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政治可靠,北京挑选主教的先决条件

华盛顿 —  罗马教廷认为,成为主教的先决条件是“圣德”。北京挑选主教的先决条件则是“政治可靠”。 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星期二(12月18日)援引一名高级宗教官员兼主教的话说,中国天主教团体迫切需要挑选“政治可靠”、“道德和宗教知识良好的主教”。 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团长、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马英林说,中国目前的98个教区中,近一半的教区主教职位空缺,有几位年迈的主教即将退休,也需要有人接替。

吃瓜和围观 | 东北经济坍塌,远超想象,惨烈至极!

傍晚,夕照寺笼罩在夕阳里。在它背后的一条小巷,人群熙攘。梁萍正带着她的“百宝箱”巡视。箱子不大,但里面一应俱全,有铲子、抹布、废纸、垃圾袋,还有急救药品。 梁萍有时走到楼门口,会下意识地先看看灭火器还在不在、过没过期,出了楼门,看见小区里有乱停的共享单车,她会一辆辆搬到街面的停放位置。铲子是用来铲路上的狗粪或其他脏物,铲起后倒进随身的垃圾袋,扎紧袋口扔进垃圾桶,顺带拿出抹布把垃圾桶上的污渍擦干净。 梁萍是东城区龙潭街道夕照寺社区的一名老党员。自2017年4月起,她多了一个新的身份,夕照寺西里的“小巷管家”。 她还记得,去年4月25日,龙潭街道向全体居民公开招募小巷管家。她对照着要求逐条看:年龄18岁到75周岁、精力充沛、具有良好的语言表达和沟通能力、中共党员优先。自己正符合条件,于是就报了名。 作为“街巷长制”的延伸和创新,东城区龙潭街道率先启动“小巷管家”试点。

零八宪章联署者第三十九批签名 (三十二人)

