實上就是不完整的。就會為未來權力鬥爭留下極大的懸念。 

  胡錦濤明白無誤的政治訊息

   江澤民交接班時一直希望決定胡錦濤之後的接班人。而胡錦濤則按照正常組織程序運作,希望將權力交 給長期培養的接班人手中。但在交出黨政最高領導權力前,江曾(慶紅)集團突做小動作,將太子黨習近平 安插到接班集團第一把手的位置,取代了此前呼聲最高並按程序而上的李克強。中共十七大之後,人們普遍 認為習近平成為第五代領導核心已是必然,但熟悉中共權力運作機制的人都知道,只要軍委沒有完成交接, 習近平接班就有巨大變數。當年劉少奇和趙紫陽都是因為沒有軍權而從已完成交接黨政的領導崗位被拉了下 來。如果胡錦濤想扭轉習近平接班趨勢,可以從阻止習近平按期進入中央軍委下手;或者讓習、李同時進入 中央軍委,形成集體熟悉軍委,這樣以後就可以再翻牌。 

  四中全會沒有討論習近平進入軍委的議題,這說明胡錦濤選擇了不讓習近平接班的政治決定,以採取不 讓他進入中央軍委的方式製造懸念。會後有媒體認為,習近平即使以後進入軍委也不影響他接班。這些人不 懂得中共政治運作。習近平如果不能在四中全會進入軍委,這不僅使得他在擔任黨政一把手後仍可能被搞掉 ,而且他也無法熟悉軍隊的運作和人事。如果習近平足夠能幹,缺乏運作經驗尚可在短期內彌補,但他將錯 過參與關鍵年份醞釀軍隊人事變動的機會。軍隊提拔是嚴格的獨立封閉、程序化和階梯化的過程,一個可能 與習近平同期擔任軍隊重要領導位置的軍隊領導陣容,必須在他進入最高領導前就熟悉,才能有效地配合其 工作。

   在沒有任何重大理由甚至沒有藉口的情況下,推遲習近平進入軍委時間,明白無誤地傳遞出這樣的政治 訊息:胡錦濤決心盡力利用一切機會去阻止習近平接班,並且正在主導這一進程和後果。由於中共高層政治 在八九年後又進入類似毛後期的宮廷政治模式,其間最重大事件都是由內室密謀和陰狠招術決定的。胡錦濤 這一姿態,不僅向追隨者發出政治權爭的公開動員令,而且給黨內風派投機家們一個新的信號,胡錦濤考驗 他們的關頭和他們立功升遷的特別機會來了。這些人在中共意識形態破產、腐敗泛濫的情況下,構成中共最 能幹群組中的主體。這些人將會開始政治站隊並進行政治效忠式的政治運作。緊接著十七屆四中全會後,官 方媒體以報道偉人的語氣報道李克強登上井岡山,更增加了接班懸念。 

  江系迅速反擊力圖穩住陣腳

   因此,十八大以前,中共權力鬥爭將會趨於白熱化。江澤民和胡錦濤將會圍繞主導下一任接班核心而展 開決定性的角逐。現任核心成員和投機家們將登台表演,捕捉機會,大展身手。 

  果然,就在十七屆四中全會剛完,江系迅速反擊力圖穩住陣腳,以防止出現「牆倒眾人推、樹倒猢猻散 」的崩盤局面。本來,胡想利用國慶六十周年的機會充分表演他領導中國的地位,以推動局面進一步發展。 但江澤民立即高調復出參加所有紀念活動,尤其是在國慶節那天,奇怪地坐在特製的高椅上,好像站立一樣 死死釘在胡的身邊,似乎向世界表明,他還健在權力中心。仍被江系把持的中央電視台極力配合,利用現場 攝像和轉播之間的半分鐘巧妙嫁接鏡頭,掩飾江澤民坐在高椅上的疲憊不堪的樣子和其他醜陋惡習的醜態, 凸現江的嚴肅莊重,甚至偽造民眾歡呼江的鏡頭。而對胡錦濤卻呈現呆若木雞的無能狀,讓胡錦濤唯一的笑 臉都給與女兵陣容和女民兵陣容,讓胡顯得是一個好色庸君。

   十八大前,江胡之爭已成水火之勢。這是黨內權力鬥爭,當屬春秋無義戰。不過,在江澤民執政十三年 期間,全面扭轉了八十年代認同人類社會普世價值的改革風氣,造成中國腐敗和貧富差距,甚至把共產黨一 黨專制變成太子們的私家天下,為禍中國將達數代。這是從任何人類社會的文明標準看都是罪惡的政治。江 的做法不僅徹底葬送了中共向國人贖罪的最後機會,而且中共打天下而犧牲的一代理想主義者也受其牽連而 成千古罪人。這些人當時拋頭顱灑熱血,決沒想到要建立這樣一個私家天下。這樣的政治態勢不應該也很難 再繼續進行下去。只有全面清理江集團,才會給中華民族一個機會,重建對正義社會的信心和信仰。 (作者為哥倫比亞政治學博士)

 

留下一个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