 “零八宪章”签名整理小组说明:今天是2018年12月10日,“世界人权日”,也是具有历史意义,注定要对中国的未来影响深远的“零八宪章”发布十周年纪念日 !     十年前的今天,由首批303名各界人士签名的“零八宪章”正式向世界公布。这是一个有关中国未来政治发展的纲领性文本。一经公布便引发各界乃至国际的高度关注。两位主要的撰写者与组织者刘晓波、张祖桦先生在“宪章”正式向外部发布的前两天被官方拘留,张先生虽在经十几个小时的审讯后释放,但多年来依然被官方监视骚扰,自由受到限制;而刘晓波先生更是因此而被正式逮捕,判刑,监禁,直到一年半前被当局迫害致死,为“零八宪章”而牺牲。 十年过去,表像上,中国的所谓的稳定与发展依旧,但所有敏感一点的人都日渐感受到中国未来巨大的不确定性,“零八宪章”当初所提及的危机因素不仅没有缓解,事实上更加深重,在习近平执政以来的某些倒行逆施的新极权政策的作用下,中国的内部与外部的发展环境特别是对中国发展具有决定性作用的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经济下行,人心浮动,中国正给人一种滑向更大的危机的印象。官方通过各种手段掠夺盘剥民众,践踏法治,不仅普通的民众、弱势群体常常受到压榨,教育、医疗、养老等基本权益得不到保证,即使是那些权力与经济精英,许多人也惶惶不安,对未来毫无信心,生怕大难随时降临。 所有这些,说到底与中国政权的合法性资源缺失,中国人的公民权得不到有效的保障,执政集团得不到应有的监督,普世的人权价值得不到落实,中国现有的制度与世界文明发达国家的背离有关。而这些,恰恰是“零八宪章”所要改进的,其所倡导的正是这些被忽略与践踏的价值与制度;“零八宪章”所遭受打压的十年,正是中国一步步走到今天这种困境的十年,而中国如果要走出困境,避免一场更大的危机,再一次中断中国完成向现代文明转型的进程,中国就需要尽快回到“零八宪章”昭示的方向,争取社会和解,达成政权合法性的再造,重建与世界文明国家一种良好的互动关系。 显然,如权力集团能够主动启动这种进程,当然是值得欢迎的,但中国的公民不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这上面,更应以各种方式不断地抗争,施加压力,捍卫自己的权益,推动中国的变革,这不仅关乎国家民族的命运,也牵涉到每个公民的自身的利益和未来。“零八宪章”所昭示的这些原则一日在中国得不到落实,中国人的权益就无法得到真正的保障,所获得的财富与局部的自由也都可再次丧失,社会的稳定也时时可能失去。 未来的十年,种种迹象显示,中国将面临一些决定性的重大变化,这种变化与结果最终是和平的、建设性的,还是动荡与灾难性的,取决于执政者也取决于每一个中国人的选择。我们即将进入2019年,那将是“五四”运动百年,八九运动三十周年,中国人走向自由 、民主的事业之艰难曲折,付出的牺牲,令人感慨,但中国人从来也没有因此丧失奋斗与追求。十年来,尽管遭到严密的打压、消息封锁,依然不断有国内外的国人勇敢地在“零八宪章”上签署下自己的名字,他们的勇气与理想精神、公民的责任意识,是“零八宪章”事业,也是中国真正的希望。我们感谢所有签署者,也呼吁更多的人携手前行,继承刘晓波先生以及所有为中国的民主与自由的事业牺牲的前贤的遗志,为一个自由、民主,人的尊严得到尊重的中国而努力。 签名有效信箱现依然是[email protected]  如有朋友将签名发到该信箱未在此次发布的签署者名单上请劳驾再将信息传自上述有效信箱。希望朋友们传播相关信息。有关“零八宪章”运动及签署人的状况和信息,也可登入“零八宪章论坛”@08charterbbs加以了解。此外,“零八宪章信息网站”,http://www.2008xianzhang.info/ 经朋友们的努力,依然在维持运转,欢迎朋友们登入浏览相关信息。 彭佩玉(湖南,自由撰稿人)李为(四川,企业主) 王博(江苏,学生) 余维俊(河南,工人) 杨昕杰(陕西,律师) 李耀东 (甘肃 摄影师) 王剑虹(英国,自由职业) 王贝(山西,教师) 陈传起(上海,企业职员) 李子龙(湖北,注册会计师) 张林(广东,自由职业者) 宋文勳 Winston Wenxun Song(美国,IT)黄睿泽(浙江,学生) 韩昊廷 (山西,学生)王家俊 (福建, 学生) 朱伟榕(陕西,学生) 陆星任(北京 独立写作人) 张宇键(美国,原籍四川,律师) 苏皓(美国,原籍上海,作家) 冉康康(河南,自由职业) 杜门山(广西,职员) 易远潜 (福建 公民)徐木禾 (安徽 国企职工)王庆民(河南,学生) 李响 (加拿大,工程师)刘伟光 (四川...

吴虹飞:天朝不让一个歌女自由唱歌,我能怎样?

他们说,我老了,我丝毫不介意,我还能介意什么呢?天朝不让一个歌女自由唱歌,我还能怎样呢?多少仁人志士要为民主发声,把牢底坐穿,这世间纷纷扰扰,热闹非凡,我却是懒得看的,却是躲在一隅爱你,隔了岸,隔了生生世世的彼岸,犹唱后庭花。   是的,我单身,不是太有钱,不是太美。整个青春期,我在实验室度过大好青春,灰色衣服,梳不顺的长发,非男非女,如同工蜂。黯淡,自卑,毫无光彩。19岁写嫁衣这样的歌,日后被网络传为十大恐怖歌曲之一。我不是不讨人喜欢过。直到2008年,带这支从没幸福过的乐队第一次南下,重遇到自己爱的人,忽然就变成了一个女人,俯首低眉了。而喜欢我的男人,或者才华横溢,或者威名远播,或是英俊伟岸,最后都屁滚尿流,败下阵来,愤愤地说,你本不美,你怎么可以这样! 对啊,我不美,有什么资格理直气壮?有什么进了看守所,还是理直气壮地出来?我凭什么。这么任性,自称霍金门徒,徒添耻笑?我从未写好一个叫国家敌人的小说,我只写小龙房间里的鱼,再不相爱就老了。爱情如罂粟,让我沉迷,迷幻,迷失,让我一步一步走进号子。我的大好前程,中产生活,被自己亲手毁得差不多了。 傻子这么笑我,网络的狗这样骂我,虚拟的ID,虚幻的索多玛城,让我想起红楼梦,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自己看不穿。 我不醒悟,我不醒悟,这爱情的迷梦,如甘露如毒药,我不曾因此心智成熟过。我如同少女一般爱他,不管青丝已经发白。十五年过去,我陡然进入朝阳看守所的号子,面对着一个绞肉机,老大哥无处不在,我迷惘又恐惧,想母亲只想了几分钟,想他的时候,却真的涕泗交流。我爱他,初心不改,却是这样不争的事实。我爱上他的时候,他在那被拆迁的村庄里躺着,甚至都还没有醒过来。我就要用半生的时间去爱一个无情的人了。这是孽缘,还是劫数,我都默然接受了。痛苦是什么呢?生生死死,轮回的故事里,男女之爱最不值得了。在看守所里,那个练功的老太太这么规劝我。我知道这一生太轻贱了,自己都看不上自己,自己都不曾珍惜过自己,一切都不值得,却也是执着,却也是不舍得,我不能明白我自己,为何为何如此蠢钝,庸碌,和执着,程度远超过凡夫俗子。 到底于人于己都无益处。我越想爱,爱离我越远——人的一生,何必活得像一个悲剧,一个笑话? 我有一个接近宗教的接口,那就是音乐。我是个半调子,被人耻笑到现在,我却从不悔改。我固执地以为,那些耻笑我的人,才是傻子。 因为音乐,我辞职,或者被辞退,我与人合租,忍受邻居一年零八个月的大声咳嗽,我从未敢挑剔她。因为脾气太好,太能忍,直到她搬走,我心情愉悦地独居一室,不再有男人约会我,我开始在网上开玩笑,“和建委交朋友的我一律拉黑”“我要炸建委”,如此无厘头的语言,怎么可能和咳嗽了一年零8个月的邻居联系起来?我脾气好到自己都看不起自己——接着被刑拘,11天,出来后,居委会把我这个史上最好脾气的,从不惹是生非,对任何一个老人让路,对任何一个婴儿微笑的房客要赶走了。 是的,我不够好,不配过安定的生活,不配歌舞升平。是的,我那么节俭,克制,我还是不配得到一份爱情,更别奢望一个家和孩子,一个真心心疼自己的男人——我平庸之极,说着凡俗女共同的愿望,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庸常了。 啊,我不是没有过男人的,只不过,他也喜欢男人。 是啊。天蝎座。陀思妥耶夫斯基不见得也善终呢。 这个小小的出租屋,20平,也许有些简陋,无法承受都市的艳遇,倾注了我那么多感情,我喜欢它。我拉开窗帘,会有阳光,我关上窗帘,能听到雨声。我爱雨声,虽然很寂寞,但是雨还是雨,声音那么美,我躺在床上,听着雨声,无人爱我,我越来越不介意,却越来越忧郁。我给小房子贴壁纸,捉襟见肘地收拾屋子,买下旧的冰箱,旧的洗衣机。我穿旧衣服,克制欲望,岁月徒劳流过身体和面容,穿过头发,原来眉眼青涩的我,美了几年后,峰回路转,眼角没有皱纹,却越来越憔悴,越来越温和,越来越像一个妩媚的灭绝师太。你会老啊!朋友对我怒吼说!十几年前,他们也这么对我说过,可是我害怕了吗——我爱的人也会老。每次再见到他,都要暗自惊叹,竟然也——他过去那么漂亮的男人!但,还是立刻重新爱上了他。 是啊,他们说,我老了,我丝毫不介意,我还能介意什么呢?天朝不让一个歌女自由唱歌,我还能怎样呢?多少仁人志士要为民主发声,把牢底坐穿,这世间纷纷扰扰,热闹非凡,我却是懒得看的,却是躲在一隅爱你,隔了岸,隔了生生世世的彼岸,犹唱后庭花。请君听我弹一曲出塞曲吧,那些狗男女是多么幸福啊!我以为我一直这么性欲汹涌地爱你,我怎么知道,我怎么知道——眼泪越来越多,体液却越来越少呢?我这么爱你,初心不变。无论我身处皇宫,还是简陋的出租屋,我都爱你。我爱你没有实质意义,我早就不会作诗,也不能证明费马大定理,宇宙大爆炸,我的理论都如此空洞,反复,如空谷回音,镜花水月,都是虚妄啊。可是就是爱你。茨维塔耶娃给里尔克写信,说,我想和你睡觉,什么都不做,只是睡觉。我也是。但是我的爱更为蹩脚。蹩脚得笨得一塌糊涂。我真是越来越不体面了。我不但爱他,我还很喜欢和他做爱呢! 虽然志向高远,我的歌声和我的爱情一样蹩脚,配上先进的电子,和故弄玄虚的音乐——亲爱的,这是我做得最差劲的一张唱片。那又怎样?我不能一直做天才,我也不能一直爱你爱得正确无误。我配得上这世间的所有赞美和耻笑。 萨岁,侗族人的神。她神通广大,能主宰人间一切,能影响风雨雷电,能保境安民。而在诸神死亡的今天,萨岁化身世间女子,掌管有情司。 多么可笑,多么煞有介事,我像个江湖骗子,传播爱的福音。在索多玛城,你竟然妄谈神了。那些来路不明的传说,无中生有的爱,是我这一生,都白白浪费了。我经历如何的痛苦和羞耻,他都不过问了。他悟了,我却沉沦了。我惧怕黑暗,却也不向往光明。 是的,我充满了软弱,恐惧,无能,和词不达意。像刘姥姥,像奥菲利娅,当我们竭尽全力,依然做得很糟糕的时候,我并不要求人们原谅我,和接受我。我明白一个事情,生下来不完美,诟病重重,长大后所接受的所有的不快乐,不完美,和荒唐的,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爱情,摧毁人的意志的委琐而尴尬的生活,甚至,锒铛入狱,沦为阶下囚,这是我的羞辱,也是我的荣光,对我来说,它都是音乐,是宇宙黑洞的一部分。 平行宇宙,也许是真的,不过,我和他不是同一班时光机。再见,吾爱。 (作者:吴虹飞 作家、幸福大街主唱)

珠海残疾儿童陈芽 过火?放火、救火皆国保

(2013/8/14)权利运动发布:当残疾儿童陈芽遭广东珠海市金湾区三灶镇综治办绑架,随后伤残军人陈风强被金湾区公安分局以“遗弃罪”刑拘后,残疾访民巡回控告团负责人肖青山决定于8月12日从江西吉安市前往珠海声援。不料,肖青山刚到火车站,即遭到消息灵通的吉安市国保以其最近维权“过了火”为由阻止出行。 肖青山被国保“请”米东酒店后休息一晚,第二天国保找其做笔录,称肖青山这段时间举牌太多、太疯狂了,他们有些招架不住。据悉,国保还发出警告:老肖,你没犯错,我们暂时不能处理你,如果一旦抓到你有违法行为,我们将对你不客气  但,要保证近期不会在吉安举牌。 据肖青山分析,国保可能是怕访民效仿、并拥戴其发起的街头维权行动的方式,害怕影响政府形象,担心上街人多了最后难以控制局面。据了解,肖青山也跟国保说过,自己只维权不搞民主政治。而国保明确表示不反对曾经在深圳打工工伤致残的肖青山的维权行动。 肖青山告诉权利运动志愿者:维权是按国保要求做的,现在我执行了国保的命令,又说我不该做了,真妈的搞不懂。权利运动志愿者调侃说:你做维权,他们得维稳费,符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特色啊。肖青山马上为国保澄清:维稳费都归了大贪官,小兵没有,他们还向我哭诉呢…… 目前,肖青山还在米东酒店休闲,残疾访民巡回控告团的“领导”处于被“双规”的状态。放火又救火,吉安国保何必呢? 此信息由权利运动人权活动者紧急热线项目编辑

杭州维权人士吕耿松被以“涉嫌煽动颠覆罪”传唤

(维权网信息员王冬见报道)8月14日上午10点30分,杭州民主党人、维权人士吕耿松被西湖国保和辖区警察带到翠苑派出所,杭州市国保支队副支队长蔡月丹、市国保陈其望及西湖区国保袁剑锋对其进行了讯问,警方出具的传唤证上以“吕耿松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其传唤,整个传唤过程进行了三个多小时。 据了解,警方传唤吕耿松主要讯问了以下几个问题:1、吴远明给吕耿松看过的中国民主党的新版名片吕耿松是否参与了设计;2、吴远明高楼救人出于什么目的,吕耿松是否报道过吴远明救人的事;3、最近在同哪些人来往,有什么活动,哪些人到过吕耿松的家中;4、吕耿松写过什么文章;5、不要从事民主党的活动和维权活动。等等。 在被讯问的三个小时期间,吕耿松坐在角铁的椅子上,其建议警方不要用一处虐待的思维对待被讯问者。在笔录完毕签字时,吕耿松发现对民主党一词加了引号,其认为这是对中国民主党的不尊重甚至是污辱,在坚持和抗议之下,国保将民主党的引号去掉。 自吕耿松出狱至今,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已经被两次抄家,20余次的传唤,长期处于24小时的严密监控之下,每到所谓的敏感时期,包括他的妻子和女儿都要一同被限制人身自由,其恶劣的生存环境令人担忧。

广州维权人士孙德胜被国保带走24小时仍未获释

(维权网信息员华新报道)8月13日下午5点左右,广州人权律师唐荆陵和广州维权人士孙德胜及其他两位维权人士一起下楼准备吃晚饭,刚出门就被多名陌生人尾随跟踪。在一个巷子的拐弯处有人问走在后面的孙德胜:你是孙先生吧?然后就有7个人把孙德胜围了起来,其中一人是经常传唤唐律师的广州市公安局的国保,其他人身份不明。当时警方并没有向孙德胜出示任何身份证件和法律手续,只是说带走问话,之后孙德胜被带走。 当天晚上8点,唐荆陵和多位维权人士拨打孙德胜电话,电话通了但是无人接听,大概在9点再拨打时电话语音提示关机。 唐律师说,按照法律规定当事人在被传唤24小时后,如果没有触犯法律当局就该放人。而到目前为止传唤已经超过24小时,他们仍没有得到孙德胜释放的消息,这现象不排除孙德胜可能已被行政拘留或者刑事拘留,也可能被他们强行遣送回湖北老家。唐律师表示如果确定孙德胜已被刑拘,他将按照法律程序为他委托律师介入提供法律援助。 唐律师介绍说,孙德胜这次被带走的原因,可能是近期他曾举牌呼吁北京当局释放已被刑拘的公盟负责人许志永有关。

记者陈宝成抗拒强拆遭刑拘,法学界律师界协力援助

(维权网信息员郑毅报道)8月10日下午,网传财新传媒记者陈宝成因拆迁维权被山东平度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引发社会各界人士广泛关注。陈宝成所供职的单位财新传媒发表声明称:委托顾问律师与平度警方联系,求证事实,并希望了解相关情况和程序进展。平度警方并未给予任何确认与回复。8月10日晚,律师又撰写书面《律师询问函》,交由工作人员发往平度警方。平度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值班的马姓警官称,“传真机坏了”,不能接收有公函,同时拒绝回答关于陈宝成情况的任何实质性问题。财新传媒的声明呼吁平度市官方“严格在法律的框架依法办事”,“希望平度市官方及时信息公开,公正、透明地解决相关事件”。 陈宝成是在京工作的一名记者,近年来因为老家山东平度金沟子村的房屋拆迁维权,被广泛关注。陈宝成的妻子昨日称,他们持有老家房屋的集体土地使用证等证明,但相关部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逼迫村民上楼,陈宝成及家人对此不认同,一直在维权。 陈宝成的妻子称,7月4日,与陈宝成同样维权的同村村民张鹏珂、陈青沙夫妻的房屋被强行推倒。村民报案但至今未“破案”。陈宝成也回到村子一起维权。8月9日,张鹏珂、陈青沙夫妻又看到一辆挖掘机在被推倒的房屋附近,试图铲走被推倒的废墟,“才有了后面的事情。”陈宝成妻子说。 陈宝成及七名维权村民于10日下午一点四十分被平度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刑事拘留。 8月13日,著名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江平等10位法律学者联名向青岛市委书记及市长发出声明,对陈宝成被刑事拘留一事深表担忧和关注,呼吁青岛妥善解决有关矛盾和问题。参与联署的还有北大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北理工法学院教授徐昕等。 贺卫方教授指出:“法律中明文规定私人财产受宪法保护,如挖掘机确实是在私人宅基地上违法施工,户主和相关利益人依照法律将挖掘机控制或扭送公安机关,均不认为其违法。但如陈宝成等人对身处不自由状态的司机使用了殴打、浇汽油、威胁等行为,则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目前此案亟待中立机构调查,告知公众事实真相。” 浦志强、迟夙生、王才亮等一批著名维权律师正在组织律师团,将于近日陆续赶到平度,为此案当事人辩护。他们将分成刑辩组和拆迁行政组,分别就本案案情及征地规划施工等两方面进行调查。帮助陈宝成和村民依法维权。

克格勃普京曾参与苏联镇压?老照片引热议

一张在俄罗斯互联网和自由派媒体上最近被广泛报道的照片显示,一名身着便衣,酷似普京的克格勃军官1989年在圣彼得堡市中心指挥苏联警察逮捕参加反政府示威的持不同政见者。这张照片引起很大争论,再次唤起公众关注总统普京的克格勃背景。 *克格勃军官酷似普京* 在俄罗斯互联网和自由派媒体上最近广泛传播和报道的一张照片引起大量讨论。这张1989年3月在列宁格勒,也就是现在称作的圣彼得堡拍摄的照片显示,一名身着便衣,外表酷似总统普京的克格勃军官在现场指挥苏联警察逮捕一名参加示威的持不同政见者。 1989年拍摄的一张照片在俄国互联网广泛传播,照片显示酷似普京的克格勃军官指挥逮捕参加示威的持不同政见者。(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克格勃普京曾参与苏联镇压?老照片引热议 *普京和支持者否认* 普京总统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说,普京看到这张照片后感到震惊。普京要求进行查证。查证结果是,普京当时正在德国,在这张照片拍摄三个月后才返回列宁格勒。 亲政府媒体和互联网也怀疑那张照片上的人是普京。普京的一些支持者认为,即使照片上的那个人是普京,普京也是奉命行事,这张照片根本说明不了什么。 *普京克格勃背景再次唤起关注* 但俄罗斯的一些政治分析人士认为,在俄罗斯反对派不断受到打压的背景下,这张照片再次唤起人们对普京克格勃出身的关注。普京曾在德国的德累斯顿以该市苏德友谊之家领导人的身份为掩护为克格勃从事情报活动。 *不符合逻辑* 苏联时代的持不同政见者尼科里斯基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恰好在列宁格勒。尼科里斯基认为,照片上的那个人仅是一名普通的克格勃特工,不可能是普京。 尼科里斯基说:“在街头逮捕示威的持不同政见者通常都由克格勃负责国内的部门实施。这些人去大学,街头,以及各种政治辩论和示威的场合跟踪监视。但普京负责对外情报,而且常年在东德工作。即使他回到列宁格勒后,根据当时的形势,克格勃也不会冒险让普京这样的人在公众集中的场所露面,那样对间谍来说很危险。” *反对派:照片上的军官就是普京* 但批评政府的一些自由派媒体和反对派人士说,普京和佩斯科夫的话不能相信。照片上的那个克格勃军官无论是从身材,长相,眼睛,头发等同普京一模一样,那个人肯定是普京。反对派媒体还认为,普京目前镇压国内反对派,俄罗斯民主进程倒退同他的克格勃出身有关。 *普京如参与镇压当年会被揭发* 尼科里斯基说,普京回到列宁格勒后不久就成为当时的苏联民主派领袖,前圣彼得堡市长索布恰克的助手。如果普京在这之前不久参与镇压持不同政见人士,会很快被人揭发出来。 5月6日莫斯科要求释放政治犯的集会中,一名示威者手举标语:普京不能当总统。(美国之音白桦拍摄)克格勃普京曾参与苏联镇压?老照片引热议 尼科里斯基说:“很显然,普京成为索布恰克助理时,肯定会对他进行过调查。1990年一月份索布恰克曾组织召开了一场反对派大会,当时索布恰克已是一名重要反对力量,所以那次大会规模很大,参加人很多,我也参加了,如果普京参与镇压持不同政见者,在那场大会上肯定会被人认出来。” 在互联网上发表这张照片的一名反对派诗人说,当时在列宁格勒市中心的喀山教堂前的广场上举行大规模抗议示威。示威遭到警察镇压。有当年参加示威的持不同政见者后来通过这张照片认出普京。

维基百科拒绝配合北京审查 中文管理员被限制出境

维    维基百科网站在中国长期遭到当局的选择性封杀。该信息库网站创始人威尔斯近日在香港表示,“永远不会配合中国政府有关限制信息的要求”,他并说接受知识和教育是一项人权。此外,维基百科中文网站管理员已被中国当局限制出境多年。        近年每当“六四”纪念日前夕,中国当局便会加强对维基百科中文版网站的封锁。其创始人威尔斯近日在香港参加维基媒体国际大会时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维基百科永远不会配合中国政府有关限制信息的要求,接受知识和教育是一项人权。        长期遭选择性封杀 管理者被限制出境        维基百科网站除了浏览时常遭到干扰,它在中国大陆境内的管理者也时常遭遇打压。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周三在推特表示,维基百科中文管理员黄志松已经被限制出境4年,因此不能出席该网站在全球范围的活动。        黄志松周三向本台表示:从2009年冬(天)和2010年春天就一直(被限制出境)到现在。我去问了下,被限制到2016年。        记者:为什么?        黄志松:他们也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就说我自己会知道。可能跟我之前频繁的去香港、澳门、台北参加互联网会议有关系。        记者:对于你减少互联网的接触是一个压力吗?        黄志松:肯定是一种压力,他们也希望达到这样一种效果。在国内的一些活动我自己主动都减少了很多,国外的、香港澳门的我就出不去了。        维基百科是一个类似信息库的网站,中文版创建以来涵盖港台收入的词条已超过70万个。内容主要由网民进行编辑补充,一个词条则由一个页面进行详细的介绍。据了解维基百科在中国大陆长期遭到了长城防火墙(GFW)选择性的封杀,一些不敏感的词条如昆虫、水果等的页面在中国都可以顺利浏览,但涉及政治如“六四”和中共领导人信息的页面则长期被屏蔽。早前维基百科推出的加密版本正是对中国用户进行制定的。        维基百科创立以来都没有对网站进行商业化,一直依靠外界捐款才得以保持正常运营。其网站也都声明不投放广告是为保持内容的中立。       ...